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3936.net
学霸百科 没有你查不到的
东缉虎营

「官网地址0365.tv」-「永久地址0365.tv」

东缉虎营太原市有两条街叫做“缉虎营”。

东缉虎营太原市有两条街叫做“缉虎营”。一条位于解放路东侧,名“东缉虎营”;一条位居解路西侧,名“西缉虎营”。它们隔解放路相望。追溯东、西缉虎营的成街历史及得名缘起,似需上及明初。早在明洪武年间,这两条街实为一街,街名叫做“广昌府前街”。因此街位于广昌王朱济熵府宅之前,故名。广昌王朱济熵是第一代晋藩朱(木冈)的七儿子,所以广昌王府也别称“七府”,由是之故,广昌府前街也称“七府前街”。据说晋王有七个儿子,其七子聪明尚武,颇受青睐,当年晋王府兵丁便由广昌王辖带,驻于广昌王府一谅店重立带,所以广昌府前街俗称“七府营”。

相传,某年七府子弟前往晋王府拜谒晋王,行至七府营东口,不知从何处窜出一只斑斓猛虎,挡住乃享喇了他们的去路。七府子弟和随行人马,顿受惊挫,仓慌失措向西逃避,躲藏于“多马巷”。晋王闻得此讯,赶忙派兵遣将缉虎于七府营,将虎射杀。于是“七府营”便更名为“缉虎营”。后来,缉虎营一分为二,以与之丁字相交的方山府为界,东半称东缉虎营,西半称西缉虎营。1955年,太原市人民政府(当时称太原市人民委员会)为改变太原街巷封闭的格局,发展城市交通和改造旧城落后面貌,打通了南起麻市街北口,北达大北门街等六七条小巷,勾通太原南北的交通大动脉——解放路。解放路的诞生,打破了原来东、西缉虎营以方山府为界的旧街界悼市汽。西缉虎营除去一部分被拆除之外,以解放路为界,最东段的一段划属东缉虎营,形成今日之街界。

东缉虎营是太原街巷中历史较久的街巷之一,原有古寺古庙多处,诸如古圆通寺、赞侯庙、娘娘庙和庙侧的紫竹林等等。进人民国后,大约在民国六年年中,在山西地方人士的积极倡导下,选址东缉虎营、原娘娘禁验故庙和紫竹林,新建了“傅青主先生祠”,简称“ 傅先生祠”,亦称“傅公祠”。该词的设计者是当时大名鼎鼎的山西大学校长王录勋先生。而门庭楹联则为执教于北京大学和山西大学两校的江叔海所书。联云:

论三晋人豪迹异心同风亮日永

作百年师表顽廉懦立霜满龛红

据当年出版的书籍所载:“傅先生祠,位于东缉虎营。祠堂巍峨,气象清雅,青山绿水,廊厦荫森,为太原市伟大建筑之一。”出于对傅山的仰慕,人们把傅先生祠尊称为傅公祠,将《宝贤堂集古法帖》、《古阀盛枣民宝贤堂法帖》(今存于永祚寺)以及散布于太原各地的有名碑碣“西魏陈神姜造像碑”、“东魏李僧元造像碑”、“北周曹格碑”以及铸造于明天启间的“铜弥勒造像”等文物,陆续迁搬祠内,使之成为一处风景幽雅、文物集萃、环境宜人的游览场所。

但是,好景不长。先是民国20年“山西省清乡督办公署”侵占祠院作为办公地址,继而晋绥军陆军第三十四军又以此做为军部。一座供人瞻仰和游览的公共场所,成为行人止步的禁地。抗日战争爆发之后,阎氏又将此祠辟建为高级宾馆招待所。国共合作之时,周恩来赴太原与阎锡山谈判“八路军开赴抗日前线”等问题时,就曾下榻于符抹此。

太原解放后,东缉虎营喜获新生。建国四十多年来,这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高低不平的土道,变为平坦的柏油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山西省委员会、山西省总工会、太原市总工会、山西省妇女联合会等机关和团体 ,陆续迁驻于东缉虎营 。昔日戒备禁严的傅公祠,经过整修重放异彩,朱漆明往再影殃,假山鱼池,绿树红花,颇为雅致。

关于东缉虎营街名称的来历,有这样一种说法:明朝某年某月,这里曾发现一只不知从何处窜出的大白虎,后在晋王府和百姓的合力追捕下,擒拿了这只老虎。这里因此更名为缉虎营(另一种说法为七府营,谐音),即捕捉老虎的地方。解放后,缉虎营街因解放路的贯穿而一分为二,即分为东缉虎营和西缉虎营两条街,这种情况一直延续至今。

在1996年拓宽改造以前,东缉虎营还只不过是一条宽仅几米的小巷,它的东端与北肖墙、南肖墙交会处(即今三墙路)是一个丁字路口,小商贩们云集此处,热闹非凡,往来车辆也常常拥堵在这里,喇叭声、叫卖声,人声鼎沸,在那个年代显得异常有人气。

东缉虎营街在满清和民间时期位置就显得相当重要,辛亥革命以后,这里是阎锡山军政机关的中心所在地。解放后,这条街上有省政协和省工会两处省级机关,往南不过几十米,就是省政府所在地,可谓是省城历代风流人物的聚集区。

在东缉虎营的古老而狭窄的街道上,不乏有古槐树郁郁葱葱,百年来点缀着小巷的绿影英姿,也见证着小巷的一幕幕沧桑变幻。在这些槐树身上经常挂着附近居民用来祈福的红绳,它们像是徐风中的风信子,在以黑、白、灰三色为主色调的那个年代,寄托着老百姓的所思所念,显得亲切而耀眼。

那个时代,这里还有一所小学校,两层的木结构楼房在1988年改建为四层钢筋混凝土建筑。她像一位慈母,曾吸收了许多漂泊在附近的外来家庭的天真可爱、懵懂无知的孩子们。这里成为他们快乐成长的乐园。每逢放学时,槐树下一群孩子便围在卖冰棍的老奶奶身旁,顽皮样、嬉笑声构成这里最动人的风景。可惜的是岁月沧桑,这所小学由于东缉虎营的扩建而关闭了,只剩下半座危楼在向过往的行人诉说着她的变迁。

如今,东缉虎营改扩建已经近10年了。它从一条狭窄古老的弄巷一变而成宽敞明亮的大街。街边酒肆林立,大厦众多,昔日旧貌不见踪影。每当骑车路过这里,我总要望望那立于街中被栏杆围起的老槐,它们弯曲突兀地站在那里,像那只唐突入市的困虎,看着过往的车辆川流而过,看着如今现代化了的我们。它们是不会老的,只有我们会老。

光绪年间,时任山西巡抚的张之洞在太原设立四征君祠,以傅山、吴雯、阎若璩和范镐鼎四人入祭。到了民国六年,地方政府又在东缉虎营新建“傅公祠”,阎锡山题写了“尘表孤踪”的牌匾,山西大学学者江叔海撰写了楹联:“论三晋人豪,迹异心同,风亮日永;作百年师表,顽廉懦立,霜满龛红。”可惜的时,这处太原城内的风景名胜后来却被占为办公场所,到了抗日战争初期,这里又被改建成为高级招待所,周恩来赴太原与阎锡山商谈抗日事宜时,就曾下榻于此。如今,“傅公祠”被改建成为山西省政协院内的“西园”,已经没有多少人还记得这里曾经供奉过百年师表万世楷模的傅山先生。建国后,山西省陆续成立了傅山著作整理委员会和傅山研究会。太原市地方政府搜集散失的傅山书法真迹,在汾河边新建了傅山碑林公园。六十年代初,有关部门将晋祠的同乐亭翻盖为“山西历代书画馆”,之后又改建为傅山纪念馆,里面有傅山先生的生平事迹介绍和他的部分书法、绘画作品。

现山西省政协机关大院,是1949年太原解放后,在原“傅公祠”的基础上,经过山西省委党校、山西省行政干部学校和山西省政协等单位几经改造修建而成的。目前,于1917年修建的“傅公祠”大院,仅留傅山祠堂小院(修建政协宾馆时被拆掉六分之一)和因临危经与省文物局商定,于1994年按原设计不变而加高加大重新修建的组碧楼(即现主席办公楼)两处遗址。2000年9月21日,太原市人民政府公布这里为太原市近现代代表性文物建筑重点保护单位(文件规定还包括围廊大厅,当时已被拆毁)。

傅公祠创建之初,曾让市民游览。北伐战争后,阎锡山将其划为禁区,住进了军队,把组碧楼(上悬木匾“组碧”二字,为集傅山书法而成)作为绥靖公署的高级指挥所(不挂牌),专供接待军政要员、社会各流居住。曾有不少名人、要人到此楼来过或住过。据考证,周恩来总理,曾在抗日战争初期到过此楼,并住过几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