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3936.net
学霸百科 没有你查不到的
说好不管我

「官网地址0365.tv」-「永久地址0365.tv」

《说好不管我》是北京狂人影视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出品的一部爱情电影,由崔立新执导,由石小群、张昊、万丽伟主演。

(简单版)

一个有关北漂女孩小柯在临死前的一个月里经历的故事,意欲通过探讨北漂人命题,对媒体与偷拍的职业道德和从业准则进行解读。石小群饰演身患癌症的北漂女孩祁境篮小柯,在生命的最后一程一位靠卖纪录片为生的男记者设法接近了她,想拍一部女孩怎样死去的纪录片挣钱,两人约定“说好不管我”,因此记者得以近距离无障碍地看到了这个女孩的生活内容。在该片中产生了一系列肉体和精神的搏斗,以至于虽然小柯永远走了,但记者却拒绝了用这段生命的真实记录去挣钱。

(详细版)

电视台纪录片编导扈丰(绰号由老扈衍变成微辨整老酷),醉心于纯艺术片创作、疏于挣钱务实,家里的日子日益贫困。在出版社做编辑的妻子小雯严肃提出要与老酷离婚。

老酷净身出户,重新过起漂泊的日子,立刻陷于生存困境,才尝到平时当甩手掌柜、不思虑家庭经济的被动。连点儿私房钱都没攒下的老酷,当下之急是夜里安身的一张床。

事实上,老婆这次看似果决的离婚通牒,很大一部分意图是给丈夫下一剂猛药,让他醒悟,回到居家过日子的轨道上来。

老酷心知肚明,看着电视圈儿里的同行个个置房买车的,他其实也羡慕,可是让他心动的选题总是那些个很难挣到钱的题材。他常常为此舍了栏目的稳定收入,与同道朋友去弄一段时间自己喜欢的片子,兜里没钱了才回来拍栏目那些个应景东西。搞的家里单位都对他怨声载道。所以他始终处在矛盾当中,一点儿也不怨恨老婆,更不敢得罪制片人。

今天更是没辙了,无奈腆着脸给制片人打电话,指望恩赐个现成的选题,先弄出点儿拍摄经费,应应急。但是遭到制片人一通指责,没有得逞。人家不惯他这毛病。

失落无比的老酷漫无目的地闲逛,不知道从哪里弄一笔钱应付眼前的危机。他的偶然介入,搅扰了祁小柯从过街天桥上跳下去的计划。

孤独、贫困和遗传疾病使漂泊京城的女孩祁小柯打算提前结束掉自己注定活不了多久的生命,以回避病痛的折磨、绝望的煎熬和化疗带来容貌的毁弃。她拒绝治疗的理由除了缺钱以外,用她的话说就是:我什么都没了,不能再没了这头黑发。她不愿像当年妈妈那样,死得丑陋,连自己的女儿都不敢让见。这件事给祁小柯留下了一生的阴影。

病入膏肓的祁小柯放弃治疗,等待死亡的最后一个月,让职业嗅觉灵敏的老酷圈定为绝佳的纪录片选题,立刻得到制片人的赞赏和大力支持,指望以这个真实记录生命死亡过程的片子角逐年度大奖。老酷终于撞上一个既有创作价值又能挣到可观片酬的选题。他立刻从栏目里领到前期拍摄经费和摄像器材,连蒙带骗地进驻祁小柯租住的一居室小家,顺便还解决了无处栖身的尴尬处境。

几经周折,老酷慢慢渗透进祁小柯的生活中,让她稀里糊涂地与自己达成拍摄协议,条件是老酷不得干涉祁小柯的正常生活和自由。老酷正中下怀,开始了客观记录式的影片拍摄。少弃催

老酷和小雯的离婚在冷战中僵持拖延,这其实是双方婚姻危机的一段最好的阿全愚缓冲休整时间,只不过表现出来的是老酷耍赖不离,小纸拒赠和雯不依不饶。

祁小柯当然不知道老酷和电视台是利用她来赚钱。老酷也不知道祁小柯内心深处需要有个人来陪伴孤独。他忍受着良心的煎熬,漠视病痛和贫困和店举中挣扎的祁小柯,坚持客观冷静的拍摄……

出版社的编辑们为市场销路困讲料境承扰,绞尽脑汁地抓畅销书。小雯也不能例外,编辑之余还自己根据市场卖点写作关于北漂群落的书籍。

朝夕相处的拍摄,不可避免地让老酷与祁小柯之间有了情感的碰撞,使一出游戏式的闹剧悄悄起了变化,这深深影响了他的客观拍摄。

女人的直觉让小雯开始刺探老酷的行踪,并且不动声色地会见祁小柯这个潜在的情敌,同时让对方毫无觉察地成了自己这本商业书籍里的素材。她自己也开始咀嚼反思过去的婚姻与爱情。

开始对老酷有了好感的祁小柯,忽然一天发现了老酷拍摄的真正动机。

事情败露了的老酷,也不打算再继续下去这种欺骗别人也折磨自己的拍摄,默默收拾器材打道回府。

伤心的祁小柯激起了她要挫败老酷如意算盘的斗志,主动与老酷签定了正式拍摄协议。两个人展开了时间的较量。积极的人生态度,意外地激发了生命奇迹的出现。祁小柯超越了医生关于她还能活一个月的预言,一下子打乱了老酷的拍摄计划,导致制片人难以承受拍摄周期延长、资金超支过大的压力,收回了老酷的摄像器材,责令他改弦更张。

祁小柯胜利了。失败了的老酷由衷地替她欣慰。两个人的心复杂地走近了。这时候才发现,他们其实是共同生活在相依为命的精神世界里,尽管老酷还在努力恪守着男人那点儿尊严和道德上对妻子小雯的忠诚。

不能再提供给这个小家经济上的微弱帮助,也没有了继续待下去的工作理由,老酷尽量躲避着祁小柯,四处混饭找辙儿,不愿意从经济原本就陷入困境的祁小柯碗里分一羹汤。

小雯敏锐地捕捉到商机,捐弃前嫌,主动给老酷提供私有资金,并把家里的小DV摄像机送给他继续拍摄这个生命毁灭的题材。她不愿意老酷前功尽弃。

后来因种种变故,老酷的拍摄还是不能克制地偏离了市场原则,拍摄也融入了无法超越的情感色彩。但是,偶然的机会,制片人还是从中看到了市场价值。决定重新提供资金、和专业备的支持,让老酷克制感情,职业化地完成拍摄。

但是老酷放弃了。

老酷和祁小柯过了一段没有功利的二人生活,贫穷但幸福,短暂却值得永远怀念。一天,她平静地死去,依就长发飘然。老酷把她安葬在她的母亲墓旁。

妻子小雯认真观看了老酷拍摄祁小柯的全部录像带,完成了畅销书的写作。并且重新接纳了丈夫,为了他是一个重情薄利的男人。

忽然一天,老酷看到了署名小雯的书讯。十分恼怒。

小雯说稿费抵了你给祁小柯处理丧仪的费用,还有你几个月来应该负担的房贷。你不挣钱,我总得想法儿维持这个家的经济运转。日子总是要过下去的。

老酷无言以对。

当生命被记录--电影《说好不管我》观后感

作者:晓伊

最近几年,越来越对影院产生了畏惧感。原因不是票价高,而是很多电影看了让人失望。最难受的是走出影院后,不知道影片讲了什么故事,说了什么道理。或者说,编导拍一部作品出来,到底想告诉观众什么,或转达什么?

当然,也许是笔者才疏学浅,读不懂有些编导们高深的创作意图也是有的。但做为观众,掏出省吃俭用的钱来进影院,一是艺术享受,二是领悟道理。如果二者都得不到,那最现实的感觉就是钱花得冤了!

抱着疑惑,坐在大银幕的远处,静静地等待着《说好不管我》的首映。

之前,我知道该剧的导演兼编剧崔立新先生,在电影界中尚属年轻人。可论“触电”的年龄,他却已是“老将”了。专题片、纪录片导演出身的他,获奖无数,十几载的打拼下来,这个扛着摄像机西上青藏高原南下苏杭天堂又远到天涯海角拍片的山东大汉,像一只蜜蜂一样得辛劳,脸上写着的表情就两个字——认真。

认真是一种工作态度,但电影是拍给大众看的作品。能否打动观众,是编导最后的期待。

《说好不管我》是第十四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中的特别展映片。

基于一种新的期待,影片拉开了序幕……

很简单的故事——电视台栏目编导老酷为挣钱,也为台里的收视率,突发奇想地要拍一部纪录片,于是,一个身患绝症、生命只剩最后一个月的年轻漂亮的姑娘小柯走进了他的镜头……无疑,在今天,当我们的社会被媒体“妖魔化”地点燃之后,大众的收看、收听心态早已非常浮躁。做为编导,找这样一个“血淋淋”的题材来吸引观众目光,无可厚非。

可是,当影片一步步地深入内里,讲着已婚男人老酷和未婚姑娘小柯的奇中带着平淡内容的故事时,观众的心,早已被影片“故事化”了。影院里,观众的笑声,是投给演员精彩表演的,也是投给编导巧妙的构思的。冷幽默的笔调、调侃式的故事,没有太多刻意的表演,没有太多华丽的镜头,也没有太刻意地去讲的“故事”等等等等。而影片的好看,影片的精彩,就在朴实无华中一一呈现出来了。

就这样一个想记录一个年轻姑娘死去过程的简单故事,却向人们讲了一个大道理——生命可长可短,一百年也是活,二十年也是活。活得质量不同,这才是关键!

当生命走向尽头时,如果你是哭泣着离开的,那你的人生就是灰暗的。无论时间的长短都不是重点。

当生命在红色的映衬下,当有一个傻瓜男人把他的肩头当成了你可以依靠的港湾时,罹患绝症的姑娘的人生尽头,有阳光在她的脸上,而死亡已经变得有些温和。

一个想挣钱还房贷又想在事业上出名的中年男人老酷,为着工作走入姑娘的生活。最后,老酷放弃了金钱,也放弃了片子的拍摄。他得到的,是心灵的洗礼。

一个想美丽着不想被化疗整得难看的年轻姑娘小柯,为着快快死去走入了老酷的生活。最后,她的生命被延长了十五天。虽然十五天在人的生命长河里很短暂,但小柯却得到了真情,得到了最美丽的人文关怀。她活出了百年奇遇的人生,也洗礼了老酷的心灵。

当小柯站在长桥上边舞边唱,当老酷装出的“小鸭子”憨态可掬地在长桥上扭动,观众在影院里寂静无声,银幕上下,一同体味生命最华彩的乐章!死亡在最后的人生中,变得不那么可怕和伤感。让一个姑娘笑着面对死亡,是该剧的最大亮点。

走出影院一直在想,老酷和小柯之间擦出的是爱情的火花吗?不、不是。如果老酷出轨,老酷对小柯有肮脏的非分之想,就对一直深爱着他的妻子是不公平的。

设置一个天天将离婚挂在嘴上,但实际上又深爱着丈夫老酷的妻子这个人物,是编导的独具匠心。带有稍稍母性之爱的妻子掩盖了老酷的男人本性。和老酷唇枪舌战的小柯却唤醒了他男人的责任。都说这年头有责任心的男人少了,让老酷有这样一个转变,这是编导的灵性之所在,也是我喜欢这部电影的最大原因。

在我的眼里,编导恪守了一份中国式的道德。而影片,也给了观众一份儒家式的思索——我们怎么样去索取物质?我们怎么样去对待生活中的弱者?以及,人类的良知到底能在物质社会中撑多久,走多远?

著名影评家、北师大田卉群(blog)副教授对影片有一句话说得非常精辟。她说:“看一部电影,能从中记住几个片段,感悟一个故事,就足矣了。”毕竟大学教授,寥寥几句,就把大道理讲得比我清楚,比我好。

晨 祁小柯家 餐厅

老酷点上一支香烟。

祁小柯收拾碗筷。“可你出去是怎么进来的?我又没给你钥匙。你不会是溜门撬锁出身吧?”

老酷说:“撬什么锁呀。不锁。”

“你居然不锁门?就敢把我一人留家里!”

“那有什么?”

“进来人呀!”

“你说过没有可偷的。”

“我呢?我一大活人。”

“你不是不怕死吗?”

“我也不想让人杀——死。”

“贼偷东西,一般不杀人。”

“我更不想吓死!”

“你不是说谢谢我杀死你”

“我那是说反话我那是说反话。我那是谢谢吗是谢谢吗?你那么聪明听不出来呀?你那么不负责任啊!你盼着我死。你盼着我死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怕你死!”

“你盼我死!”

“我怕……你死!”

“你盼……我死!”

“哦对,我盼你死。你死,正好,我拍下来。我拍下来卖钱。卖大钱。卖不了大钱卖小钱。卖一盒香烟钱。你还别不信,我这就拍。别看镜头,该干嘛干嘛。别跟我说话。别跟我笑。傻妞儿。这就开机了,镜号…… 一。”

镜头前的祁小柯来了兴致:“不说就不说,有什么呀。你也不能跟我说话。”然后转身进了卧室,反脚踢上房门。

老酷赶紧放下机器,麻利儿地装电池,调声音,装磁带,打彩条,不断拿眼去瞟卧室的门,生怕她这会儿出来。经验使他预感到祁小柯肯定要做点儿什么。并且打眼看着寻像器,急速地分别给出门口一个全景,给出估计人头出没的地方一个近景,找了找位置感觉,嘴里咕哝:“适应镜头挺快呀!”然后,铺展一张白纸,调黑白平衡。“该着我出东西。快,快,快……”

祁小柯还是先他一步突然打开房门,喀嚓喀嚓两声,闪光,拍照。嘴里还说:“我看你抓拍。我看你抓拍。”就拍了老酷埋头调试和匆忙甩过机器的两个瞬间,即而转身躲进门后,闪下老酷扛着机器面对空门。

老酷把摄像机从肩上拿下来,席地盘腿坐好,低位手持机器,拉出合适的全景,打到备录状态,等候拍摄时机。

良久。凭一种感觉,他开机。

她开门。

他静静地拍摄。

她悄悄地坐下。两腿曲向一边。手里抱着相机,不拍,看老酷。宁静。从卧室的落地窗进来的充足光线,透过门口 给她勾出一层微蓝的轮廓线。

老酷这时已换了特写,给到她的脸上,从寻像器里看她的眼。老酷居然有点受不了那对视,镜头缓缓下摇,摇过挂钥匙的颈项、单薄微喘的胸脯、修长纤细的胳膊、到手里磨损了边角的旧相机,落幅。恰好两滴泪水落下,手指默默擦拭,又像轻轻抚摸。忽然起身出画。老酷控制住没有挪动机位、景别。随着裙裾垂下,摆动中光脚后转进卧室,门幽幽堵向镜头,快近门框,停下。仅剩一束光,有轻尘浮动。十秒。老酷关机,放躺机器在腿湾里,摸出一根香烟点燃。

忽然听到祁小柯在里边喊:“你不想进来拍拍吗,老——酷?”

老酷迟疑片刻,掐灭烟头,提上机器走进卧室。

祁小柯说:“你拍拍我在窗台上画画吧?再拍我在床上看书,还有靠在床脚边听音乐,特陶醉的样子…… 你先别拍,我支好画夹。怎么啦?不拍了?为什么呀?多好玩儿啊!不拍不拍拉倒。别在卧室抽烟。不过,我刚才也没拍上你。我根本就没上卷儿。嘿嘿。——哎,你拍摄的时候真得挺酷!你不问问我刚才为什么想哭吗?”

“不问。”

“那你怎么说呀?”

“我不用解说。”

“那谁看得明白?”

“明白的自然明白,不明白的说也不明白。”

“听不懂。”

“那就别听懂。”

“你好酷耶!——冷酷。”有人按响门铃,祁小柯嘘声。

老酷立刻扛起机器,同时打开开关,调试好光圈,挂着祁小柯的前景,对准门口,开机。

祁小柯悄声说:“收电费的。”然后悄悄过去看猫眼,然后豁然拉开门,闪了一下正要再伸手按铃的门外人。

“你想干什么?”

“阿姨,您好。您想试试我们最新研制的多功能梳子吗?”上门推销的男人一躬九十度,同时把一只脚踏上门槛,以防立刻被主人关上门,接着急速开练。

“你叫我什么?”

“哦,大姐。我们这梳子技术含量很高……”

“我比你还大吗?”

“哦,小,小姐,您的秀发最适合……”

“你骂谁是小姐?把脚拿开。”

推销人还想解释,忽然看见摄像的老酷,赶紧抽腿走人。

祁小柯重重地关上门,气嘟嘟的冲老酷镜头走来:“起来,挡道狗。碰你摄像机了。”

老酷不予理睬,真的让她靠近,才关机躲开:“谢谢。你给我堵上镜头,这一场可以转了。”然后,去门口。“看不出你挺厉害。”

“有人壮胆,我怕什么。”

“狐假虎威。”

“不能让你白赖在这儿。”

老酷开门。

“你干什么?”

“过来帮忙按一下铃。我补个铃声。”

“弄虚作假。”祁小柯蛮有兴趣地过来按铃,一手伸向门外,一手把着门框看他。

老酷透过卧室门口,用长焦对准窗台上花瓶和插花,迟迟听不见铃声:“按哪。”

“你转过来呀。”

“我就采个声音,剪辑时插上用。利用这磁带拍个空镜。拍你干嘛?铃响的时候你是在卧室。没准儿我这个空镜就用在那里呢。”

“我算知道你们……”

“别说话,我开机了。按。”

拍完之后,祁小柯看着老酷,把机器放下,盖上镜头盖,继续说:“我算开了眼了。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