网站地图
3936.net
学霸百科 没有你查不到的
星灵(即时战略游戏《星际争霸》系列中的种族)

「官网地址0365.tv」-「永久地址0365.tv」

星灵是暴雪娱乐公司出品的即时战略游戏《星际争霸》系列中的三大主要种族之一,其他两个主要种族是人类和异虫。

星灵来自星球艾尔,由神秘的创造者萨尔那加创造。数千年来,古老并神秘的星灵借由他们的外星科技和灵能力量维持着自身世界的秩序与和平。

星灵凭借其高度发达的科技和强大的灵能力量,一度将自己信奉为宇宙中最强大的种族,但与异虫的战争却将此信心粉碎殆尽。即便是最强大的战士,也无法只身对抗成千上万的虫群。对于星灵来说这个教训是痛苦的,因为他们是围绕着核心价值观建立起的千年文明。但异虫的对艾尔的入侵将星灵逼入了一个十字路口:一成不变接受毁灭和失败,或者拥抱改变获得存活和胜利。

随着和异虫的战争愈发困难,星灵采取了新的战术和科技,并唤醒了很多早已尘封的远古武器。星灵从来不是依靠数量取胜的种族,他们通常使用机械战争武器来维持军队的数量。星灵战士有着无人可比的单兵作战能力,科技与可怕灵能力量的混合更是让他们在战场上如虎添翼。虽然如此,星灵必须依赖他们的机动性和出其不意的战术来强化自身的优势并避免拖入消耗战。星灵最大的优势之一是他们的舰队,多种多样的强大战舰足以让任何敌人化为灰烬。

相对我们熟悉的人类和残暴怪异的异虫而言,星灵完全不同于以上两者,它们感觉比较迟钝,行为神秘。它们具有高度发达的技术,还有潜在的精神能力。在已知的茫茫宇宙中,它们一向被看成是最具实力的种族。虽然它们的繁殖能力并不很强,但是它们却可以利用战争机器人来使自己的军队实力得到增强,甚至它们还可以利用技术达到与自身内部的精神能力的结合,由此来产生所知最强有力的兵种。要说到星灵有什么缺陷的话,也许就是它们始终拒绝接受改变了。它们所信奉的一种叫做卡拉的宗教信仰规定了一种严格的行为方式,星灵的族人们也都发誓永不背离它们的信仰,以免某一天又重新陷入可怕的文明纷争之中。

在游戏中,绝大部分星灵说英语,也有很多人说所谓的“星灵语”。强大的星灵也有着一个巨大的弱点,那就是他们古老的宗教卡拉。这些古老且繁琐的教条严格规定的每一个星灵子民的行动,而每一个星灵子民都不得背叛他们的宗教。

Protoss在希腊语中是“第一”的意思,可能因为星灵是萨尔纳加第一个比较成功的作品。但是之后萨尔纳加就发现星灵并不完 美,于是转而去创造异虫。

星灵依靠光辐射为机体供能,有时候需要水晶塔或其他装置传递或加强能量。

虽然星灵最开始曾经分离并形成了几个不同的战争部族,但最后它们在一个叫做萨瓦塞恩的学者兼哲人的手中又统一了起来,这位学者也被尊称为卡司(带来秩序者)。这位学者从它的先祖那里学习了很多古老神秘而禁忌的学识,进而发现了一种叫凯达琳水晶的古老而神秘的物质。从它的教导中我们知道,这些水晶中蕴含的能量显然也是来自所有星灵的族人之间那种古老神秘的精神联系。卡司还为星灵发展出了一种严格的宗教、哲学和社会结构,这种结构被命名为卡拉。这个名字只能粗略地译为“升华之道”,而所有的星灵的族人们在这种教义的指引下都已经摒弃了残酷的部族间的争斗,而这种争斗曾经是星灵的族人们最不愿回忆起的一段历史。卡拉把星灵分为三个不同的阶级:卡莱(Khalai,工匠和发明家),圣堂武士(Templar,战士和探险者),仲裁官(Judicator,管理者和领导者)。

我们对星灵的所知甚少,甚至不了解它们的语言。他们拥有极端发达的技术,这些技术包括了传送门的操作,对于折跃的控制,能量护盾的生成以及利用精神力使它们的建筑和部队的能力得到提升。我们才在了解他们那神秘的社会和科技方面取得了重大的进展,但是这却是以付出了数以百计的人的生命为代价才得到的。

星灵在卡拉的指引下几乎控制了他们造物主萨尔纳加80%的领土。他们因为受到卡拉中达乌“扶弱济倾”的严格控制而关注和帮助在星灵统治下的生物。与萨尔纳加不同的是,他们拒绝介入和操纵这些生物的进化过程。这一系列措施使得他们的居住地艾尔成了整个星系中的天堂。

尽管只有零星的文献保留了下来,古星灵文本描述了一个高度发达的种族在千万年以前统治着星系中的数千个星球。这个神秘的种族,通常被称为萨尔纳加,或是“远方的流浪者”,传言在他们的领地内寒冷和贫瘠的星球上播撒并培养了数千个不同的物种。星灵传统认为萨尔纳加是一个爱好和平与仁慈的种族,完全专心于宇宙中有意识进化的研究与传播。没人知道萨尔纳加的起源,除了知道他们并不是出生于其统治的这个星系的。着迷于塑造完 美的生命形式,萨尔纳加努力创造一种被认定有着独特纯洁之形体的生物。数千年来他们小心地操纵着他们萌芽物种的微妙的进化过程。尽管他们的延长实验创造出了许多有趣的变异和突变,但是萨尔纳加培养的种族总是离他们巨大的期望很远。

最后感到绝望时,萨尔纳加将他们受挫的努力集中于他们设计的星球中最有希望的那个。艾尔——位于星系边缘的一颗巨大的丛林星球,孕育了一个有着高度先进生物的种族。这些生物令人难以置信地适应了严酷的自然条件和气候。他们的力量和速度在萨尔纳加所了解的其他种族中是无与伦比的。这个种族甚至还基于集体狩猎和武士教条发展出了基本的部族社会。然而,他们最独特的方面是他们通过一种非常复杂的本能心灵感应的方式来互相交流,让他们能以罕见的效率共同行动。萨尔纳加对于他们的最新创造的进程很满意并认为这个新种族是他们所有实验中第一个进化超出了野生限制的低级生命形式。为了表示他们在星系秩序中的升华,萨尔纳加给了这个新种族星灵的名称,或是“神之长子”。

早期星灵的数百代人在艾尔星球上生活于和谐和与世隔绝中,从不知道萨尔纳加在远方守望着他们。虽然星灵作为最先进的物种出现,萨尔纳加仍然不满意于他们缓慢的进步并决定驱使星灵进化到更高的程度。萨尔纳加花了又一个千年来微妙引导孩子们的步伐,最终成功引 领星灵到了一个完全感性与意识的状态。神之长子逐渐变得高度智慧与内省,不仅在他们的文化进步上,还在个人与个性进步上到达了极高的高度。为其表面上的成功所振奋,萨尔纳加最终决定要让星灵知道他们的存在,从未料想到混乱正在来临。

星灵文明在仅仅几千年内便扩散到整个艾尔表面,最终在战争中确立了中央集权统治的部族到达顶峰。为了了解他们造物进化的完全程度,萨尔纳加从天而降并将他们自己融入星灵文化。萨尔纳加的到来似乎让这些分散的部族更加团结,而大喜的星灵则向他们那枯槁的造物主寻求新的真理与省悟。萨尔纳加对于星灵是如此迫切地要去探索其周围宇宙的奥秘感到惊奇。

星灵对于知识怀着一种无法满足的渴望使得他们发展出极端、激进的科学与元神经研究的品性。随着他们的理解与个人意识的增长,星灵变得极其骄傲并且开始视个人成就更重于集体进步。更为成功的部族开始将自己孤立于其他部族,每个人都在寻找定位自己的角色,不仅是在他们紧密的社会,还是在这个更大的宇宙之内。

随着部族间越来越分离,萨尔纳加在挫折面前心烦意乱。他们推测也许是他们把星灵的进化推进得太远,玷污了他们造物的纯洁。许多萨尔纳加相信星灵已经失去了他们最伟大的力量,随着个人自我主义兴起压倒了曾经原本的集体联系。各个部族,为个人主义追求所驱使,重新点燃了自己古老的原则与习俗以使自己更加远离他们的同胞。对他们的造物主曾经只有敬畏与崇敬,对于萨尔纳加牵涉他们事务的利害的怀疑开始在部族间酝酿。随着艾尔上一月月地过去,星灵开始厌恶他们的萨尔纳加导师,并且各个部族开始变得狂妄而无根据的谣言认为他们的造物主背叛了他们。

为了试图完全从他们其他种族中分裂出去,部族们开始中断他们最初的灵能链接的联系。这种星灵彼此的内在通感的分离使得他们之间最后剩余的团结与兄弟情谊也完全破裂。灵能链接的中断对于萨尔纳加也是个极大的信号,星灵已经悲剧地失去了他们伟大的最基本元素。相信他们犯了个严重的错误那就是驱使他们的失败造物太快,萨尔纳加决定永远地离开艾尔。疑心的星灵,在知道他们造物主的背离后,对萨尔纳加的世界舰作出了鲁莽、暴力的攻击作为反应。数百个萨尔纳加被暴怒的星灵杀害,而仅仅数十年前他们还将其崇拜为神。

萨尔纳加避开了星灵鲁莽的攻击并悲伤地启动他们的大批巨大的舰船进入了艾尔之外人迹未至的虚空之中。星灵部族,随着背离而剩下的是困惑与狂放,在绝望之中转而攻击彼此。随之而来的便是银河系历史上所记载的最为血腥、暴力的内战:万世之战。无数代的星灵在万世之战期间展开了狂暴的战斗,全都集中于对他们被抛弃的罪过与责难。虽然只有少量的真实记录从这个星灵历史上的“迷失时代”保留了下来,但很清楚的是神之长子退化成了一群冷酷杀手组成的狂暴军团。被对他们同胞数世纪的不经思考的憎恨所驱使,一整代星灵在毫不知晓他们的过去或是最初由他们祖先曾经共享的灵能链接的遗产的情况下生活与死去。传说甚至连广袤的艾尔也被疯狂的部族之间宏大的战争所摧残。似乎曾经荣耀的整个星灵文化都处在濒临灭绝的绝境之中。

虽然有很多不同的因素导致了万世之战的结束,但一个前所未有的发现带来了第二纪元的根本改变。在古老、罪恶的宿仇继续为又一代星灵战士们带去牺牲的同时,一位古怪的神秘主义者偶然发现了一个关键的见解。这位神秘主义者,其真实名字已经被遗忘于历史记载之中,最终被称为卡司或是“带来秩序的人”。卡司一直在研究古老、禁忌的萨尔纳加教义、未发掘的古物、巨大的被称为凯达琳水晶的神器。这块水晶,被萨尔纳加所遗留的,是促进他们原始基因实验的根本。卡司能够通过他自己引导水晶的原始能量,使他能够进入其种族原始的灵能链接。数千年来的第一次,星灵的原始情感被发掘出来。

来自种族的每个成员的情感如潮水般涌入,卡司意识到星灵并未失去他们的原始链接,不过只是简单地忘记了如何协调它。恐惧的战争情感分裂了他的种族无数个世纪,卡司开始寻求一种治愈他的人民强烈痛苦的方法。卡司聚集了许多年轻的星灵,教导这些新一代的战士们如何进入他们潜在的灵能链接。这些年轻人,突然从围绕他们的可怕战争中解脱出来,清楚地看到他们的种族冲突是多么愚蠢。他们相信萨尔纳加抛弃他们是正确的因为他们的种族精华在其自我主义浮现时就已然腐化,他们确实是个失败的造物。然而,他们的存在是因为他们的内在缺陷并非他们自己所为,星灵的内部冲突与种族骚乱是毫无根据与意义的。

卡司开发出了一种种族灵能发展系统希望其能够训练新一代人并使他们远离其祖先不断重复的悲剧错误。他的理论,被称为卡拉,或是“升华之道”,呼唤所有星灵放弃他们自己的幻想并努力重新统一他们曾经强大的、集体的种族。卡司的伟大希望便是卡拉能够在星灵种族内灌输一种新的精华与活力的意识。渐渐地,许多星灵放弃了他们古老的宿仇并团结在日益增长的卡莱大众之下。这标志着万世之战真正的转折点并且导致了第二纪元的开始。随着这可怕的战争平息下来而各个部族再一次开始和解与团结,卡拉的前提甚至开始渗入星灵社会最深、最基础的根本。

以上是星灵记载的历史,下文中才是故事的真相。

一个堕落的萨尔纳加——埃蒙背叛了所有萨尔纳加,他决定杀死其余的所有萨尔纳加,破坏这个无尽轮回。为了实现这个理念,他来到了艾尔,创造了星灵(具体过程参见上文)。但随着星灵的发展,他们开始怀疑埃蒙,怀疑这个曾经被他们曾经的神,他们开始不听从埃蒙的号令。为了避免这些星灵带来麻烦,埃蒙给了两个不同的部族各一颗凯达琳水晶,同时,这两个部族开始了长达几十个世纪的无休止的战争,越来越多的其他的部族也卷入了其中,万世之战就此拉开了帷幕。

埃蒙则带着一批忠于自己的狂热分子——塔达林,离开了艾尔。

注:凯达琳水晶中的一枚被卡司找到,另一颗下落不明。

卡拉,起初是规定了一种行为的严密制度,同样也要求其从部族社会转变为阶层制度。所有的星灵部族成员被分成了三个新的阶层:仲裁官、卡莱以及圣堂武士。这种改变试图去除部族之间旧敌意的最后残余并加强了星灵接受新开始的决心。仲裁官阶层由星灵的长老与政治家组成,而其主要职责是按照卡拉律法的规定统治星灵。仲裁官会议由被称为最高议会的一小群长老所统治。第二个阶层,被称为卡莱,由星灵社会的绝大多数人组成。卡莱阶层代表着精力充沛的实业家、科学家以及工人,他们继续在万世之战的残酷冲突之后重建着他们的家园。第三个阶层,叫做圣堂武士,是艾尔神圣的战士与保卫者,他们追随卡拉的戒律以达到不断增长的灵能顶峰。

在最高议会及其仲裁官政府的新领导下,以及圣堂武士狂热力量的支持,星灵很快将被摧毁的艾尔星球重建成了一个熙攘的天堂。随着其不断增长的繁荣引 领着他们重新发现了许多曾经遗失的科学与研究,星灵学会了在星际间旅行。在仅仅几百年的过程中,星灵便在其银河系角落里征服了上百个星球,并将他们伟大文明的成果传播给他们所遇到的许多更为先进的种族。

总的来说,星灵无意间成功开拓了曾经由萨尔纳加所管理的星球的八分之一。与严格的卡拉律法相一致,星灵承担起了达乌,或是“伟大的管理职责”的责任。追随萨尔纳加的古老传承,达乌要求星灵保卫生活在他们阴影之下的低等种族。然而,不像他们的祖先,星灵拒绝操纵或干预在其保护之下的低等种族的进化过程。曾经警惕于外来威胁,星灵对他们不知情的受保护者保持着密切观察。但是,就像是数千年前的萨尔纳加一样,星灵对他们守护下的低等种族隐藏着自己的存在。在其太空内的各个星球上数百个物种发展与兴旺,从不知道他们被来自天上的存在秘密守护着。

尽管新的开明文明发展并兴旺着,但星灵最高议会却对民众隐藏着一个黑暗、羞耻的秘密。有一些异议部族拒绝信奉卡拉,认为他们的个人特性会被抹去以进一步促进仲裁官的统治。离群部族并没有敌意或激进,但他们认为最高议会的集体行为会是其种族的最终末日。因此,离群部族的知识被隐藏着,而最高议会认为其背道的影响会散播到整个星灵社会并摧毁卡斯所实现的一切。

确信离群部族对新秩序构成了明显的威胁,最高议会命令圣堂武士军队去消灭这些异议分子。这些圣堂武士由一位名叫亚顿的年轻的战士所领导。亚顿无法令他们自己去屠杀其固执的同胞,相反,理想主义的亚顿试图隐藏离群部族远离最高议会的视线。亚顿相信他能让离群者信服卡拉的真理通过教导他们如何操纵他们自己潜在的灵能。尽管他们的力量与那些强大的圣堂武士相当,离群者依然拒绝将其强烈、自由的精神屈服于卡拉。没有了升格之道的戒律,离群者的力量盘旋超出了控制并释放出可怕、毁灭性的风暴横扫艾尔的旷野。

最高议会震惊于圣堂武士没有消灭离群部族,试图挽救危急的局势。如果最高议会因他们的不服从而惩罚亚顿和圣堂武士,就会迫使其公开承认离群者的存在。无奈最高议会决定让亚顿领兵剿灭这些部族。到了剑拔弩张战场上,亚顿不忍心看见同胞们自相残杀,就擅自融合了光明灵能和虚空灵能,在两军中央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屏障。同时,因为光明灵能和虚空灵能的融合是禁忌,随着一道闪光,亚顿灰飞烟灭。在崇敬的目光下,这些部族决定永远离开艾尔,最高议会的部队也撤兵了。最高议会声称叛逆者已被剿灭,亚顿英雄牺牲,并永远不对外公布此事。而这些叛逆的部族则启动了古老的的萨尔纳加世界舰,飞向无垠的宇宙。从此以后,亚顿成了英雄,离群部族便永远地被称为黑暗圣堂武士。

随着时间的流逝,黑暗圣堂武士的传说传遍了艾尔表面,激发了许多年轻星灵的想象力。为了显示他们对最高议会及其仲裁官走狗的蔑视,黑暗圣堂武士仪式性地剪掉了他们的神经束,有效地将其从所有星灵共享的基本的集体链接中断绝出来。据广泛地谣传自从这些暗影猎手切断了与其种族的原始情感,他们被迫从太空黑暗、寒冷的虚空中吸取灵能能量。最重要的是,这些传说,会牵连到历史上所有流浪的战士。被他们自己的同胞所猎杀与恐惧,黑暗圣堂武士在他们的太空旅行船上过着孤独的生活。旅行穿越了太空寒冷的虚空,他们从未放弃对艾尔的爱,并因此致力于以任何秘密的方式保卫他们长久失去的家园。

最终,黑暗圣堂武士在萨古拉斯当做自己的母星,建立起了自己的文明,自称“奈拉齐姆”。

星灵沉默地见证了在其太空边缘人类的不详到来。虽然星灵并不确定这些流浪人类的起源,但他们知道这些不稳定、短寿命的人类会被证明是个有趣的研究对象。两个世纪过去了而星灵一直监视着崭露头角的人类移民。人类成功地在星灵边界内的十多个星球上建立起了基本的殖民地。虽然人类的科技对于星灵来说很低级,但他们在其生活与兴旺的星球上适应了下来。星灵发现人类比较吸引人的是他们常常互相斗争,但依然飞速发展着他们的科技与工业。

星灵对于人类如此迅速地从他们的各个星球上获取并耗尽自然资源感到忧虑。对星灵来说人类似乎并不关心微妙的自然平衡,随着他们不顾后果地从一个星球飞驰到下一个星球,身后留下的只有一片不毛之地。由于严格的达乌律法的命令,星灵被禁止直接干预鲁莽的人类,不论他们多么想去做。两个种族间的这种分离的关系持续了许多年。直到一次例行的星灵侦察任务发现了一个预示着不幸人类的必然末日的征兆。

高阶圣堂武士塔萨达尔,随同他著名的圣堂武士远征军,发现了许多小型生物建筑漂浮在星灵空间边界。通过近距离检查,塔萨达尔推断这些难以形容的外星生物体实际上是深空探测器。虽然塔萨达尔无法辨别他们的起源特征,但很显然的是他们正朝着科普卢星区的人类殖民地而去。

塔萨达尔带着这些生命探测器回到艾尔作即刻研究。这些奇怪的外星生物不像星灵以前曾见过的任何生物。这些探测器各自的生理机能明显被设计用于深空旅行与侦察。在试图了解他们的主要猎物的过程中,星灵聚集了凯达琳水晶的能量穿透探测器的微小心智。星灵震惊地发现这些外星探测器迅速而自然地回应了水晶的强大能量。这次冲击得到了一个事实,只有萨尔纳加原生基因的造物能够适当地处理伟大水晶的能量。更多令人惊恐的是不断重复的含糊的意识流,一遍又一遍,通过探测器微小的大脑:“找到人类”……“消灭”……“学习”……“进化”……

星灵推测这些探测器是一个对他们星系区间显著新威胁的先锋。如果这些生物是用萨尔纳加科技所设计的,那么他们将会非常先进且极其强大。

对于星灵来说似乎很清楚的是这个新种族对所有生命构成了明显的危险,而且无论这大批种族在哪里,它一定仍在搜寻毫不知情的人类移民。

星灵开始派出先遣侦察兵搜索周围的太空航线找寻任何外星入侵者的迹象。塔萨达尔声称在达乌的律法之下,保护其守护下的种族是星灵选定的责任。然而,最高议会争辩道如果“卑劣的”人类种族已经被一些新威胁所感染,那么他们必须被付之焚烧与消灭。一场关于他们应该如何牵涉人类迫近的困境的大辩论在仲裁官与圣堂武士之间展开。

两个阶层都同意的事实是这些生物不可否认地是通过萨尔纳加的科学所设计。而如果他们确实是由古神所创造,那星灵最好得警惕起来。最后达成一致的是派遣塔萨达尔及其远征军去监视人类世界并试图了解这迫近危险的严重程度。最终,塔萨达尔率领着他的指挥舰,星梭号,以及大批星灵战舰组成的护卫队前往科普卢人类星区。

到达人类星区后,塔萨达尔的侦察兵发现了这神秘外星威胁已经开始让人类殖民地遭受伤亡的迹象。通过近距离检查,塔萨达尔发现边缘殖民地查·萨拉实际上已经被外星生物体所感染。

整个殖民地表面已经被一种黏稠、有毒的物质所覆盖并继续侵蚀着行星的地壳。更糟的是,外星生物已经感染或是屠杀了大部分人类移民。塔萨达尔对殖民地的毁灭感到恐惧,只能惊讶于为什么人类没有冲去援助他们被围困的星球。

最高议会听闻了殖民地的厄运,立即命令塔萨达尔焚烧了整个行星的感染。认识到这燃烧的星球会消灭上面的所有生命,塔萨达尔悲痛地服从了他的长官。行动迟缓的星灵战舰为其武器充能并朝着毫不知情的殖民地开火。这个高昂代价的策略成功消灭了所有外星感染,但仍然有一些邻近星球无疑也被感染了。塔萨达尔被命令焚烧这些星球以及任何有哪怕轻微感染可能性的其他人类移民地。当朝着第二个感染殖民地玛·萨拉移动他的舰队时,塔萨达尔开始怀疑其命令的道德性。

人类战士对于星灵对查·萨拉的最初攻击大为吃惊,派遣了一支星舰舰队拦截塔萨达尔的舰队。人类舰队准备保护殖民地免受星灵的攻击,就在塔萨达尔指挥他的舰船离开并撤退时。塔萨达尔与内心的怀疑斗争着,无法让他自己去毁灭玛·萨拉或是前来保护它的舰队。他寻求一种不用武断地消灭人类而打败外星生物的方法。因此在交战中,塔萨达尔拒绝跟随其长官种族灭绝的命令。与他的其余舰队一起,远离了人类传感器的范围,塔萨达尔等待并观察着外星生物继续侵袭人类的荒地。

在摧毁了第一个人类行星乔·萨拉之后,被派来清洗星球的塔萨达尔决定在人类都撤离出行星之后再动手。塔萨达尔在查尔发现了黑暗圣堂武士们能有效地杀伤异虫,未经过最高议会的同意就与他们结了盟。通常下一个异虫族群

星灵拥有《

星灵枢纽(Nexus):

基地建筑,可以收集资源并折跃探机。

水晶塔(Pylon):

基础建筑,提供能量场与补给,大多数星灵建筑都需要能量场。

吸纳舱(Assimilator):

资源建筑,用来采集高能瓦斯。

传送门(Gateway):

生产建筑,用来折跃狂热者、龙骑士和两种圣堂武士。

锻炉(Forge):

科技建筑,允许建造光子炮台并研发地面单位的攻防科技。

光子炮台(Photon Cannon):

防御建筑,可以攻击敌人并侦测隐形单位。

控制芯核(Cybernetics Core):

科技建筑,允许折跃龙骑士并研发空中单位的攻防科技。

护盾充能器(Shield Battery):

防御建筑,可以为友方星灵单位补充护盾。

机械台(RoboticsFacility):

生产建筑,用来生产穿梭机、掠夺者和侦测器。

星门(Stargate):

生产建筑,用来折跃海盗船、侦察机、航母与仲裁者。

亚顿堡垒(Citadel of Adun):

科技建筑,研发狂热者和龙骑士的相关科技。

机械支持研究所(The Robotics Support Bay):

科技建筑,允许折跃掠夺者并研发相关科技。

舰队航标 (Fleet Beacon):

科技建筑,允许折跃航母并研发空军的相关科技。

圣堂武士文献馆(Templar Archives):

科技建筑,允许折跃高阶圣堂武士并研发相关科技。

观测台(Observatory)

仲裁者法庭(Arbiter Tribunal)

星灵枢纽(Nexus):

基地建筑,可以收集资源并折跃探机和母舰。

吸纳舱(Assimilator):

资源建筑,用来采集高能瓦斯。

水晶塔(Pylon):

基础建筑,提供能量场与补给,大多数星灵建筑都需要能量场。

传送门(Gateway):

生产建筑,用来折跃狂热者、追猎者、使徒、高阶圣堂武士和黑暗圣堂武士。

折跃门(WarpGate):

传送门变形而成,可以将部队直接折跃到能量场中。

锻炉(Forge):

科技建筑,允许建造光子炮台并研发地面单位的攻防科技。

光子炮台(Photon Cannon):

防御建筑,可以攻击敌人并侦测隐形单位。

护盾充能器(Shield Battery):

防御建筑,可以为友方星灵单位补充护盾。

控制芯核(Cybernetics Core):

科技建筑,允许折跃追猎者、使徒并研发折跃门和空中单位的攻防科技。

机械台(Robotics Facility):

生产建筑,可以折跃侦测器、折跃棱镜、不朽者、巨像和干扰者。

机械研究所(Robotics Bay):

科技建筑,允许折跃巨像并研究机械台单位的相关科技。

光影议会(Twilight Council):

科技建筑,研究狂热者与追猎者的相关科技。

圣堂武士文献馆(Templar Achieves):

科技建筑,允许折跃高阶圣堂武士并研究相关科技。

黑暗圣坛(Dark Shrine):

科技建筑,允许折跃黑暗圣堂武士并研究相关科技。

星门(Stargate):

生产建筑,可以折跃凤凰战机、先知、虚空辉光舰、航母与风暴战舰。

舰队航标(Fleet Beacon):

科技建筑,允许折跃航母、风暴战舰与母舰并研究相关科技。

革命家Bisu

总司令Stork

梦想家 Nar_rA

英雄星灵 Reach

战神 Garimto

进攻之王Jangbi

恶魔星灵 KingDom

死神AnyTime

杂技师Kal

雷龙 Free

禽兽 Best

罗贤Legend

雷车 Vulture

沙铁头PJ

Jaystar

大雨神 Rain

总统 MC

跳跳 Parting

亡者归来 Zest

拔本 Stats

狗哥 Sos

下巴 Classic

亲本 D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