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3936.net
学霸百科 没有你查不到的
景帝纪

「官网地址0365.tv」-「永久地址0365.tv」

《景帝纪》是《汉书》中的第五篇纪。记述汉景帝刘启在位十六年的政事。汉景帝在位十六年,继续推行与民休息、轻徭薄赋政策,田租三十税一,削弱诸侯势力,促使社会安定与经济发展。他在汉代政治上继往开来,有一定的历史地位和作用。

汉书原文

孝景皇帝,文帝太子也。母曰窦皇后。后七年六月,文帝崩。丁未,太子即皇帝位,尊皇太后薄氏曰太皇太后,皇后曰皇太后。

九月,有星孛于西方。

元年冬十月,诏曰:“盖闻古者祖有功而宗有德,制礼乐各有由。歌者,所以发德也;舞者,所以明功也。高庙酎,奏武德、文始、五行之舞。孝惠庙酎,奏文始、五行之舞。孝文皇帝临天下,通关梁,不异逺方;除诽谤,去肉刑,赏赐长老,收恤孤独,以遂群生;减耆欲,不受献,罪人不帑,不诛亡罪,不私其利也;除宫刑,出美人,重绝人之丗也。朕旣不敏,弗能胜识。此皆上丗之所不及,而孝文皇帝亲行之。德厚侔天地,利泽施四海,靡不获福。明象乎日月,而庙乐不称,朕甚惧焉。其为孝文皇帝庙为昭德之舞,以明休德。然后祖宗之功德,施于万丗,永永无穷,朕甚嘉之。其与丞相、列侯、中二千石、礼官具礼仪奏。”丞相臣嘉等奏曰:“陛下永思孝道,立昭德之舞以明孝文皇帝之盛德,皆臣嘉等愚所不及。臣谨议:丗功莫大于高皇帝,德莫盛于孝文皇帝。高皇帝庙冝为帝者太祖之庙,孝文皇帝庙冝为帝诸太宗之庙。天子冝丗丗献祖宗之庙。郡国诸侯冝各为孝文皇帝立太宗之庙。诸侯王列侯使者侍祠天子所献祖宗之庙。请宣布天下。”制曰“可”。

汉书注

。”

汉书原文

春正月,诏曰:“间者岁比不登,民多乏食,夭绝天年,朕甚痛之。郡国或硗陿,无所农桑毄畜;或地饶广,荐草莽,水泉利,而不得徙。其议民欲徙宽大地者,听之。”

夏四月,赦天下。赐民爵一级。

遣御史大夫青翟至代下与匈奴和亲。

五月,令田半租。

秋七月,诏曰:“吏受所监临,以饮食免,重;受财物,贱买贵卖,论轻。廷尉与丞相更议着令。”廷尉信谨与丞相议曰:“吏及诸有秩受其官属所监、所治、所行、所将,其与饮食计偿费,勿论。它物,若买故贱,卖故贵,皆坐臧为盗,没入臧县官。吏迁徙免罢,受其故官属所将监治送财物,夺爵为士伍,免之。无爵,罚金二斤,令没入所受。有能捕告,畀其所受臧。”

汉书注

汉书原文

二年冬十二月,有星孛于西南。

令天下男子年二十始傅。

春三月,立皇子德为河闲王,阏为临江王,余为淮阳王,非为汝南王,彭祖为广川王,发为长沙王。

夏四月壬午,太皇太后崩。

六月,丞相嘉薨。

封故相国萧何孙系为列侯。

秋,与匈奴和亲。

汉书注

汉书原文

三年冬十二月,诏曰:“襄平侯嘉子恢说不孝,谋反,欲以杀嘉,大逆无道。其赦嘉为襄平侯,及妻子当坐者复故爵。论恢说及妻子如法。”

春正月,淮阳王宫正殿灾。

吴王濞、胶西王卬、楚王戊、赵王遂、济南王辟光、菑川王贤、胶东王雄渠皆举兵反。大赦天下。遣太尉亚夫、大将军窦婴将兵击之。斩御史大夫晁错以谢七国。

二月壬子晦,日有蚀之。

诸将破七国,斩首十余万级。追斩吴王濞于丹徒。胶西王卬、楚王戊、赵王遂、济南王辟光、菑川王贤、胶东王雄渠皆自杀。夏六月,诏曰:“乃者吴王濞等为逆,起兵相胁,诖误吏民,吏民不得已。今濞等已灭,吏民当坐濞等及逋逃亡军者,皆赦之。楚元王子蓺等与濞等为逆,朕不忍加法,除其籍,毋令污宗室。”立平陆侯刘礼为楚王,续元王后。立皇子端为胶西王,胜为中山王。赐民爵一级。

汉书注

汉书原文

四年春,复置诸关用传出入。

夏四月己巳,立皇子荣为皇太子,彻为胶东王。

六月,赦天下,赐民爵一级。

秋七月,临江王阏薨。

十月戊戌晦,日有蚀之。

五年春正月,作阳陵邑。夏,募民徙阳陵,赐钱二十万。

遣公主嫁匈奴单于。

六年冬十二月,雷,霖雨。

秋九月,皇后薄氏废。

七年冬十一月庚寅晦,日有蚀之。

春正月,废皇太子荣为临江王。

二月,罢太尉官。

夏四月乙巳,立皇后王氏。

丁巳,立胶东王彻为皇太子。赐民为父后者爵一级。

汉书注

汉书原文

中元年夏四月,赦天下,赐民爵一级。封故御史大夫周苛、周昌孙子为列侯。师古曰:“封苛之孙及昌之子也。苛、昌皆甞为御史大夫而从昆弟也,故緫言之。”

二年春二月,令诸侯王薨、列侯初封及之国,大鸿胪奏谥、诔、策。应劭曰:“皇帝延诸侯王,宾王诸侯,皆属大鸿胪。故其薨,奏其行迹,赐与谥及哀策诔文也。”臣瓒曰:“景帝此年已置大鸿胪,而百官表云武帝太初元年更以大行为大鸿胪,与此错。”师古曰:“诔者,述累德行之文,音力水反。”列侯薨及诸侯太傅初除之官,大行奏谥、诔、策。如淳曰:“凡言除者,除故官就新官也。”晋灼曰:“礼有大行人、小行人,主谥官,故以此名之。”臣瓒曰:“大行是官名,掌九仪之制以宾诸侯者。”师古曰:“大鸿胪者,本名典客,后改曰大鸿胪。大行令者,本名行人,即典客之属官也,后改曰大行令。故事之尊重者遣大鸿胪,而轻贱者遣大行也。据此纪文,则景帝已改典客为大鸿胪,改行人为大行矣。而百官公表乃云景帝中六年更名典客为大行令,武帝太初元年更名大行令为大鸿胪,更名行人为大行令。当是表误。”王薨,遣光禄大夫吊襚祠赗,应劭曰:“衣服曰襚。祠,饮食也。车马曰赗。”师古曰:“襚音遂。赗音芳凤反。”视丧事,因立嗣子。列侯薨,遣太中大夫吊祠,视丧事,因立嗣。其薨葬,国得发民挽丧,穿复土,治坟无过三百人毕事。师古曰:“挽谓引车也。毕事,毕葬事也。挽音晚。”

匈奴入燕。

改磔曰弃市,应劭曰:“先此诸死刑皆磔于市,今改曰弃市,自非妖逆不复磔也。”师古曰:“磔谓张其尸也。弃市,杀之于市也。谓之弃市者,取刑人于市,与众弃之也。磔音竹客反。”勿复磔。

三月,临江王荣坐侵太宗庙地,征诣中尉,自杀。

夏四月,有星孛于西北。

立皇子越为广川王,寄为胶东王。

秋七月,更郡守为太守,郡尉为都尉。师古曰:“更谓改其号。”

九月,封故楚、赵傅相内史前死事者四人子文颖曰:“楚相张尚,太傅赵夷吾。赵相建德,内史王悍。此四人各谏其王无使反,不听,皆杀之,故封其子。”皆为列侯。

甲戌晦,日有蚀之。

三年冬十一月,罢诸侯御史大夫官。师古曰:“所以抑损其权。”

春正月,皇太后崩。文颖曰:“景帝母窦太后,以帝崩后六年乃亡。凡立五十一年,武帝建元六年崩。今此言皇太后崩,误耳。”孟康曰:“此太后崩,史记无也。”臣瓒曰:“王楙云景帝薄后以此年死,疑是也。当言废后,而言太后,误也。”师古曰:“孟说是也。废后死不书,又不言崩。瓒解为谬。”

夏旱,禁酤酒。师古曰:“酤谓卖酒也,音工护反。”秋九月,蝗。有星孛于西北。戊戌晦,日有蚀之。

立皇子乗为清河王。

四年春三月,起德阳宫。臣瓒曰:“是景帝庙也。帝自作之,讳不言庙,故言宫。西京故事云景帝庙为德阳。”

御史大夫绾奏禁马高五尺九寸以上,齿未平,不得出关。服虔曰:“绾,卫绾也。马十岁,齿下平。”

夏,蝗。

秋,赦徒作阳陵者死罪;欲腐者,许之。苏林曰:“宫刑,其创腐臭,故曰腐也。”如淳曰:“腐,宫刑也。丈夫割势,不能复生子,如腐木不生实。”师古曰:“如说是。腐音辅。”

十月戊午,日有蚀之。

五年夏,立皇子舜为常山王。六月,赦天下,赐民爵一级。

秋八月己酉,未央宫东阙灾。

更名诸侯丞相为相。师古曰:“亦所以抑黜之,令异于汉朝。”

九月,诏曰:“法令度量,所以禁暴止邪也。狱,人之大命,死者不可复生。吏或不奉法令,以货赂为市,朋党比周,师古曰:“比音频寐反。”以苛为察,以刻为明,令亡罪者失职,朕甚怜之。师古曰:“职,常也。失其常理也。”有罪者不伏罪,奸法为暴,甚亡谓也。诸狱疑,若虽文致于法而于人心不厌者,辄谳之。”师古曰:“厌,服也,音一赡反。谳,平议也,音鱼列反。”

六年冬十月,行幸雍,郊五畤。

十二月,改诸官名。定铸钱伪黄金弃市律。应劭曰:“文帝五年,听民放铸,律尚未除。先时多作伪金,伪金终不可成,而徒损费,转相诳耀,穷则起为盗贼,故定其律也。”孟康曰:“民先时多作伪金,故其语曰『金可作,丗可度』。费损甚多而终不成。民亦稍知其意,犯者希,因此定律也。”师古曰:“应说是。”

春三月,雨雪。师古曰:“雨音于具反。”

夏四月,梁王薨,分梁为五国,立孝王子五人皆为王。

五月,诏曰:“夫吏者,民之师也,车驾衣服冝称。师古曰:“称其官也,音尺孕反。”吏六百石以上,皆长吏也,张晏曰:“长,大也。六百石,位大夫。”亡度者或不吏服,出入闾里,与民亡异。令长吏二千石车朱两轓,应劭曰:“车耳反出,所以为之藩屏,翳尘泥也。二千石双朱,其次乃偏其左。以簟为之,或用革。”如淳曰:“轓音反,小车两屏也。”师古曰:“据许慎、李登说,轓,车之蔽也。左氏传云『以藩载栾盈』,即是有鄣蔽之车也。言车耳反出,非矣。轓音甫元反。音方逺反。”千石至六百石朱左轓。车骑从者不称其官衣服,下吏出入闾巷亡吏体者,二千石上其官属,三辅举不如法令者,应劭曰:“京兆尹、左冯翊、右扶风共治长安城中,是为三辅。”师古曰:“时未有京兆、冯翊、扶风之名。此三辅者,谓主爵中尉及左右内史也。应说失之。”皆上丞相御史请之。”先是吏多军功,车服尚轻,故为设禁。又惟酷吏奉宪失中,乃诏有司减笞法,定棰令。语在刑法志。师古曰:“棰音止繠反。”

六月,匈奴入鴈门,至武泉,入上郡,取苑马。如淳曰:“汉仪注太仆牧师诸苑三十六所,分布北边、西边。以郎为苑监,官奴婢三万人,养马三十万疋。”师古曰:“武泉,云中之县也。养鸟兽者通名为苑,故谓牧马处为苑。”吏卒战死者二千人。

秋七月辛亥晦,日有蚀之。

后元年春正月,诏曰:“狱,重事也。人有智愚,官有上下。狱疑者谳有司。有司所不能决,移廷尉。有令谳而后不当,谳者不为失。师古曰:“假令谳讫,其理不当,所谳之人不为罪失。”欲令治狱者务先宽。”三月,赦天下,赐民爵一级,中二千石诸侯相爵右庶长。如淳曰:“虽有尊官未必有高爵,故数有赐爵。”师古曰:“右庶长,第十二爵也。”

五月,地震。秋七月乙巳晦,日有蚀之。

条侯周亚夫下狱死。

二年冬十月,省彻侯之国。晋灼曰:“文纪遣列侯之国,今省之。”师古曰:“省音所领反。”

春,匈奴入鴈门,太守冯敬与战死。发车骑材官屯。师古曰:“屯鴈门。”

春,以岁不登,禁内郡食马粟,没入之。师古曰:“食读曰飤。没入者,没入其马。”

夏四月,诏曰:“雕文刻镂,伤农事者也;锦绣纂组,害女红者也。应劭曰:“纂,今五采属綷是也。组者,今绶纷绦是也。”臣瓒曰:“许慎云『纂,赤组也』。”师古曰:“瓒说是也。綷,会也。会五彩者,今谓之错彩,非纂也。红读曰功。綷音子内反。绦音它牢反。”农事伤则饥之夲也,女红害则寒之原也。夫饥寒并至,而能亡为非者寡矣。朕亲耕,后亲桑,以奉宗庙粢盛祭服,为天下先;不受献,减太官,省繇赋,师古曰:“省音所领反。繇读曰傜。”欲天下务农蚕,素有畜积,以备灾害。师古曰:“畜读曰蓄。”强毋攘弱,众毋暴寡,师古曰:“攘,取也,音人羊反。”老耆以寿终,幼孤得遂长。师古曰:“遂,成也。”今岁或不登,民食颇寡,其咎安在?或诈伪为吏,张晏曰:“以诈伪人为吏也。”臣瓒曰:“律所谓矫枉以为吏者也。”师古曰:“二说并非也。直谓诈自称吏耳。”吏以货赂为市,渔夺百姓,侵牟万民。李竒曰:“牟,食苗根虫也。侵牟食民,比之蛑贼也。”师古曰:“渔言若渔猎之为也。”县丞,长吏也,姧法与盗盗,甚无谓也。李斐曰:“姧法,因法作姧也。”文颖曰:“与盗,谓盗者当治,而知情反佐与之,是则共盗无异也。”师古曰:“与盗盗者,共盗为盗耳。”其令二千石各修其职;不事官职耗乱者,丞相以闻,请其罪。师古曰:“耗,不明也,读与眊同,音莫报反。”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

五月,诏曰:“人不患其不知,患其为诈也;不患其不勇,患其为暴也;不患其不冨,患其亡猒也。其唯廉士,寡欲易足。今訾筭十以上乃得官,服虔曰:“訾万钱,筭百二十七也。”应劭曰:“古者疾吏之贪,衣食足知荣辱,限訾十筭乃得为吏。十筭,十万也。贾人有财不得为吏,廉士无訾又不得官,故减訾四筭得官矣。”师古曰:“訾读与赀同。他皆类此。”廉士筭不必众。有市籍不得官,无訾又不得官,朕甚愍之。訾筭四得官,亡令廉士乆失职,贪夫长利。”师古曰:“长利,长获其利。”

秋,大旱。

三年春正月,诏曰:“农,天下之夲也。黄金珠玉,饥不可食,寒不可衣,以为币用,不识其终始。师古曰:“币者,所以通有无,易贵贱也。”间岁或不登,意为末者众,农民寡也。其令郡国务劝农桑,益种树,可得衣食物。师古曰:“树,殖也。”吏发民若取庸采黄金珠玉者,坐臧为盗。韦昭曰:“发民,用其民。取庸,用其资以顾庸。”二千石听者,与同罪。”

皇太子冠,赐民为父后者爵一级。

甲子,帝崩于未央宫。臣瓒曰:“帝年三十二即位,即位十六年,寿四十八。”遗诏赐诸侯王列侯马二驷,师古曰:“八匹也。”吏二千石黄金二斤,吏民户百钱。出宫人归其家,复终身。师古曰:“复音方目反。”二月癸酉,葬阳陵。臣瓒曰:“自崩及葬凡十日。阳陵在长安东北四十五里。”

赞曰:孔子称“斯民,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师古曰:“此论语载孔子之辞也。言此今时之人,亦夏、殷、周之所驭,以政化淳壹,故能直道而行。伤今不然。”信哉!周秦之敝,罔密文峻,而奸轨不胜。师古曰:“不可胜。”汉兴,扫除烦苛,与民休息。至于孝文,加之以恭俭,孝景遵业,五六十载之间,至于移风易俗,黎民醇厚。师古曰:“黎,众也。醇,不浇杂。”周云成康,汉言文景,美矣!

班固(建武八年32年-永元四年92年)东汉官吏、史学家、文学家。史学家班彪之子,字孟坚,汉族,扶风安陵人(今陕西咸阳东北)。除兰台令史,迁为郎,典校秘书,潜心二十余年,修成《汉书》,当世重之,迁玄武司马,撰《白虎通德论》,征匈奴为中护军,兵败受牵连,死狱中,善辞赋,有《两都赋》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