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3936.net
学霸百科 没有你查不到的
keso

「官网地址0365.tv」-「永久地址0365.tv」

keso,本名洪波,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独立IT评论人,原IT社区Donews总编辑,以犀利的笔锋、独到的观点著名,其博客拥有超过2万名固定读者。

KESO,中文名洪波。 互联网观察者、评论者和企业咨询顾问。五季咨询合伙人,五季网络合伙人。

“中国的头号Blogger”,这是一家媒体给keso的封号,keso确实是中国互联网和IT圈的第一个个人博客品牌。他的风头有多劲?有人套用凤凰卫视推崇李敖的话:让keso去读IT行业,我们来读keso!

keso是个有历史意义的名字,在早期的网络上,登录的声音就是 “咳咳”两声咳嗽。他的真名叫洪波。但是如果你在百度上搜索“洪波”,出来一大堆“李洪波”、“赵洪波”、“王洪波”,偏偏就找不到keso。而如果你在Google上搜索“keso”,排在第一的永远是“对牛乱弹琴”的洪波。对此,洪波颇为得意:“德国一家制锁的企业就叫‘keso’,也排在我后面!”看,keso个人的品牌超越了传统的企业品牌。

洪波如何变成keso

洪波如今的正式身份是donews的总编缉。不过,这个身份似乎很少被别人注意到。当年,Google第一次请中国传媒行业人士到美国去参观,洪波就被邀请了,不过是以Blogger keso的身份。

洪波变成今天的“keso”,这是电脑“害”的;如果没有电脑,或许洪波会成为中国文艺圈里的知名诗人或者小说家,或者电影圈里的知名导演?

洪波毕业于山东大学中文系,大学时就在山大诗社里面埋头写诗。毕业后,到八一制片厂做纪录片编导。这时,洪波自由散漫的个性就凸现出来了:还是1980年代,单位里别人都穿着军装去开会,他偏偏不穿;不穿也罢了,还留了一头长发。幸好,当时洪波一年时间有半年都在外地拍片,他和单位两下里眼不见心不烦。

洪波那时的生活也挺传奇,往往坐着军用老式货运机或者“黑鹰”直升机之类,奔赴各地的灾区,拍摄“军民抢险”的镜头。他那时也去过几次西藏墨脱,这地方如今被安妮宝贝雕琢成了《莲花》。有一次,洪波甚至坐着军舰远赴南沙。南沙之行让他获得了人生里的第一笔巨款,是2000元的远洋补贴。不过这笔钱到他手上还没捂热呢,就变成了一个相机。从此,洪波就迷上了摄影,如今他私辟了一处博客,专门放自己的摄影作品。

到了北京之后,洪波和几个同学、朋友成立了诗社“大村庄”。1995年,洪波这辈子所写的惟一一篇小说《鱼干》获得了《十月》短篇小说头等奖。

这成为洪波的封笔之作,因为在此前一年,他花了1万元钱买了一台电脑外加一台打印机,当时他的工资是每月一千元。

“买回电脑之后,我就变了一个人。”洪波说。从此,他开始痴迷于软件,而把诗情画意抛却脑后。他买回大部分的软件方面的书籍,那是一段难忘的日子,洪波每天用电话拨号上网,每个月的电话费通常都在一两千。

恰在此时,洪波的职业生涯也开始有了变动。由于纪录片不景气,他拍的很多片子还没被观众看到就被扔进了仓库。因此,他开始为总政的大牌歌星比如彭丽媛、白雪等拍摄制作MV(音乐录音带)。再后来,中央电视台军事部合并了八一制片厂,洪波对做电视新闻没兴趣,没过几个月就辞职了。

1996年,《软件》杂志改版,需要两位得力干将。这对洪波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正式投身IT圈。在此之前,他已经开始给当时的《电脑》等刊物投稿。1997年,当时国内民营ISP掀起了一股热潮。洪波曾在博客中写道:“早期的中国互联网,是从做接入服务(ISP)开始的。瀛海威、东方网景、中网、世纪互联、瑞得在线、和讯等最早的一批互联网公司,把大笔的钱砸到接入设备上。”他本人也在此时到中网担任副总裁,搭建起了中网网站的整个架构,一干就是5年。但是,民营ISP业务面临中国电信这个国营部门的竞争,因此中网最后决定做网络安全,彻底放弃软件业务。洪波在2002年底离开中网,获得了公司10万的补偿。这是他人生里的第二笔巨款,和第一笔的命运类似,还没捂热,就变成了一辆奇瑞轿车,一直到如今都是洪波的坐骑。

从中网出来之后,洪波变成了keso。从2001年开始,他为donews写专栏。从2003年开始,他在donews开写博客“对牛乱弹琴”(Playin’ with IT )。

43岁的Keso仍然扎着一把马尾辫,是个不折不扣的老烟枪。经过精确计算,每16分钟他就要抽一根香烟。在donews的办公室里,只有keso被特许可以抽烟,虽然他极少去办公室露面,总是逗留在自己租的两室一厅里。

keso的IBM笔记本曾经全天候开机,如今不得不在底下垫上两盒香烟,并让它多休息休息,因为风扇坏了,再强的笔记本也经不起博客的折腾。

一个朋友初次拜访他家,拿不准地方,问他:院门口是否有一家房产中介所?keso抱歉地说不知道,从来没注意过大门口。至今已经有17000人订阅了他的博客,而他自己则订阅了1000多个博客。每天看1000个博客就够受了,哪还有心思关心家门口的事情?

keso指点IT江山、纵论天下事。但是对于个人生活,keso的态度完全不同:“永远不考虑比明天更远的事情”。

有一次在博客上玩点名游戏——你一生中的5个遗憾。keso的回答是“我没有遗憾”。他对自己过去的每一天都没有遗憾:“很多人渴望财务自由,但是实际上财务自由却成为一个枷锁。它不仅让你牺牲了现在的自由,而且你牺牲现在的自由,可能为的是一个达不到的目标。”

他满足于如今的状态,因为他可以如愿以偿地活得非常自我,不为他人左右。

船长

昨晚居然梦见KESO,真是他妈的奇怪。可能是昨晚临睡前看他的网志看的。梦里他很牛逼,一头长发,摇滚歌星一样,叼着香烟,一大群Fans,还有记者狗仔队一样追着他采访,其中一个女人专门问他吃匹萨的事,哈哈。

韩建斌

KESO首先是一个人,叫洪波;其次,按俗套的说法,KESO不仅是一个人,而且是一种现象。今天的Blog圈子,缺了木子美都没关系,但缺了KESO,似乎有点说不过去。

吴志勇

KESO为什么这样红?我随便分析一下,KESO有经济基础,他午餐吃40块钱的匹萨。有钱直接导致他有更多的时间用于他所关心的领域,同时,他思想和评论的独立性也被保障了。看着他从联想骂到华为,从Google骂到博客中国,我真为他担心,得罪了这么多人,他找谁给他开工资??(显然我是瞎担心。)

卢保林SEO

Keso在我看来就是一个很神秘却又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因为他走在了人的前头,一直很喜欢看他的博客,感觉特别的现实,什么都敢说,抨击这个IT行业的种种,却说的很实在,为国内少有的“人物”。 IT行业的狂侃,可以说的的确是很地道的!Keso可以说是一种国内互联网暗藏的现象,但是都是不为人知,通过Keso可以看到很多!

2012年12月15日消息,在腾讯新媒体论坛上,资深媒体人程苓峰、著名独立IT评论人洪波、《一个·韩寒》执行主编马一木、杨恒均等嘉宾就“个人媒体的发展方向与盈利前景”话题进行了激烈讨论。

洪波表示,自媒体是技术进步带来,网络是发展使得自媒体成为了可能,但他认为,自媒体挣钱不易,做到独立性依旧很难。在如何评价自媒体的影响力上,洪波认为用感性的指标来评价而言,还没有特别严格的指标,这个指标很难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