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3936.net
学霸百科 没有你查不到的
塞巴斯蒂安·巴赫(歌手)

「官网地址0365.tv」-「永久地址0365.tv」

Sebastian Bach,出生于1968年4月3日,是一位加拿大籍重金属歌手,美国摇滚乐队穷街的前主唱,被称为“金属史上嗓子最好人最漂亮的男人”。

音乐根源:Rob Halford、Michael Monroe、James Brown、Sly Stone、Jimi Hendrix、Motorhead以及Motley Crue。

音乐生涯:在参加Skid Row之前,他曾经是Herrenvolk、Madame X、V05和Kid Wikkid的成员。

家庭成员:一个妹妹Dylan和弟弟Zakk。

祖先血统:Sebastian父亲的家族是来自挪威的,而他母亲的家族是来自加拿大的,而且在他母亲的家族中还带有一点美国印第安人的血统。

自我描述:“不成熟,容易冲动,喜欢极端而且容易迷失自我“。

对后辈乐手的建议:“离开学校,离开你的工作,到大的城市去,结交众多的其他的音乐人。苦练你的演奏/演唱技艺,然后你就会有所获得。“

Sebastian Bach是美国著名金属乐队穷街(SKID ROW)乐队的前主唱。

1986年,Skid Row在新泽西成立,他们是90年代重金属时期时的一只典型乐队,并且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是西雅图GRUNGE音乐的兴起结束了他们的发展。

关于Bach的才华,一直饱受争议。其实他是一个相当有才华的人,乐队有些歌曲都是他创作的。

一次偶然机会他们的朋友在一个婚宴上发现Sebastian旁若无人的大唱特唱, 所以推荐给skid Row。

之后他们寄了Demo带给Seastian听,那首歌即是《Youth Gone Wild》。

Seastian说他原先没抱多大期望, 一听之下Sebastian觉得太赞了, 就接受他们的邀请加入Skid Row成了主唱。

这件事Sebastian接受MTV台的专访时就有提到。 就是下面那段视频。

有关Sebastian的专访,他说《Wasted Time》是他写的,

可是Racheal却对外宣称SR的歌都是由他和Snake所创作的, 为此Sebastian大感不平,

还有《Slave To The Grind》,之前有一个广播的专访,Sbastian说这首也是他写的,

去年主持VH1的节目"重金属经典名曲40首"介绍第18名歌曲"Slave To The Grind",他更是大剌剌的直接说, 这首是我写的!!

他离开Skid Row之后还是有参与不少音乐创作。

Berklee音乐学院的知名全方位乐手Henning Pauly的第二张Side Project专辑Frameshift II / An Absence Of Empathy的录音工作,

就找了Sebastian Bach担任整张专辑主唱配唱的工作。

当时Frameshift II还在录制时Henning Pauly还把每一首歌录音进度的影像档放在Henning Pauly官网上供乐迷浏览!

而Frameshift II / An Absence Of Empathy的专辑发行也早在2005年3月就发行了。

所以,Bach是有创作能力的。

音乐的灵魂人物是Sebastian Bach(和Johann Bach可没有关系),Skid Row从象BON JOVI、MOTLEY CRUE、GUNS N' ROSES等乐队手中争取到了许多支持者,乐队由BASS手:Rachel Bolan,鼓手:Rob Affuso,吉他手:Scotti Hill和Dave "The Snake" Sabo组成。Skid Row借助Bach的漂亮形象和公司“坏男孩”的宣传,首张专辑买出了3百多万张,其中《18 and Life》和《I Remember You》成为当时重金属歌迷点播的热门歌曲。1991年,乐队发行了《Slave to the Grind》并冲到了排行版第一名,随后的4年中乐队没有什么行动,这是因为Bach的反同性恋口号"AIDS kills fags dead"给Bach和乐队招来了媒体的大量批评。乐队好像已经走到了尽头。然而,在1995年他们又发行了《Subhuman Race》,在这张专辑中他们已经没有原来的锋芒和锐气了。

Skid Row是那个时代的一个典型的神话。乐队初次登台是做为BON JOVI的暖场表演,乐队的首张专辑中成功之处是"I Remember You"这首歌,主唱Sebastian Bach高亢动人的歌声仿佛在你耳边哭泣。他们的第二张专辑中的成功之作是"Quicksand Jesus"和"Mudkicker",在这张专辑中他们的乐队风格开始向硬核摇滚转变。

穷街的主唱,sebastian bach大概是全世界最漂亮的重金属主唱了,他那高亢嘹亮的嗓音以及浑身散发出来的狂野气质令无数歌迷为之倾倒。白羊座的他脾气火爆是出了名的。曾经在演唱会上因为一名观众向他投掷酒瓶,他二话没说便跳下舞台把观众海扁一顿,结果误伤到旁边的一个女歌迷,sebastian bach被缓刑三年,这便是白羊爱冲动的后果啊。可也正是他的这种火爆脾气,才会令他更加有男人的野性魅力,更加迷人。

当滚石杂志和Sebastian Bach谈论到所谓的C.D. Leak,他说他听过GNR已经完成的“至少相当于4张专辑”的录音带。那得追溯到2007年1月,当Rose在NY的Electric Lady录音室为制作新歌从半夜工作到凌晨6点的时候。他说Rose告诉过他,有一首叫“The General”的缓慢、grinding(刺耳的???)的歌,是“Estranged的续篇”,会符合Del James写的小说三部曲的内容(“November Rain”的MV就是根据James写的短篇拍摄的)。“他就像加强版的George Lucas(译注:《星球大战》的导演),”Bach惊奇道。“我知道实际上不是他在说:‘让我们等等,再继续制作[C.D.]吧。’他有了一个全新的商业团队。Irving Azoff和Andy Gould在负责它。他们在寻找一个把音乐变得完美的最佳办法。”

另外,Bach暗示说Rose正在写一本自传。“我有一天对Axl说,‘我想写本书。’他当时说,‘Cool,你已经写了多少页啦?’我答道,‘6页啦。’他就开始笑然后说,‘Yeah,我前段时间也开始写我的书。到目前为止最多写了12000个字。’”Bach说。“他可是相当多产的,只不过他根本不受名利驱使罢了。他拥有的名利够多了。他为做音乐兴奋,为推出一场演唱会激动。制作专辑,他喜欢干这件事。”

Skid Row由前Bon Jovi乐队的吉它手Dave "Snake" Sabo一手创建,是90年代垃圾摇滚(Grunge)进入流行风潮前最后一支长发金属(Hair Metal)乐队。成立初期便为Bon Jovi, Kiss, Gun N’Roses等一些知名的摇滚乐队暖场。Skid Row在重金属最红火的 1989 年推出了首张流行重金属风格的同名专辑一炮打响,仅在美国的销量便超过 500 万张。而做为主唱的Bach,其宽阔的音域和锐利的嗓音,金发披肩,紧身皮裤的性感装扮让无数歌迷为之倾倒迷醉。此后的SKID ROW音乐遍布全球,以至于在大洋彼岸的中国,唐朝,超载,以及即将在2006北京流行音乐节以崭新阵容登场的面孔等老牌摇滚乐队,都曾深受Skid Row与Bach的Trash/Pop Metal音乐的影响。

单飞之后的SEBASTIAN BACH,似乎翅膀展开的更加有力。他自己出专辑,是一个“全明星”乐队SUPERGROUP的主唱,乐队里每个人都是里程碑式的人物。包括了吉他手Scott Ian,Ted Nugent,纽约硬核金属Biohazard(生化危机)乐队的灵魂人物Evan Seinfeld, 鼓手Jason Bonham(Led Zeppelin 鼓手John Bonham之子),每一个人都是大家所敬仰的金属乐大师。而在刚刚结束的与Guns N’ Roses一起举行的欧洲巡演里,他与好友Axl Rose一起震撼着欧洲各大场馆,让欧洲的乐迷陷入无限的疯狂。大家都说Gun n’ Roses变成了双主唱。面对如今的金属乐狂潮的回归,Sebastian表现的非常冷静,“现在有很多新的乐队出来,像AFI,SLIPKNOT,他们都很不错。他们的风格有很多新得东西,这很正常,但是你要知道,当这些乐队接受采访得时候,他们都会提到我,他们接受采访的时候都会说我们是听“I remember you”长大的之类。很有趣的是The Dixie Chicks(德州小鸡)乐队,她们甚至也是听我的歌长大的。在领奖的时候,就是那次葛莱美奖颁奖典礼的时候我正在看,看到她们几个很激动的在台上提到说想起小时候我们都是听SKID ROW长大啊。这实在很有趣。”作为里程碑式的人物,Sebastian也说出了“年轻是一种态度”的宣言,他在音乐里传达青春的活力,让每一个现场的人释放自己。

巴赫与他的妻子Maria Bierk现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Paris和London及一个女儿Sebastiana(生于2007年)。2010年12月31日巴赫在他的Facebook page上告诉歌迷他与Maria在四月分居并将在2011年离婚。

巴赫现居住在新泽西。

Baz的采访

8月10日凌晨,这位金属乐界的里程碑式人物在他美国东岸的家接受了北京流行音乐节主办方摇滚中国的采访:

1. 我们知道你刚刚结束了与Guns n’ Roses 一起进行的欧洲巡演,你觉得怎么样?

非常棒。这次巡演让我非常兴奋。门票全部是被一抢而空。我们这次主要是在欧洲的城市进行巡演,最后两场我们是在伦敦的温布厉大球场举行的,舞台也比以往的更大,所有的观众和我们一起撕吼蹦跳。那实在是一次令人疯狂的巡演

2. 歌迷怎么样?是否还和20年前一样呢?你自己的状态怎么样?

当然。因为我们算是这个领域的里程碑式的人物,大家对我们很熟悉很了解,让几千人几万人跟我们一起疯狂的感觉实在是很棒。

我感觉一点也没有变,我很幸运拥有这副嗓子,这次的巡演人们都说,GUN N’ ROSES变成了双主唱,这其中一个当然就是我。

3. 现在世界上有一个金属音乐的回潮,但是与80年代的风格却不太一样。你是怎么看的呢?

是的,现在有很多新的乐队出来,像AFI,SLIPKNOT,他们都很不错。他们的风格有很多新得东西,这很正常,但是你要知道,当这些乐队接受采访得时候,他们都会提到我,他们接受采访的时候都会说我们是听“I remember you”长大的之类。很有趣的是The Dixie Chicks(德州小鸡)乐队,她们甚至也是听我的歌长大的。在领奖的时候,就是那次葛莱美奖颁奖典礼的时候我正在看,看到她们几个很激动的在台上提到说想起小时候我们都是听SKID ROW长大啊。这实在很有趣。

(因为你们是里程碑,肯定影响了很多人的青年时代。那么你有没有尝试想改变一下自己的风格呢?)

说到改变,其实改变是必然的。你知道很多形式是来了又去。以前那个车库摇滚时代,如今也是过去式了,重金属也曾经占领了一个时代,然后是后街男孩时代,是的,他们也曾经有一个时代,2000年那会lim bizkit火起来是新金属时代。所以你看大家都在不断的改变。而我很清楚我是经典的音乐家,我所要做的,只是做好我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够了。

4. 这和你音乐理念是一样的,持久性的保持青春的活力。我想年轻就是你想传达给我们的一种音乐精神吧。

没错,我要让每一次现场的人都疯狂的释放自己。这次来中国也是,我实在是太兴奋了,我从来没去过中国,这将是我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给大家带去我最好的表演。我要让所有在场的人都疯狂,我要把场地掀翻!

5. 说到这里,我想你一定知道在亚洲你的歌迷基础非常的好,尤其在日本,开了很多的演唱会(是的,我也在韩国表演过),其实在中国也有你大批的歌迷,很多人的80年代,都是听着你的歌长大的。

真的吗?实在不敢相信。我实在是太兴奋了,我从来没去过中国,我真不相信我居然没有来中国演出过。这实在令人不可思议,你看我到过了日本,韩国,甚至还去了台湾,靠的那么近我居然没有去过。这将是我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给大家带去我最好的表演。这实在令人不可思议,我真是等不及要去中国了。我要让所有在场的人都疯狂,我要把场地掀翻!

6. 那么你要带什么给中国的歌迷呢?

这次我会带我的SOLO乐队来到中国,他们本身也是一支非常优秀的乐队,这次我带他们来中国将会给大家最棒的表演。歌曲上我当然会唱那些经典的歌曲,“youth gone wild”,“I remember you”..等等,我都要唱的,而且我还会唱很多我SOLO的歌曲。我是这次的head liner,所以会有一个1个小时左右的表演。但是我想尽量多唱歌,说不定还会唱出2个多小时,我一定会让大家变得失控(大笑)

7. 我们知道你现在是一个新的乐队SUPERGROUP的主唱,乐队的成员每一个都是经典的大牌。给我们讲讲这个乐队吧。

是的,这是一支十分精彩的乐队。每个人都是里程碑式的人物。包括了吉他手Scott Ian,Ted Nugent,纽约硬核金属Biohazard(生化危机)乐队的灵魂人物Evan Seinfeld, 鼓手Jason Bonham(Led Zeppelin 鼓手John Bonham之子),每一个人都是大家所敬仰的金属乐大师。这实在是很不可思议,我还是这支乐队的主唱。把这些大师集聚成一个乐队,是让人很兴奋的事情。

(其实这简直是一个里程碑的集合,而它一定将是新的里程碑)

是的,我们现在已经在频繁参加很多活动,感觉非常棒。

8. 你下一步的计划是什么呢?

我马上会发行我的第2张个人单飞专辑,大概明年的1月2月会发行。这次我签约了更主流的唱片公司,投入了更大的精力在上面,所以会非常精彩。而这次来参加北京流行音乐节,我也会演唱新专辑里的歌。因为你知道当歌迷跟着你每首歌都会唱的时候,他们一定也想听点不一样的新鲜东西,所以这次我带来了很多新鲜的东西。

The Arizona Republic的Larry Rodgers最近采访了前Skid Row乐队主唱Sebastian Bach,Bach透露了一些关于新专辑的信息。

Q: 在翻唱Aerosmith的Back in the Saddle这首歌里你和Axl听起来很高兴啊。

A: 我本来没打算翻唱任何歌曲,但制作人Roy建议我翻唱Back in the Saddle。我一直很喜欢这首歌,还有Aerosmith。不过我一直没有决定,直到我的乐队(在排练时)演奏它……我当时刚准备休息一下,打开了一罐Modelo Especial,然后我的乐队开始演奏这首歌。我被震撼了,然后我就拿着啤酒冲进了主唱间,开始唱这首歌

Q: Axl还参与了其他两首歌Stuck Inside和Love Is a Bitchslap。你们两个关系很好吗?

A: 我是他的歌迷。所有人都在等着Chinese Democracy发行,出乎意料的是Axl在我的个人专辑里唱了三首歌。这真是太难以置信了。在最后的那段日子里,我是一个Skid Row和Guns N' Roses的歌迷,我和Axl在一起,尖叫,唱歌……简直太棒了。

Q: 你在Chinese Democracy中参与演唱了一首歌。那是怎么样的?

A: Axl在他Malibu的别墅开了个圣诞Party(2006年)。他放起了Chinese Democracy,我正在玩弹球机,随便跟着这首歌的副歌唱和声。Axl跑过来说:“伙计,这听起来太他妈的酷了!”接着……我们安排了在电声女士录音室的录音。那是一首缓慢,“忧伤”,很重的歌。

Q: Chinese Democracy听起来怎么样?

A: 它是史诗般的,很宏大的作品。就像Estranged和November Rain这样的歌, 有着大剧场般的声音,但隐藏在这之后的是Appetite for Destruction的声势。

专访腾讯专访 BACH

昨天(6日),将在周末参加北京流行音乐节的Sebastian Bach到达北京,从机场出来他就一路东看西看,并努力和身边人学习起中文,说“不能错过每一句中文,现场一定要用中文向中国观众问好”。一周精彩娱乐

Sebastian Bach是这次音乐节上亮相的大牌中第一个到京的,第一次来中国演出,他显得格外兴奋,他说:“我整整等了20年?终于有机会来到中国演出了。”

下了飞机后,Sebastian Bach对北京的一切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更有意思的是他不断地找机会和身边的人苦学中文,要在10日朝阳公园的演出时露上一手。他说最想学会的中文是“中国,我来了”和“北京,我爱你”,希望所有人能感受到他对中国以及中国人的情谊。

美式摇滚———龙袍披身,最煽情第二晚Sebastian Bach 压轴演出,这位 Skid Row 的前主唱依然是纯正的美国重金属。在他高亢的尖叫下,现场观众无比躁动,气氛一直处于沸腾状态。在中途休息返场时,Bach竟然穿着龙袍出现,一头金黄的长发与魁梧的身形显露皇者风范。原来,这件龙袍是他白天逛故宫时刚买

Sebastian Bach:你觉得我今天演出的时候穿的那件中国龙袍怎么样?

记者:我正要问你这个,简直太棒了!你是从哪里得到的灵感,会想到在舞台上扮演一个皇帝的形象?

Sebastian Bach:每当去一个国家演出,我总是会尽量表达对那个国家的尊重,对我来说,作为一个美国人到其它国家演出而不尝试着说那个国家的语言是一件令人讨厌的事情。就像今晚,尽管我甚至不知道我是不是说对了中文,但是我尽力了,我尽了最大的努力,但是说中文对我来说太困难了。

记者:但是你还是做到了,我听到台下观众在狂喊。

Sebastian Bach:我所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对我来说,我工作的一部分就是让人们喜欢我的音乐,而我认为到一个国家演出而不试着学说那里的语言是一种傲慢自大的行为。我在录制录音和录像的时候都会试着说一些外语,只不过要多花一个多小时,把要说的话写下来念熟,这么做真的是可以表达我对其它国家的一种尊重。只是说英语那就太平常了。

记者:我注意到你对中国歌迷非常热情。

Sebastian Bach:这个夏天我们都在巡演当中,然后休息了三个星期,这是第一次回来。

记者:之前你们都去了哪里演出?

Sebastian Bach:整个六月份和七月份我们都跟Guns N’ Roses在一起举行巡演。

记者:这是你第一次来中国演出吗?

Sebastian Bach:是的。

记者:说说你们跟Guns N Roses的巡演吧,大家都很关心。

Sebastian Bach:这是一场最为盛大的巡演,你根本买不到票。百分之百的上座率,两场在温布利体育场的演出票全部卖光了。人们谈到Axl Rose的时候总会说他这样那样的话,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一旦他举行演唱会,全城的人都会来看。他唱得太精彩了,尤其是唱《Sweet Child O' Mine》的时候简直魅力无法抵抗。

记者:你的经典作品《18 And Life》 也能达到同样的效果。我90年代初接触摇滚乐时听了许多Skid Row的歌曲,印象最深刻的就是“《18 And Life》”,在中国同样有许多人喜欢Skid Row,今天下午在音乐节演出的许多乐队都非常喜欢你们的音乐,他们都是在中国很著名的乐队。你们这次重新回到舞台,许多人都表示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

Sebastian Bach:我也很高兴重新回来。你知道,人们总觉得我是一个爱惹麻烦的家伙,但是在今天的演出中,我想做的就是让歌迷能度过一段愉快的时光。

Sly Stone和一只8500美元的小狗:Sebastian Bach是怎样差点让Guns N' Roses复合的(泪渺译)

[2008/06/24]

昨天,Sebastian Bach回忆了当他试图劝Rose定下C.D.发行日期所碰到的钉子。今天,这位曾经的SR frontman要讲述关于他怎样差点让Axl和Slash重在一起的惊奇故事——和Sly Stone("斯莱和斯通一家"(Sly & the Family stone)乐队成员)一起摇滚演出。

“实际上我打电话给Sly Stone是因为我总是想对Sly Stone的歌作一些自己的变化。我想用《Angel Down》中‘Back in the Saddle’的风格来演绎它们。我有一整段时间来进行这件事。Sly说:‘我想让Axl和Slash一起来。’我试探Axl说:‘你有兴趣和Sly Stone一起唱几首歌吗?’他接道:‘Yeah,如果这真是Sly Stone做的专辑,我就去那和你们这帮伙计唱几首。’

“那段时间一直是我独自在负担费用。我已经让每个人都作好了准备。就在最后一刻我的助理给Sly打了个电话,说:‘Sly你想要什么?’Sly想要我帮他买一只狗。他指定要一个在加州北部Napa谷中的特定养狗场的一只特殊品种的小狗,让我用8500美元买回去。这是这段时间压断骆驼脊背的最后一根稻草(直译了,即说就是这件小事就导致了整个计划的破产,我晕,这个Sly Stone....)。

“这还不是最疯狂的,两个月以后Slash突然打电话给我,叫我参加一个计划。这不是VR的,是和另一位履历辉煌的音乐家工作的计划。我问他:‘愿意和Sly Stone一起玩音乐做点什么吗?’我对他解释,然后他说:‘Yeah,我愿意参加。’我几乎已经借Sly的名义让他们复合了。那仍有可能发生。如果我能买得起Sly想要的那只小狗,我就可以让GNR复合了(可怜的孩子,来,抱抱~)。

“我受‘斯莱和斯通一家’的影响和受Kiss以及Judas Priest的影响是一样大的。我对他想和我一起工作感到十分荣幸。让Axl来唱这些歌,它们将会变得令人疯狂,但是现在是我在唱。要是我能找齐8500美元去买下那只吸引Sly的魅力小狗,那现在好戏就已经上演了。”

相关专辑

《Skid Row》 1989 Atlantic公司

《Slave to the grind》 1991 Atlantic公司

《Subhuman race》1995 WEA公司

《The Last Hard Men》1997 Spitfire公司

《Bring 'Em Bach Alive [LIVE]》1999 Spitfire公司

《Bach 2:Basics》2001 Spitfire公司

《Angel Down》2007-11-20EMI百代唱片

《Kicking and Screaming》2011-0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