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3936.net
学霸百科 没有你查不到的
“聪明”丈夫

「官网地址0365.tv」-「永久地址0365.tv」

《“聪明”丈夫》是由胡宗琪导演,张振彬、王宏、黄宏编剧,黄宏、陈数、孙涛、张凯丽主演的小品,于2011年2月2日在《2011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中首播 。

该小品讲述黄宏与陈数饰演了一对为了分房而假离婚的夫妻,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老板以“对家庭不负责”为由没有分房给黄宏饰演的老公的故事 。

2011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筹备阶段,刚刚上任成屑求为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的黄宏,尽管手头事务性工作繁忙,但依然抽出时间过问剧本。原定与老搭档巩汉林一起合作,但最初的剧本,因为效果不佳被他们自行淘汰。之后黄宏找到新搭档陈数、孙涛和张凯丽四人,一起合作了这个名为《“聪明”丈夫》的小品。小品作者沈阳军区前进文工团副团长张振彬介绍,《“聪明”丈夫》曾经用过《分房》《假离婚》《折腾》和《模范丈夫》等多个名字 。

【台词】根据2011年央视春晚该节目的字幕版版本的字幕进行整理,请从左至右阅读。

大黄:朋友们,你们好吗?

观众:好。

大黄:耶,这手势代表啥意思?啊,二,你真实在呀!英文二怎么说?

观众:TWO(二)。

大黄:对了。两个大耳朵多可爱呀,这就是我发明的兔年标志。朋友们记住了,无论全世界哪个角落,只要有人亮出这个手势,就是对咱中国兔年的祝福。今年拜年就是它了,咱不说耶,只说兔,一起来一下,一,二,三,兔。

观众:兔。

大黄:哎呀,兔年好啊,突飞猛进哪。今年我是三喜临门,第一喜,我成为公司的年度销售状元;第二喜,我们老板要奖给销售状元一套九十平米的住房;第三喜,我跟我心爱的媳妇就要离婚了。朋友们,祝福我吧。什么,精神病。对,自从得了精神病,整个人精神多了。我跟大家说实话吧,我们公司今年有两个销售状元,我和老王。可房子只有一套,到底奖给谁,老板为难了。我们老板司机孙大喇叭跟我说,我们老板好啊,说一定要奖给最需要的那一个。完了,我的条件比老王好,按这个逻辑肯定不能奖给我呀!我多聪明啊,立即跟我媳妇策划了一个假离婚。让我媳妇儿住原来那套房子,我就在这筒子楼租这么一小间,这就叫舍不得血本,我争不过老王;舍不着媳妇儿,我换不来房,谁?

陈数:我。

大黄:我媳妇儿来了,我媳妇儿心里有点儿没底,宙捉汽员我得哄哄她高兴。哎呀,我媳妇儿年轻漂亮又顾家,走,这模样就像铁梨花儿呀!

陈数:去。

大黄:媳妇儿,来就来呗,你还抱着被子干啥呀?今晚可不能在这儿睡呀。

陈数:你想得倒美,今天降温了,我怕你冻着。

大黄:哎呀,这我就放心了。媳妇儿,你来的的时候没人看见吧?

陈数:没有。

大黄:太好了,千万不能让人堵上。

陈数:好好的两口子,搞得偷偷摸摸的。

大黄:哎呀,房子到手不就好了吗?明天就要办手续了,来,高兴高兴,举行一个小仪式,咬梨。

陈数:咬梨,为啥咬梨呀?

大黄:离婚你不咬梨你咬啥呀?

陈数:离婚就得咬梨啊?

大黄:那当然了,啥婚你就得咬啥吧。试婚咬柿子,闪婚咬雷。你看那些闪婚的,婚后哪家不过得电闪雷鸣的,隐婚你知道咬啥吗?

陈数:隐婚?

大黄:对。就是有些明星偷偷摸摸结婚,不想让人知道,隐婚,咬啥?

陈数:咬啥?

大黄:咬牙呀!咬牙打死不禁询和说自己结婚,家里都仨孩子了,还在外面冒充单身呢,小妹妹,我确实没有结婚,我是光棍单身哪。

陈数:好了,我告诉你啊!这梨不能咬,咱们又不颈汗签是真离婚。

大黄:是,房子到手咱俩立马复婚。

陈数:我告诉你啊,这段时间你一个人可老实点儿,别碰着漂亮小姑娘就看踏剃白个没完。

大黄:好,我不许看美女,你也不许看帅哥。

陈数:我可以看,你眼睛带钩儿。

大黄:我眼睛带钩儿,你眼睛放电。打过鱼的都知道,不怕下钩儿,就怕放电。下钩儿一钩,钩上一条;放电一电,电死一片。

陈数:讨厌。

大黄:哎呀,媳妇儿呀。这两天我就想啊,咱太合适啦。我问了办一个离婚手续需要花九块嚷炒犁民钱,一回手咱就得一个九十平米的房子。咱就等于拿九块钱买了个九十平米的房子,才合一毛钱一平米呀!

陈数:这么便宜啊!

大黄:那可不,现在这么打压房价,你也压不到这个程度啊!

陈数:压不到啊!

大黄:我告诉你这个价,你别说四环以里了,你就是六环以外,七环八环也没这价呀!

陈数:通州也没这价呀!

大黄:德州也没这价呀!

陈数:徐州也没这价呀!

大黄:非洲也没这价呀!我告诉你,全世界最低价。啥也别说了,为即将到手的房子干杯。

陈数:老公啊!咱俩平时日子过得好好的,这说离就离人家能信吗?颂市盛

大黄:还能信吗?那就得看你咋说了,这两天我把你的舆论都给你造足了。

陈数:你造啥舆论了?

大黄:你别管咋造的,也别管造啥舆论。我告诉你,全公司上下没有一个不信的。

陈数:你说咱俩是不是太过分了,两个人住两套房合适吗?

大黄:有啥不合适的。今年是兔年,狡兔三窟,咱还少一套呢?媳妇儿来吧,哎呀!被子也送来了。赶紧走吧,别让人堵上,堵上就麻烦了。

陈数:老公啊!这大过年的,人家是全家团圆,咱俩是夫妻分离呀!

大黄:没事儿嘛,我绝不会让你孤独。我都想好了,三十晚上我把你照片往桌上一摆。我给你倒上酒,摆上饺子,摆上菜,放上一双,是不是有点儿不吉利。

陈数:你咒我呀!

大黄:我逗你玩呢。谁!

孙大喇叭:哥呀。

大黄:老板司机孙大喇叭来了。这事儿不能让他知道,他要知道就麻烦了。

陈数:是,怎么办呢?

大黄:赶紧的。

孙大喇叭:哥呀,开门呀。

大黄:来了,快藏起来。

陈数:藏哪儿呀?这,这。

大黄:来来来,拿它挡着。

陈数:这能行吗?

大黄:没事儿。就这身材,典型的衣服架子嘛。

陈数:你快点儿呀!

大黄:你放心,坚持住,来了。

孙大喇叭:哥呀,开门。

大黄:哎呀。哎呀,兄弟。免礼,免礼,免礼。兄弟,压岁钱。

孙大喇叭:你开门怎么不告诉我一声?

大黄:我也不知道你喝这么大呀!

孙大喇叭:哥呀。

大黄:哎。

孙大喇叭:我是为你喝的酒啊!

大黄:谢谢兄弟,谢谢。

孙大喇叭:哥呀,你的事儿呀,我全听说了呀。

大黄:是是,兄弟。兄弟,靠不住。来,这儿,来,坐坐。

孙大喇叭:哥呀!

大黄:哎。

孙大喇叭:我听说嫂子把你踹了,我听说嫂子外边有人了。

大黄:兄弟。

孙大喇叭:一个。

大黄:哎呀。

孙大喇叭:五个,嫂子给力呀!哥呀,你受伤害了呀!

大黄:兄弟。常在江湖漂,哪能不挨刀。男人不学坏,早晚被人踹。

孙大喇叭:哥呀,太惨了呀!

大黄:没事儿,兄弟。

孙大喇叭:哥,这个时候你最需要的就是朋友啊!

大黄:是。

孙大喇叭:今晚晚上我陪你睡。

大黄:哎。

陈数:什么?

孙大喇叭:谁呀?

大黄:我,我呀!

孙大喇叭:哎呀,哥呀,上火了呀!这嗓子都整出太监动静了。

大黄:能不上火吗?好多了,兄弟。

孙大喇叭:哎呀,哥,太惨了呀!哥呀,这个时候要想开呀!

大黄:兄弟,你不用劝我,我想得开。离婚不算丢人,精神不会沉沦,一切即将过去,神马都是浮云,我觉得这个。

孙大喇叭:哥呀!汉子。

大黄:你放心吧,兄弟。

孙大喇叭:我哥是男汉子。

大黄:放心吧!

孙大喇叭:哥呀,我放心了。

大黄:你走啊!

孙大喇叭:我走啊!

大黄:谢谢兄弟。

孙大喇叭:哥呀!可得想开。

大黄:想开。

孙大喇叭:哥呀,可不能钻这个牛角尖啊?

大黄:不钻。

孙大喇叭:这个东西钻了不得了啊?

大黄:不得了啊。

孙大喇叭:哎呀,来的时候我还担心呢,我怕你再想不开,再闹出点事来。

大黄:没事。

孙大喇叭:我这个围脖怎么这么细呢?

大黄:哎哎哎,兄弟,这绳子是我的。

孙大喇叭:你要干什么?哥呀,你要干什么?

大黄:没干什么呀?

孙大喇叭:没干什么,你栓个套你想套什么?

大黄:兄弟我这是鞋带穿着玩呢?

孙大喇叭:你这是要玩命呢吧?

大黄:兄弟,你听我说。我给你解开,我给你解开。

孙大喇叭:不行,你以为我傻呀?我走了你再系上,往上面一栓,我再敲门没人开,怎么救你?

大黄:好好。兄弟你撒手,你撒手。看着没兄弟,看好了啊,我给扔到楼下去,扔下去了,没事了?

孙大喇叭:更不行了,你以为我傻呀?这是八层楼啊,我走了你从这跳下去,找绳子,怎么办?

大黄:你就是傻,我都跳下去了,我还用得着这根绳子吗?

孙大喇叭:你看看你,我猜对了吧?

大黄:哎呀!兄弟。

孙大喇叭:哥呀!

大黄:我跟你说实话,你看好了。这个梨为什么贴个喜字?我们洗梨,我们快乐离婚,快乐分手。拿绳子一吊,她一口,我一口。快乐离婚,快乐分手,多有意思的事啊?

孙大喇叭:疯了,疯了呀!这还是个幻想型的呀,哥呀!你为这样的女人可不值得呀,哥呀,这个女人算什么东西。哥呀,她既然外边有人了,她想回来,你让她玩去。她以为她插个翅膀就是天使啊?她就是个鸟人,谁啊?谁踹的我?

大黄:我踹的。

孙大喇叭:你踹我干什么?

大黄:该踹,谁让你在这胡说八道的?

孙大喇叭:我怎么胡说八道了,这不是你说的嫂子外边有人了吗?

大黄:我什么时候说她有人了?

孙大喇叭:她外边没人你们为什么离婚?

大黄:过不下去了。

孙大喇叭:为什么过不下去了?

大黄:感情不好。

孙大喇叭:为什么感情不好?

大黄:婚姻破裂。

孙大喇叭:为什么婚姻破裂?

大黄:她外边有人了。

孙大喇叭:你看我说对了吧。

大黄:哎呀,我的妈呀!你踹我干什么?你踹我干什么?

孙大喇叭:哥呀,我没踹你呀!

大黄:明白了,明白了。我踹的,我踹的我。

孙大喇叭:不可能吧?

大黄:怎么不可能?怎么不可能?怎么不可能?

孙大喇叭:哎呀哥呀,哎呀哥呀,你精神很不正常啊!

大黄:对,不正常了。你给我出去,你给我出去。

孙大喇叭:哥呀,你快下来。哥,哥,可不敢往那边去。

大黄:为什么?

孙大喇叭:那边有窗户。

大黄:我告诉你,你要不走我就从这跳下去。

孙大喇叭:哥呀,不成啊!

大黄:你站住,你过来我就从这跳下去。

孙大喇叭:哥呀,别呀!

大黄:你过来我就跳下去。

孙大喇叭:哥呀,我求求你了呀!哥呀,你可不能从这跳楼呀,我不能起来呀!

大黄:你起来。

孙大喇叭:我不起啊。

大黄:你不起来我就跳。

孙大喇叭:哥哥哥,我走我走。

大黄:你不走我就跳。

孙大喇叭:我走我走,哥呀,我围脖呀!

大黄:围脖在这儿呢。

孙大喇叭:哎,这个围脖怎么会飞呀?

大黄:回头我就跳。

孙大喇叭:没回啊,哥我没回啊,我走我走。

大黄:这手势代表啥?

陈数:代表你二百五,你为啥说我外边有人了?

大黄:咱不是为了房子吗?

陈数:那你为什么不说你外边有人了?

大黄:谁信呐?你让大伙看看,咱俩往这一站。你,一看就像外边有人的,我,顶多就像外边有债的吗?

陈数:那你也不能往我头上泼脏水呀?

大黄:哎呀听我说,为了咱房子,就等于喷胶水了,完了我再给你洗嘛?

陈数:你胡说八道。

大黄:不是。又来人了,赶紧藏起来。

陈数:不藏。

大黄:不藏,引不来房子,饭碗都得丢了,赶紧藏起来别动。

孙大喇叭:哥呀!

大黄:怎么又来了?

孙大喇叭:哥呀,我知道我劝不住你呀!

大黄:你劝不住我?

孙大喇叭:我找了个女的来劝你呀!

大黄:哪个女的?

孙大喇叭:你的初恋女友小芳。

大黄:你可不能让她来呀!

孙大喇叭:哥呀,已经来了。

大黄:小芳。

小芳:大黄。

大黄:你怎么,来了呀?

小芳:我一直在楼下。

大黄:你不该上来呀?

小芳:我不放心你呀!

大黄:我的妈呀!

小芳:大黄,还记得我当年说过的话嘛?你幸福的时候我会转身离开,你不幸福的时候我会随时出现。

大黄:你出现的不是时候啊!

小芳:嫂子的事我都知道了。

大黄:你听我说。

小芳:你千万不能拿别人的过错来惩罚自己呀。

大黄:你听我说。

小芳:生活还可以重新开始,自打咱俩分手,我就默默的祝福你。

大黄:谢谢。

小芳:我养了一条狗也叫大黄,想起你的时候我就摸摸它的头,想起你的时候我就摸摸它的头,时间长了,头上的毛都没了。

大黄:我说我这头发掉的这么惨呢。

小芳:你看这家里都乱成什么样了?没个女人真不行啊!

孙大喇叭:哥呀,你看还是那么朴实善良。

大黄:是啊,一点都没变啊!

陈数:够啦!

孙大喇叭:哥呀,这怎么个情况?

小芳:嫂子。

陈数:别客气,你快成嫂子了。

大黄:媳妇呀!

陈数:你还知道我是你媳妇呀,有你这么当丈夫的吗?

大黄:媳妇你听我说。

陈数:咱们俩结婚这么多年,我踏踏实实守着家,一心一意跟你过日子,你为了占这么点便宜,非要弄个假离婚,到处说假话,编瞎话,为了那套奖励房,你脸都快不要了。

孙大喇叭:哥呀,你是为了那套房子闹得假离婚呀?

大黄:兄弟呀,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干的最蠢的一件事。

孙大喇叭:哥呀,你这不是蠢呀,你这是脑残呀,老板已经决定把房子给老王了。

大黄:凭什么呀?都是销售状元,凭什么给老王呀?

孙大喇叭:老板说了,老王夫妻恩爱,家庭和睦,只有对家庭负责的人才能对公司业务负责任。

大黄:我呢?

孙大喇叭:老板也说了,说说离就离。一点责任感都没有,这种人不可靠。

大黄:我这不是白折腾了吗不是?

孙大喇叭:哥呀,我看不起你。

小芳:嫂子,姐误会你了。大黄,我看不起你。

大黄:别说了,我知道你也看不起我。

孙大喇叭:其实这件事我也有责任,做人真的不能太贪心了。

大黄:是啊,有人说了。人啊,眼睛是黑的,心是红的。可眼睛一红,心就黑了呀。媳妇,你放心,明白我继续努力,我还是销售状元。

孙大喇叭:老公,有了好房子不等于就了好日子。

大黄:有个好房子不如有个好妻子。

合:家和万事兴。

参考资料

参考资料

歌曲名称

作词

作曲

播出形式

《渴望》

易茗

雷蕾

背景音乐

《春节序曲》

/

李焕之

参考资料

获奖时间

奖项类别

奖项等级

获奖方

2011年

2011年中央电视台“我最喜爱的春节晚会优秀节目”评选

小品类二等奖

《“聪明”丈夫》

《“聪明”丈夫》运用红与黑的对比,揭示了一个辩证深刻的道理:一个人生理上的“红与黑”与道德上的“红与黑”是相通的。对利益问题一定要辩证地去对待,切不做利益的奴隶。认真读一读这句富有哲理的人生格言,审视一下“红”与“黑”的人生底蕴之玄奥,体味人世间由“红”变“黑”的甜酸苦辣,必将有助于提升人生价值,创造绚丽多彩的人生 。(《宁波日报》评 )

《“聪明”丈夫》堪称小品中的奇葩。因为它在主题表现、表演艺术等方面都达到了很高的艺术水准,尤其是语言方面更是美不胜收、精妙绝伦。它的语言单看起来平常朴素,如黑、红、精神病、天使、鸟人等,每组合起来却如大珠小珠落玉盘,非常地铿锵美丽。这就像一个善于穿衣服的人,把一件件普通的衣服组合起来,却彰显高贵气质。《“聪明”丈夫》语言的巧妙搭配,表现在它与非语言符号的巧妙搭配和语言内部形、音、义三个方面的巧妙搭配两个方面 。(广西大学教师艾红娟、熊莺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