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3936.net
学霸百科 没有你查不到的
大圆满(普贤王如来的教法)

「官网地址0365.tv」-「永久地址0365.tv」

大圆满是普贤王如来的教法、是最高的佛法、密法的精髓、圆满成佛的诀窍。大圆满藏语叫做”佐巴钦波“,是藏传佛教的最高法门。指当前离垢的明空晶莹的自证智阿底瑜伽乘。由于生死涅槃的一切法皆圆满具足于这一空智之中,故名圆满;又解脱生死的方便更无超胜此法者,故名为大。

大圆满,又称大圆满法,是普贤王如来的教法,也是宁玛派有别于藏传佛教其他各教派的特殊法门。

之所以称之为“大圆满”,是因为“此法说先前离垢之智,明空赤露,为大圆满。若释其字意,说现有世界,生死涅槃所包含的一切诸法,悉在此灵明空寂拳糠芝之内,圆满无缺,故名圆满。再无较此更胜的解脱生死方便,故名为大。”

所谓“垢”者是指心体所受之外来事物的影响,亦即无明烦恼;所谓“智”者就是主体本身具有的智慧,即自然智慧,也就是心的本体,其特征就是“先前离垢”、“灵明空寂”。可见,其在理论上首先确定众生本具成佛的先天条件,进而推广到宇宙万有,认为外境由内心所现,故而生死涅槃所摄之一切法皆包含于此“灵明空寂”的自然智慧之中。众生之所以在生死流转中遭受轮回之苦,就在于他们被无明妄念所迷惑,没有体悟到这种“先前离垢”、“明空赤露”之智。反之,若能认识到这种自然智慧自心本具,就可彻底觉悟,脱离生死轮回之苦,达到涅槃成佛的境地,这就是“圆满”;除此之外别无更好的方法可以涅槃解脱,所以叫“大圆满”。

由此可见,成佛的途径便是世间有情众生对自身原本具有的自然智慧通过佛性的体证使之显露出来,就可以解脱成佛。

心部

此心部即是对心性问题从体、相、用三个方面所作的全面阐释:

(1)心体本净。有情众生皆具佛性,也就是真心。此真心之上所沾染的烦恼、妄念等是由于色、声、香、味、触、法等六种客观外境作用于众生的眼、耳、鼻、舌、身、意六种感官而产生的六识所致,简言之就是客观外境作用于主体的感官而引起的主观认识所致,也就是众缘和合的产物,故被称为“妄心”。

《智者喜筵》说:“真心不从因而生,不从缘而灭,最初无来处,最后无去处,过去现在皆是湛然常寂。因其体空,故无生灭。”④故真心之体从本以来就是清净空寂而无垢染、无生灭变化的,而妄心之存在是由于无明所致。

根据宁玛派缘聚而生、缘散而灭的观点,妄心这一众缘和合的产物是刹那生灭的、外在的,并非真心所固有的内存本质,所以说“心体本净,湛然空寂”。大圆满法之心部即是要证悟此本空心体,它与汉地禅宗见性成佛的观点很是相近;同时它将抽象的绝对本体佛性转变为众生之形象的自心,从而将传统教义中外向求佛的方式(即将崇拜佛像、沉溺经论等求佛的方式)转变为对自心的修养上。

(2)自性顿成。所谓“自性顿成”是说“空性妙相,无碍明显”。心性本具光明、不假修造、自然成就,它能现生死涅 所摄诸法(是谓“觉”)。宁玛派认为,心体空之“空”并非一无所有、并非“零”,而是体虽空、性却有,是空而有明,故心性光明、犹如明镜,可以显现各种匪榜页碑形象。镜中所现的这些形象虽然都艰誉是空的巩嫌墓记,但明镜的作用却是存在的。存在即是不空,不空就是有,这就是心的明分。明分不空,所以能现。这样心就统摄了生死涅槃所包含的一切诸法,成为万有之本体。《土观宗派源流》云:“此中心部,说随见何境,唯是自心,心性现自然智慧,险些自然智慧外,再无余法。热遥欢”就是说自然智慧能够显现生死涅槃所摄之一切诸法,其之所以能够显现万有就在于心性不仅空寂,而且也本具光明。空分成就佛之法身,而明分则成就佛己白葛之报、化二身。明空双运,自心就兼具了佛之法、报、化三身,从而具备了成佛的所有条件。只不过这种条件只是潜伏于自心之中,是众生成佛的潜在能力,所以要成佛就要挖掘这种成佛的潜能。故只有通过单刀直入的方法直接观见自心即是万有之本源,万有皆由自心显现而生。这样才能认识自心本具佛性、自性原本为佛的真谛,从而获得解脱、成就佛的法身。这一见地与噶举派即身即佛的观点颇为相近,与内地禅宗的思想同趋一辙,但与格鲁派万法因缘而起、故一切皆空的观点是背道而驰的。

(3)大悲周遍。所谓“大悲周遍”就是心用而言的,即就自然智慧之用而言。“空性妙德,能现染净诸相,是为大悲周遍”。主观认识之所以能反映客观存在,就在于心之自性本具光明,光明是心之本性;之所以能显现客观事物的形象,是光明心之妙用。妙用与光明双融就能显现世间万有。故真心“不是一切能显一切”,生死涅槃所摄诸法皆以心为本源。如果执着于所现形象为实有者,则变现为生死轮回之界;如果了悟所现形象为空寂者则示现为清净涅槃之境。但就心体而言是永恒不变的,其道理就在于“妙用化现之源,则为化现不灭分(用)”;在于《智者喜筵》中说:“佛和众生轮回涅槃,其体非有不同,当此体显现本有妙相元成境界时,由于不能认识产生无明,遂受业风鼓动,即在未悟本性之中而起作用时,将自心本腊项尝性误认为我(能),心体之之用误认为它(所),使能所对立,出现轮回。虽然出现轮回,其时心体并无动摇。”。可见,生死涅槃只在于众生的迷悟上,迷则为凡,悟则为佛,自心之体则是不生不灭不变动的。总之,宁玛派从体、相、用三方面对心性所作的阐释指出,众生本具佛性,即自然智慧(或称为真心)既具有常驻不变的空分,又具有显现生死涅槃诸法的明分,空分成就佛之法身,明分成就佛之报、化二身,明空双融则三身兼具。所以悟心就要既了悟心之空分,也要了悟心之明分,概言之就是体空、相明、用周遍。

界部

界部也被译为自在部,指生死涅槃所摄诸法皆在普贤境界中任运自在、随缘生灭、本来清净解脱。根据个人对心的空分的不同认识,界部又被称为“黑界”、“花界”等,但总体而言,“界部说一切法性,不出普贤境界,遮破了除法性境界而外,别有余现。此部特重光明……界部是运用永离所缘的甚深关要,安住无功用中,由甚深和明了的妙智双运,成就虹体金刚身。”其中所言普贤境界就是法性境界、佛境界;都是光明自显,即所现境界都是本有妙相的自然显发,也就是本有心性的显露。在此境界中所现的一切事物和现象均是一系列罗列的幻化情景,并非是真有其物。所以要“离所缘”,既不分别有无是非,也不区分美丑善恶,让自心安住于这种真空妙有的法性境界中随意而行。这样,各种无明妄念就会自行消失,从而悟得空性妙智,证得“虹体金刚身”,使自己的肉体化为如虹似霓而又坚不可摧、永不坏灭的金刚之体,达到涅槃的终极目的。

由此可见,宁玛派大圆满法界部达到涅槃这一终极目的的善巧方便,就是对自心本具的光明的修习。光明是自心本性,全佛与众生同具,所以佛所具有的一切智慧众生也同样具备,只是众生因被无明烦恼所遮,故不能认识自心本具之光明德相。所以,《大圆胜慧》说:“身中之烦恼气清净后,始见本性光明。”这就是一个将组成众生之身的四大五蕴所释放的粗气光明(即众生身内的气脉所释放的光明),转化为自然智慧的细微光明而融入法性,成就报、化二种色身的过程。

要门部

如前所述,大圆满法的心部是以悟“空”为要,直观自性本空、面求明空本净之实相的法门;界部则是以修光明为主,但也不能离悟心本空的这一基础。原因是因为只讲“空”则只能证得佛之法身,而只讲“明”则只能证得佛之报、化二身。法身是自然智慧、是精神性的,而报、化二身则是这种智慧的载体,是物质性的,故三身缺一就不能真正为佛。所以心部和界部都是明空兼修的,只不过各有所重而已。要门部则是明空双重、双融,主张超越修持次第的顿悟。“运用无分别智,把生死涅 一切诸法,都汇归于不空不执的法性境界中,由此要点,所以,用生死涅 无二分别的灵明智性现证法性境界。并在自性环链中成熟解脱,这就叫做要点中解脱,如艾炙之火,中其病灶要处相似。”也就是说,要运用佛智直接超越修习次第,专注要点,直认自心心体本净的本质属性,从而获得解脱、成就佛果。这种“要点中解脱”的特殊修持方法被宁玛人视为大圆满法的最高顶峰,要门部也就成了大圆满法的最高法门。

要门部有两大要门:一是“彻却”,一是“妥噶”,二者均为解脱成佛之道。《知识总汇》曰心性的“空分为本净妙觉,远离戏论,使此空分归于法性穷尽之地,即为本净彻却”,心性的“现分为自显光明将一切窒碍在光中清净达于法性净地即为元成妥噶”。《大圆胜慧》说:“彻却法尔本自真空之法性(心)如母;妥噶见元成本来清净之法界所显妙有(境)如子。”由此可见,彻却修法重在求悟心的本净实相,也就是心的空分,而后者求悟心相元成光明。要门部将此二者的关系视为母与子的关系,强调不可偏离任何一面,即要求将真空与妙有相结合,成为明空双运,以求得法、报、化三身,而成就佛果。因为,既然众生之自心包括着生死涅 所摄之一切法,则自心就是一切具足、无所不包,故只要见性就可成佛、明心就可解脱,也就没有必要修佛了。这种注重对自心修养的思想构成宁玛派佛教思想的又一大特色。

要门部又分外、内、秘密和无上四部。无上要门部又称自性大圆满心髓金刚藏乘,简称大圆宁提(心髓)。

简介

无上要门部又称自性大圆满心髓金刚藏乘,简称大圆宁提(心髓)。

甚深大圆满宁提传承

吉祥狮子以上,与心品相同。吉祥狮子传智经,经传无垢友,友传藏王和仰三摩地贤。贤建邬如霞寺,把宁提教授埋藏于寺中,单传种宝然,然传跋慧自在。

后来当玛伦贾开藏取出教授,先传结尊狮子自在后传喀惹贡穹。无上要门部又称自性大圆满心髓金刚藏乘,简称大圆宁提(心髓)

宁提的传承有两系:一系是由吉祥师子传莲花生,再传空行女智慧海王,名空行宁提;另一系是由吉祥师子传智经、无垢友,名上师宁提。两派理论大致相同,仅修法略有区别。

宁提法中又分立断和顿超两部,后者以前者为依。只修前者即身也可化为微尘而成佛,但对外迷乱相地石山岩等不能净化,且修道时仍以粗脉风为依,不能成就光明身,现生不能达究竟极地。顿超法则现生能证光明身而得大迁转身,亦称童瓶身,成办广大利生事业,所得天眼、神足、寿命等自在通力,无量无边。故在宁提中又以顿超法为最究竟。

顿超法

此法门的理论根据为《阿毗达磨大乘经》的“无始时来界,一切法等依,由此有诸趣,及涅盘证得”一颂。

它建立本初元体自然智为一切法依,其本体空分如虚空即法身;本性显了分如日月即报身;大悲周遍分如日月光华即化身。故三身在本分上完全具足,而三界众生为业力所蔽,颠倒迷乱,对此所依实相不能了知,因而轮回六趣。本部法中对三脉四轮的建立与其余下部各金刚乘同,但不用为修法之依据。另有不共的四大殊胜脉为光明住处,即迦底大金脉、如白丝线脉、细旋脉和晶管脉。最后一脉连结心眼而在心脏中央又有光明脉放光照明一切细脉,即如来藏周遍之义,亦即《宝性论》所说的一切有情常具的佛性。

本部的修法也和一般真言乘相同,分为能成熟的灌顶和能解脱的修持两部分。灌顶有四,即外有戏论宝瓶灌顶、内无戏论秘密灌顶、极无戏论慧智灌顶和最极无戏论辞句灌顶。四者依次能除身障、语障、意障和所知障。解脱道又分前行和不共正行,前行又分共和不共。正行为实修方法与一切生起次第、圆满次第皆不相同,摒弃一切以意识审察名言重习为性的修习,故名不共。其内容大致为初步指示身、语、心三要。身要有三种(或五种)姿势,即法身狮子奋迅势、报身大象眠卧势、化身仙人蹲踞势等。其次再指示根门要、缘境要、息风要、证智要等以看光明。依此修持,则法性现量光明、证受增长光明、证智充量光明和法性穷尽光明即可逐次显现。法性穷尽光明又有渐尽和顿尽的分别,此光明现前时,即证极果。此时五身五智刹那圆满,谓心一境性远离戏论即是法身,自显无执即报身,现种种境即化身,遣八聚识即菩提身,界无迁变即金刚身。又,远离缘虑戏论即法身智,显了无障即圆镜智,住平等味即平等性智,所显五光无杂即妙观察智,能所二取(根境)皆化光明即成所作智。

此法证果的期限,据称如能在冢间、空谷、洲、渚等极寂静处如法观修,一般上根三年,中根五年,下根七年,即可使内外质碍之境皆化光明,即于自显色究竟处法身普贤法性土中现证佛位。此时可随行者意愿而有两种成就。一种为愿以现身成办广大利生事业,寿命无边尽三有际,可证取大迁转身,如水中月,虽有显色而无触色,如大阿阇黎莲花生及无垢友,能在一刹那中示现无量不思议神通;一种为光明道圆满时,即化光明身至法界本初地任运成就三身五智,以加持力于报身及化身刹土、三界六趣之中示现无边色身,广作饶益圣凡有情事业。

14世纪,隆钦饶绛巴进行系统的整理和总结,著书263部,最著名者为“七宝藏论”、“三休息论”、“三解脱论”,受到各派学者的重视。此法因未见在印度流传,藏传佛教后弘期开始后,也有一些译师、大德表示怀疑。但法贤、大悲精进、自然金刚、乌金巴、世尊剑、日幢、白莲、勇学鬘等各派大德都认为纯正。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亦认为纯正佛法,至第五世达赖更学修此法,宣讲、造论,建立旧派寺院多处加以弘扬。

现代广为流传海内外的大圆满著作是宁玛巴白玉传承的丹倍旺旭仁波切著作的《金刚密乘大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