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3936.net
学霸百科 没有你查不到的
新宋(作者阿越所写小说)

「官网地址0365.tv」-「永久地址0365.tv」

《新宋》是一部穿越题材的历史小说。作者阿越。2004年开始连载于幻剑中文网。

《新宋》描述了一个当代的历史系大学生石越回到北宋,利用千年的知识积累,欲对北宋王朝的各个方面进行改革的故事。

2008年11月到2009年6月,在中国作家协会的指导下,中国作家出版集团、长篇小说选刊杂志社和中文在线共同举办了“网络文学十年盘点”活动,对近十年的网络文学进行了全面盘点,《新宋》荣获十佳优秀作品。

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与台湾鲜鲜文化出版社于2005年10月推出了历史幻想小说:《新宋·十字》。

花山文艺出版社和天地坊将于2008年陆续推出《新宋》三部全本,共12册;第一卷十字3册,第二卷权柄5册,第三卷燕云4册。

历史幻想小说,又名“架空历史小说”,这个词对中国人来说似乎比较陌生。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历史研究向来讲求严谨、求实,所以历史小说的创作一向倾向于“还原历史”,而没什么人想过要在这一领域幻想、假设一些什么。

其实在历史学界,早就有许多很有意思的设想,诸如扶苏不死的话秦朝是不是不至于二世而亡,而是像汉朝那样大放光彩;关羽要是守住了荆州,《隆中对》的战略构想能不能实现,汉室会不会再次中兴从而避免“五胡乱华”的黑暗时代降临;如果“安史之乱”不爆发的话,唐朝能否雪洗怛罗斯之败,继续向西扩张势力……一些学者的想像力,早已走在了许多历史小说家的前面。

然而《新宋》的作者不在此列。《新宋》所选取的,可以说是一个最有意思、最能引人遐想的假说:以繁荣和富足著称的北宋,能不能爆发工业革命?

主人公石越没有选择以技术改变历史。

在秉承传统历史小说特色的基础上,新历史小说强调想象性与矛盾的戏剧性,将各种新的叙述元素融入其中。在网上连载超过7年,拥有无数拥趸的《新宋·十字》正是这样一部作品:一名当代大学生出现在古代,凭借多出旁人千年的“智慧”出人头地,引导熙宁变法前后宋朝的各项社会改革,使大宋呈现不同于史书的面貌。资本主义的诞生一向是几乎所有历史架空的主题,但石越是拒绝回答这个问题的。在随笔中,阿越也对这个问题做了明显的拒绝。因此,小说面对历史与现代的问题只是做了经验的,具体的改变,即使对于观念,也是尽量在分离了现代性的偏见以后来传达的。对于顽固的资本主义论者来说,小说的主角的主要任务就是充当资本主义的先知,在无人的旷野高呼:“资本主义的天国近了!你们应当改悔。”同时又要充任弥赛亚的形象,用火和圣灵为人施洗,并带给他们一个新的资本主义的天国。但新宋也拒绝回答这个问题。阿越明显的经验主义特色使得他拒绝这样的大词。所有的东西,科学、某些政治制度,都不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是一个结构,是一个历史的发生的所有因素构成的结构,而阿越做的是要击碎这个结构,从中挑选觉得需要的,融入小说中去。改革的目标是解决具体的危机,一切改革都是当时的改革,而历史的终局归于未知,而石越本人,则作为一个既要带来新的转变,也要保留所有剩下的关于现代的秘密的保存者的新时代与旧时代的秘密的中间人。

对于宏大的历史理论的缄默就如同对于一种赤裸裸的征服欲望的拒斥一样,使得新宋能够尽量以纯净的眼光去打量历史本身。理论作为研究历史的结论应该让位于历史本身,作为一种结论的对历史专横判断应该让位于对于历史本身的专注的看。大踏步的从理论中撤退就意味着从先入为主的见解中的松绑,意味着不在作为生活在理论的抽象中的观念的人,而是作为有着血肉的,有着躯体的,呼吸着泥土芳香的空气而不是空气的观念人来看历史。从这个意义上说,新宋的优点不在于它写了什么——这个是可以争议,并有巨大的改进余地的——而是它没写什么。

正是在这里,两个方面的退却紧密地联结在一起。唯有在克制了一种歇斯底里的狂躁之后,我们才能回复到一个比较正常的位置上去;唯有以这样的清明的眼光,我们才能遏制我们的改造历史的狂热;而唯有从这样的狂热中断然抽身而退,我们才能看到历史本身。狂热来源于对于历史的自我羞愧,来源于这种羞愧产生的自我否定。自觉有罪的目光在一切地方都看出罪责,观念的专横就意味着对于历史的抽象的否定。一种把历史打造成自由民主观念的图解的做法和把历史变成革命豪情的舞台的做法有什么区别呢?感情派生观念,观念派生感情,就像一条狗追着自己的尾巴原地打转的游戏,而我们需要的是带着无罪的眼光去看历史本身。毁灭枯朽的价值本身不能创造出新的价值,为罪责的羞愧从历史自我驱逐的我们应该再去赢得我们的历史。

历史是可以改变的么?

历史中存在过无数的偶然,偶然推动着历史的前进,偶然将历史定格于今日的模样……

但若命运突然更改了其中的一个的偶然,我们曾经熟知的历史将走向何方?因为不可知的原因,公元二十一世纪的历史系大学生石越站在了一千年前的土地上,这个时候是北宋的熙宁二年。

这是中华文明造极的盛世,但盛世中的北宋已经将一只脚迈入了深渊--百年来政治与军事的积弊,异族铁骑侵略的威胁……,政治家王安石正在主导要改变这个国家命运的变革,那些曾在历史中闪过耀眼光芒的星宿们--王安石、司马光、苏轼已经开始了他们激烈的交锋与碰撞……

千年时光累积的智慧经验最终只与千年前的古老文明温和的碰撞。碰撞中,一个野心家开始着手改变着历史前进的方向,他会带来什么样的变革?建大学、办报纸、炼钢铁、造火器……石越在这个时代播下了文化启蒙与产业革命的种子,他企图以此来影响历史的进程,但对于结果他也只有无限的茫然……

偶然的机遇,是否会最终改变历史原来的进程呢?

第三十六章 明皇不作苞桑计 第三十七章 莫笑青袍学士老 第三十八章 心如金石同谋国

第三十九章 死生共抵两家事 第 四 十 章 人间谁解惜春风 第四十一章 尾声(2)

熙宁二年,登基不到两年的宋朝皇帝赵顼大胆启用了“负天下之望三十年”的王安石,准备开始他雄心勃勃的改革,以应付宋朝建国一个世纪后日积月累的政治、社会、经济、军事难题。从历史的角度来看,这场改革还有更深层的缘由——这是人类文明第一次站到了近代社会的门槛前,传统的社会、政治、经济结构,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巨大挑战。

就在这个冬天,一个来自900多年后的历史系学生石越,来到了这个世界。

在经历过短暂的适应之后,无论是出于使命感,还是出于他对那个时代的感情,石越参与到了这段注定不同寻常的历史当中。

借助着他多出近千年的知识积累、天生的谨慎、对政治的敏锐,石越试图凭借一己之力,扭转历史的方向,去阻止宋朝这次应战的失败。

在最初的短短一年之内,他就用令人惊讶的智慧,迅速地复制了王安石的成功——甚至比王安石前三十年的积累做得更好。他“窃取”前人的诗词,博取文名,赢得立身之本;依附商人之家,出版儒学著作,借助朱熹至钱穆九百年间的学术成果,震撼学界;然后又拒绝皇帝的屡次征召,赢得名誉。他还向技术异常发达的宋人介绍近代科学基本理论,改进纺织机、活字印刷术,创办近代体制的大学……一举成为宋人眼中的学术宗师、不世出的天才。而他更刻意地塑造自己的道德形象,赢得了当时精英们的敬重。

但这并不是他的终点。

在求贤若渴的皇帝累次征召之下,石越终于开始了他的仕途。这个时候的王安石,为了树立新法的权威,正在大规模的驱逐异己,新党与旧党之间,正展开第一次激烈的冲突。如履薄冰的石越,只能在这夹缝中委曲求全。

幸运的是,命运并没有抛弃他。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他以后最重要的幕僚潘照临。在潘照临的辅佐下,石越试图选择第三道路。他既反对全盘否定新法,亦不愿意完全支持新法,并且竭力维持着与新、旧党重要人物的良好私交。在一次关于青苗法的争议中,石越初露峥嵘,他预料青苗法的利弊,无不应验;而对青苗法所进行的改良,取得了出人意料的成功。从此,石越真正获到了皇帝的信任,俨然成为赵顼在王安石之次的另一个选择。

然而,面对石越的杰出才能,官场中一股暗流开始涌动,石越被设计陷害,被迫离开大宋的权力中心汴京,出任杭州知府。在杭州,石越看到了在汴京看不到的机会,他开始了中国的“百年翻译运动”,并且大力发展海外贸易,甚至创办海船水军。

而在汴京,熙宁七年灾难准时到来,王安石终于黯然辞相,新法遭遇重大挫折。北方的辽国更是准备趁火打劫……

辽国太子耶律濬与他的谋士萧佑丹很早就觉察到了宋朝的改变,并将石越视为巨大的威胁。萧佑丹借着石越的身世构陷石越是晋帝后代,有不臣之心。石越的政敌趁机大做文章。潘照临临危受命,游说得到富弼支持,移花接木让石越成为庆历党人石介之后,终于巧妙过关。但石越的红颜知己楚云儿却因此事牵连殒命。

宋朝内忧外患,最终被迫向辽国割地。赵顼深感屈辱,拜石越为翰林学士。

石越终于开始主导变法。在他的大力举措下,宋朝开始兴办学校,培养人才;改革官制,提高行政效率。因为无力单独对抗吕惠卿领导的新党,石越游说司马光等旧党大臣回京共同执政。新党与旧党在石越的润滑下,开始学习妥协。在海外,宋朝海船水军初战告捷,奠定南海霸权。

在石越的推动下,宋朝开始全面的军事改革。在实验中的兵器研究院突然发生爆炸,数十人殉难,石越开始反省自己是否拔苗助长,从此不再直接介入科技研究之中。他倡建忠烈祠与先贤祠,以激励忠义贤良,促进社会风气的转变。

王安石之子王雱终于因为对石越的阴谋再一次失败郁郁而死,王安石因此心灰意懒,从此更加少问政事,而石越则开始雄心勃勃的开发湖广计划。在石越的建议下,宋朝开始废除持兵禁令,在湖广实行军屯先行的开发。在海外,依靠强大海船水军的支持,秦观、唐康在高丽大展拳脚,重压之下,高丽开始实施亲宋政策;薛奕的船队更是远至凌牙门,建立海外据点。

然而在大宋王朝内部,权力斗争的阴影始终环绕金殿之内。赵顼的健康出现问题,宋朝亦出现内部矛盾。石越在权力斗争中受到猜忌与排挤,再次被迫离朝,出任陕西路安抚使。在富弼的建议下,石越一鼓作气,在陕西大展拳脚,积极推动地方性质的改革。虽然几次遭遇西夏人的暗杀与袭击,但借助他自己出色的帅才和军事改革的初步成果屡挫西夏的阴谋与军事进攻。

在军事上屡屡受挫之后,西夏的内部矛盾开始激化,宋军趁此机会向西夏用兵。激战之后,西夏已迫近亡国,不得不西迁,开创新的历史……

至此,宋朝终于收复了分裂近八十年的国土。宋人的自信心,亦因此开始膨胀。但是,使这一切成为可能的石越,却再次被卷入政治斗争的中心。他很快被解除兵权,并调回京师,仅仅担任一个被架空的枢密副使。而与西夏的数年战争之后,宋朝经济亦面临巨大的问题。吕惠卿却为了彰显自己的政绩,利用宋人自信心膨胀的情绪,开始了他冒险的西南政策。石越一心想要保护的东西,依然危机重重。

自从熙宁十四年宋夏战争结束后,石越以震主之功,被架空闲置。石越本人虽然没有离开京师,但石系官员纷纷被打压、调出权力中心。皇帝一方面在改革上信任吕惠卿,一面也重用文彦博、司马光等旧党大臣,实行“异论相搅”的制衡之术。吕惠卿为了树立自己在新党与朝廷中的威信,迎合自宋夏战争结束后宋朝内部盲目自大的舆论风向,大力在南方“蛮夷地区”推行所谓的“熙宁归化”政策,试图将过去的羁縻州县的部族,变成正式的编户齐民,以达成所谓“开疆拓土”,增加国家纳税人口的目标。

其实,持续时间数年的宋夏战争已经让宋朝的国库耗空。然而为了巩固收复的灵夏地区,宋朝汲取了太宗时的教训,在灵夏地区一方面依然保留重兵驻守,一方面对当地民众怀柔,同时强制将地方豪强迁往汴京居住,以免税政策吸引边疆移民,并且有计划地将裁掉的军队连家属一起安置在灵夏重要地区屯边,以求在短时间内消除西夏的影响,巩固在灵夏的统治。

与此同时,吕惠卿的交钞措施使得因大战而虚弱的宋朝雪上加霜,经济一度混乱。为了维持在两北的开销,宋军在益州的军费开支,几乎全部由益州路民众负担,而滥发交钞更加重了益州民众的负担,许多民众竟沦为“盗贼”。

为了对付吕惠卿,石越出奇兵推荐王安石为观风使,迫使吕惠卿接受,但王安石却拒不肯复出。吕惠卿通过手腕再次暂时稳固相位,并且借唐康案等事件与石越进行政治交易,石越亦有自己的打算,双方达成妥协。石越利用自己在西军中的影响力帮助吕惠卿赢得经略使的人选。文彦博因此辞枢密使。

而皇帝也在此时染病,并且出现不治之症。因太子年幼,雍王赵颢觊觎皇位。赵顼又因高太后宠爱赵颢而有猜忌之心。文彦博、司马光因为石越与吕惠卿进行的政治交易,对石越更生警觉,二人决心抛弃前嫌,重新请王安石复出。

石越与范纯仁决心合作。另一方面,王安石因为被司马光感动,也决定复出。在石越指使下,石系的蔡京率先向吕惠卿发难;而吕惠卿派往益州的亲信陈元凤,在益州背叛吕惠卿,投入范纯仁门下,令吕惠卿腹背受敌。为了自保,吕惠卿与舒亶更加疯狂,司马康竟因受刑而死于狱中。病中的皇帝闻讯震怒,令吕惠卿待罪,舒亶贬流。

而北方的辽国,因为一系列国内外问题,也准备向宋朝进行军事冒险。雪上加霜的是,在外忧内患之中,极度失望的皇帝赵顼病逝了。雍王赵颢终于没有按捺得住,发动宫廷政变,却被石、马、王联手挫败。皇帝留下遗诏,由高太后垂帘听政,并设置了六位辅政大臣,互相制约。石越以天才的谋划,取得了王、马二人的支持。先后推出封建南海与发行盐债等非常规举措。历经几年的努力,在石、王、马三人的合作下,宋朝终于平稳地度过危机。

正当石越一心实现自己富民强国的理想之时,辽国发生政治巨变,卫王萧佑丹死于一场阴谋,军事冒险主义在辽主耶律浚的支持下终于成为主流,在耶律信的指挥下发动了对河北平原的入侵。而司马光与王安石却相继去世,临危受命的石越再次领兵出征,一场决定宋朝与石越本人命运的战争拉开了帷幕。

以下只是第一卷《十字》中主要的出场人物,并非全部人物,其简介也只限于《十字》的内容,并不涉及到下一卷。有些人物在第二卷《权柄》中甚至是重要人物,在这里也并未列出。这个主要人物表是为了帮助读者更好的阅读《十字》而写,所以有其局限性。

石越

现代历史系毕业青年,受过良好的教育,因为不可知的原因被传送至北宋熙宁二年,从此开始他传奇的一生,按当时实际年龄算,他二十一岁。石越天性谨慎,不喜欢冒险,表面随和,不喜抗争,但是骨子里却有着相当的固执性格。总体来说有着浪漫主义与理想主义的性格,但又绝对的理性与现实。

王安石

北宋著名的改革家,一生以孟子自喻,期待能够凭自己的力量把宋朝带向一个富强的道路上,但是在历史上终以失败告终。史载说他聪明过人,性格倔强,不太喜欢修饰自己的外表。他当上宰相后一意以征诛之术(把不满者赶出朝廷)来推行自己的新法,却相当的不注意吏治,过份看重政策与制度的重要性,加上他是南方人,在新法实行中并没有考虑到北方人的利益,因此种种原因综合作用,让他走向了无可避免的失败。在熙宁二年的时候,他五十岁,任参知政事。这个“拗相公”对石越的观感相当的复杂,一方面是对于自己的自信,让他认为石越总是在妨碍他推行新法;另一方面他不得不正视石越的许多过人之处。实际上,在那个时代,王安石是最有可能与石越有许多共同语言的人物,但是造物弄人,以王安石的性格加上两人的政治地位,让两人的关系显得并不那么乐观。

司马光

北宋著名的历史学家,以《资治通鉴》而名留史册。但在当时,他却是保守派的代表人物。虽然身为王安石的好友,但是一方面在学术上,他是“史学派”的领袖,与王安石的“经术派”相对立;另一方面,他是北方士子中洛派和朔派共同的领军人物,与王安石所代表的南方派相对立;而在政治上,他有着保守的立场,虽然他亦表现出改革政治的倾向,但是他的所谓改革却是更注重于人事而非制度,甚至他在最后疯狂的拒绝任何制度上的改革。在王安石当权后不久,他被贬往洛阳,任西京留守。在熙宁二年,司马光五十二岁。因为保守派共同的困境,即对制度提不出建设性的意见,而只能纠缠于新法实施过程中出现的不良现象来反对新法,因此并不受到皇帝的重视,直到石越出现后,保守派中所包括的温和改革派自觉不自觉的形成了和石越的政治盟友关系。但是司马光的生性严谨,让他终于不能和石越这个小他三十多岁的人成为好友,虽然他非常的佩服石越的才学与见识。

苏轼

北宋最为著名的文学家,在政治上则是当时蜀派的代表人物。蜀派是介于南方派与北方派的派系,因为地域的原因,蜀派既有南方派的特点也有北方派的特点。所以其代表人物苏轼的政治理念也比较折中,一方面反对王安石过于激烈的变革,希望在变革能够稳步推行,考虑到现实的状况;一方面也反对完全的保守,认为变革是在所难免与必须的事情。因为这种看似理性的态度,所以无论新党当政或旧党当政,苏轼总是不能得志。在熙宁二年,苏轼三十四岁。他生性豪爽,达观,才华横溢,很年轻的时候就享有才名,却喜欢帮助年轻的读书人。他和石越私交良好,终其一生皆是石越是良师益友,但是在某些方面,他似乎并不能理解石越的手段。这是一个只能从光明面来理解事物的读书人。

赵顼

历史上北宋的神宗皇帝。但显然“神宗”这个谥号不足以表彰他在小说中的功绩,所以小说中并不称他为“神宗皇帝”,事实上他也有更为伟大光彩的谥号。这个年轻的皇帝是历史上非常有抱负的君主,虽然苛刻的史家也许会讥讽的称他“志大才疏”,而不少人也不不太公平的指责他立场不坚定。这个十八岁登基(或谓二十岁),三十六岁去世的年轻皇帝自一即位起,就一心一意想要励精图治。他无法忍受向蛮夷岁贡的耻辱,因此在他的治下开始了王安石变法的篇章。虽然王安石的政治地位并非一直很稳固,但在重重的压力下,新法也并没有因为王安石不在相位而被废除,对于新法他表现出了足够的坚定。这个年轻的皇帝,曾经立誓要恢复汉唐故土,继承宋太祖的遗志,但是一生的不得意终于让他心力交瘁而英年早逝。在熙宁二年的时候,他年仅二十岁。这个年轻皇帝的性格,有着急躁、刚决的一面,也有着对臣下优容的一面,总的来说,也是一个矛盾的性格。

王昉

王安石之女。熙宁二年时她年仅十六岁,这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虽然以她的经历来说,在当时也许为很多人所羡慕,但是对于她来说,却并不能够很简单的形容。原本的设计中,王昉是该与石越结为夫妻的,这个拥有超越时代思想的女子是为石越在这个孤寂的时代唯一能够进行交流的角色。然而在新版里,石越却取了桑梓儿为妻,而王昉则嫁给了桑梓儿的哥哥——桑充国。虽然桑充国不可谓无才华,不可谓无思想,然而桑本人终究只是一个标准的大宋士大夫。虽然满腔热忱一心为民,但其思想上某些固有的偏执导致了与石越分道扬镳。王昉超越时代的思想最终埋没于这个在这个时代看来十分优秀的人的身上。应该说,这是让很多人都一直无法接受的改变。

楚云儿

碧月轩的著名歌妓,石越最坚定的追随者之一。对于石越,她有着极深的感情,而且她也是石越最初认识的女孩子之一。但是二人的地位实在过悬殊,虽然都可能发生,但在第一卷中,发生的事情有限……这个女孩骄傲而自卑,温柔解人却又能用淡淡的笑容拒人于千里之外,久历风尘却又不可救药的执着于真正的爱情……

潘照临

字潜光,河北人。即旧版中的“李丁文”,石越最重要的幕僚。他精通纵横之术,有干才。在历史上虽然籍籍无名,但是因为石越的出现,他的人生也完全改变。熙宁二年时他三十岁。

段子介

字誉之,江西人。一个喜欢任侠的儒生,石越的重要幕僚。最适合他的职位无疑是监察御史。段子介是那种一边喝酒一边击剑高歌的人物,最喜欢做的事情是荡尽天下不平之事。但是他并非是一个简单化的人物,所以石越也常常托他做一些更重要更需要权谋与冷静的事情。熙宁二年时他二十五岁。

唐棣

字毅夫,四川人。石越的挚友,也是最初帮助石越的人。如果放在历史上,他可能只是一人平凡的底层官僚,但是因为他和石越的关系,让他无法太平凡。他是《论语正义》的署名作者之一,进士出身,钢铁司的重要主持人之一。熙宁二年时他二十三岁。

桑充国

字长卿,开封人。石越的崇拜者。出身于一个商人的家庭却对经商毫无兴趣,最后考上进士却不愿意做官,最终成为大宋最大的印书馆的社长,第一份报纸的创始人。是深受石越影响的人物。熙宁二年时他十八岁。

唐甘南

字坚夷,唐棣的二叔,石越重要的赞助人与合伙人。以目光独到、满脸笑容而著称。在大宋棉纺工业、印刷工业等历史上,皆占有重要的位置。后世曾经有人认为他是除吕不韦之外最成功的商人。

桑俞楚

桑充国之父,桑家与石越有着极不寻常的关系。他同时也是唐甘南的重要合伙人。当然,他对历史的贡献远不止于此。

李敦敏

字修文,江宁人。石越的崇拜者,熙宁二年进士出身。虽然被人讽刺为“机敏而无主见”,但却是石党中立场最坚定的人物之一。

柴贵友

字景初,四川人。石越的崇拜者,熙宁二年进士出身,与其弟柴贵谊同为石党中唐氏一派(石越最初的追随者,石越对他们有着极其不寻常的重要利益)的重要人物。

柴贵谊

字景中,四川人。石越的崇拜者,熙宁二年进士出身,是一个出色的地方官。

秦观

字少游,高邮人。历史上著名的才子与苏门学士之一。其词作以婉转哀怨而著称,但是他的性格却是喜欢读兵书。但是终于过份的沦为清谈高议,缺少实干的气质。他亦是石党中的重要人物,一个敏感而豪迈的人物,做为皇帝秘书参赞机务已是他才华的极限。

司马梦求

字纯父,开封人。智谋之士,石越的重要幕僚之一, 职方馆首任领导。

吴安国

字镇卿,福建人。对石越有着许多不满,关心百姓疾苦的书生。最终成为石党中的重要人物之一。

吴从龙

字子云,开封人。精通礼仪。石党中重要人物之一。

蔡京

字元长。历史上著名的奸相,但其时尚且年轻,郁郁不得志。石党中重要人物之一。在大宋财政重建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王雱

字元泽。王安石之子,性格骄傲、偏执,不容异见。但为人极有才华,对其父的新法起了重要的影响,新党中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但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作法,往往让人所不齿。

吕惠卿

字吉甫。福建泉州人。新党中最大的投机分子,以王安石的学生自居。他是新党投机派的代表人物,借助变法之机,以赞成变法之名,谋取自己的私利,窃居高位。其人表面上温文尔雅,才华过人,长于舌辩,极擅权诈之术。

蔡确、邓绾

新党中的投机分子,都做过御史,是与石越直接对抗的代表人物。

沈括

著名的科学家,当时站在智慧最高峰的人物。石党中重要人物之一。

程颢、程颐

理学的主要创始人之一。历史上开始支持新党其后反对之。石越的同情者。

曾布

新党的核心人物,王安石的重要助手之一。

欧阳修

字永叔,江西人。被人污蔑与自己的外甥女有私情后,虽然得到平反,但因为种种政治上的互相倾轧,终于让他的政治生命终结。

桑梓儿

石越妻子,桑充国的妹妹,温柔贤淑,才干虽比不上王倩儿(即王昉),但受石越影响,也逐渐在一些方面给予石越以帮助,获得石越的爱,确实是梓儿的幸福。

补充人物介绍:

赵云萝

赵云萝,封清河郡主。神宗的堂妹,在所有姐妹辈中排行十一,唤作“十一娘”,虽然不是公主,实际上却是当公主看的,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子深受皇帝以及太后的喜爱。在《婚姻大事》里面,赵顼曾经打算把清河嫁给石越,奈何天不遂人愿,石越先一步与桑梓儿定亲。 后来嫁给狄咏,本来是段不错的姻缘,但狄咏后来战死陕西,只留下清河母子两人,孤苦伶仃茕茕孑立。虽然受到皇帝与太后的宠爱,但丧夫之痛又岂是旁人所能体味。

架空历史小说的新尝试--评《新宋》

苏湛

一个现代的小人物,由于种种离奇的原因的回到古代,摇身一变成为影响历史进程的重要角色--这本不是一个标新立异的题材,既有马克·吐温的《亚瑟王圆桌上的康涅狄格佬》金玉在前,又有《寻XX》拔了此类题材中文作品的头筹。原以为这样一部作品不会再给人带来什么惊喜了,却没想到读过三四章之后,竟然手不能释卷,废寝忘食,乐以忘忧了。

如果把三部作品做一个对比,会发现,《新宋》在气质上也许更接近于《亚瑟王圆桌上的康涅狄格佬》。它不是要在与正史不相矛盾的前提下为自己的虚构寻找一个能够自圆其说的解释,而是要在时间之河的某个分叉点上将历史引向另一条路径,去创造另一部历史。因此准确地说,只有《新宋》和《亚瑟王圆桌上的康涅狄格佬》这样的作品才是真正的架空历史小说。

而从立意上看,这三者间的差别也是泾渭分明的。类似于《寻XX》这种题材的作品一不留神,常常就写成了一个人在一个特定环境里如何向上爬,如何金子女子一屋子的故事,因此纵有江淹梦笔,写来写去也写不尽一个“小”字。类似的例子还有日本的《龙狼传》。而《新宋》和《亚瑟王圆桌上的康涅狄格佬》所讲的却是一个人如何影响一个国家的历史的故事,笔触的核心在于历史,在于一个国家和一个民族的命运,立意无疑要高远的多,而同时它还有一个十分功利的好处:一般来说,一个民族的命运远比某个野心家的个人命运更容易牵动读者的心。

而《新宋》与《亚瑟王圆桌上的康涅狄格佬》的区别则在于两位主人公的性格和行为方式。马克·吐温的主人公是个典型的美国佬,野心勃勃,跃跃欲试,迷信科学和武力,妄图凭借科学和技术使古代世界实现社会发展上的大跃进。而这一传统作为一种经典套路,后来又被几乎所有类似题材的作品所沿用,包括前边提到的《寻XX》。

而《新宋》中石越的性格中则充满了中国文人特有的矛盾与无奈:时而有患得患失的优柔,时而又表现出赴汤蹈火的果决,时而是委曲求全的苟且,时而又是疾恶如仇的书生意气。他最初流落到宋朝时,没有任何个人野心,只有一片惘然,正所谓“不求闻达于诸侯”,但求“苟全性命于乱世”。即使在宋朝立足已稳,他唯一的奢望也只是谋个生路,就此在宋朝碌碌而终。然而在亲眼见到了这个民族精英阶层的消沉与堕落之后,他终于无法忍受,在连他自己都对成功几乎不抱任何希望的情况下,毅然踏上了改变这个国家命运的征程。

另一方面,尽管《新宋》的作者也不能免俗的让石越为宋朝带去了“《物理初步》”和“《算数初步》”……但总的来说,石越借以影响历史的并不是某一项或几项科学技术和知识,而是先进的政治理念和哲学思想。这种构思在此类题材的作品中绝对是一个创举,显示出了作者对历史的更为深刻的认识--真正决定一个国家命运的,决不是有限的某几项知识和技术,而是这个民族的精神世界。相比之下,他带给宋朝人的技术和知识只不过是这些哲学理念的副产品罢了--即便是这些副产品,准确地说也不是石越直接带给他们的,而是他们沿着石越指引的方向依靠自己的力量取得的。这在一次体现了这部作品对此类题材传统的个人英雄式布局的超越--“在他看来,播下火种比自己做官,前者更加重要。”

由是观之,可以断定,这部书的作者是一个真正懂得历史的人。这一点殊为难得,因为在中外其他知名的幻想小说作者中,真能称得起懂得历史学的,也只有田中芳树而已。而在我看来,这部书最大的优点和所有优点的根源也正在于此。

首先,正因为作者懂得历史,因此使部虚构的历史的每个字缝中却都透出一个“真”字来,而最能体现这个“真”字的就是人物塑造的真实性。《新宋》自主角石越以下,出场的主要人物数十个,其中既有史籍上确有其人者,也有完全有作者虚构的,每个人都有鲜明、丰富而深刻的性格。而这其中又以石越和桑充国两个人塑造的最为成功,不但写出了人物多层次的性格,而且还写出了人物的性格和人物间关系随着时间推移而产生的微妙变化。在此方面,无论老牌名著《康涅狄格佬》,还是半新不旧的畅销书《寻XX》都是远无法与之相提并论的。而这无疑要归功于作者对历朝史传的熟悉。人物也许是杜撰的,但他的性格,他的经历却可以在真实的历史中找到依据。正如《银河英雄传说》中处处闪动着亚里山大、奥古斯都,乃至希特勒的影子,在《新宋》中,作者也有意无意间暴露了曾国藩和其他历史人物、事件对自己的启发。这些杜撰人物与为人们所熟悉的真实历史人物们同列朝班,甚至让人有些真假莫辨了。当然,这不是说作者对真实历史人物处理得不好。正相反,作者对真实历史人物的处理甚至更好,因为与由作者创造可以由他们的造物主任意摆布的虚构人物相比,要揣摸这些历史上曾真实存在过的灵魂们在这个新世界中的行为方式是更加困难的,也非得如作者般对这些人物的事迹和性格有着深刻的理解不可。

其次,以往的架空历史小说,往往习惯于把故事的逻辑基础建立在某一场战争结果的改变上。从《蒙古的残阳》到著名的《高城堡里的人》,莫不都是这个路数,甚至大刘的《西洋》,也是建立在郑和继续西进,荡平欧洲各国的基础上的。靠打赢某一场战争来改变历史,这大概也是普通人提到架空历史小说的时候自然而然会想到的吧。过去笔者也常常幻想,若要改变宋朝的命运,那恐怕该从赵光义躲在牛车里抱头鼠窜的那次幽州之战开始吧。反其道而行之,硬是兵不血刃地实现了乾坤扭转日月逆行。可你读过以后却又不得不心悦诚服:真正的历史,怕正是如此罢!此等见识,如果不是一个对历史有着深刻的了解和理解的人,是绝对不会有的。

当然,在这部作品中也可以明显看出作者的年轻:现代人通过时间旅行去漫游古代这种带有明显RPG风格的情节一看便知是年轻作者所喜欢的,但如果作者足够老辣,恐怕就不会选择这种让人产生审美疲劳久矣的逻辑起点了,像刘慈欣的《西洋》那样直接拿历史开刀可能效果还会更好。不过瑕不掩瑜,作者出色的讲故事能力早已使这个小小瑕疵造成的负面影响荡然无存。历史中的人物们如何在这块历史的舞台上博弈,这是所有历史小说能够吸引人的根本原因,而《新宋》的作者恰恰把住了这些元素。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可以算作一部成功的架空历史小说,我可以肯定的是,它绝对是一部成功的历史小说。但也许,所有成功的架空历史小说都应该首先称为一部成功--或者至少是合格的历史小说吧。

阿越,湖南人,原名罗煜。1980年生,理工科毕业,后考入湖南师范大学历史院(即历史文化学院),攻读中国古代史硕士研究生。2004年开始动笔撰写《新宋》,历经数载,完成《十字》、《权柄》、《燕云》三部。阿越的作品思想深刻,文风严谨,于真切翔实的历史氛围中创造出想象的多样性和丰富性,是新历史小说的代表作家。

越本姓罗,生于楚地,傍山居于江畔,日念“惟楚有材,于斯为盛”三遍,以自勉,再念“羽翼未成,未可轻飞”五遍,以自明。 八十年代初生人,幼瘦削,渐次肥胖,至今已有减肥之需。又号越胖子,肥罗、肥鹿等。因《新宋》久未更新,又被网友戏称为“越公公”。

最初以研究及维修火车头为生,历时四载,忽顿悟,转研究方向为中国历史。二零零四年中开始胡诌《新宋》,盖寄己之于史浅见于小说,免贻笑大方,谁料《新宋》初出,略受好评,遂受鼓舞,奋笔至今约有百余万字问世,激情渐散,知已自堕入大坑中矣,恨无力脱出,只得边学边写,盼天长地久填土完毕脱身而出。

作品列表

新宋 第一卷《十字》 (已作为实体书出版)

新宋 第二卷《权柄》 (已作为实体书出版)

新宋 第三卷《燕云》(已作为实体书出版)

出没地点

九界文学网境一院-阿越和牵机的专栏

幻剑书盟

起点中文网

出版社:四川科技

开 本:大32开

出版日期:2005-11-01

装 帧:平装

版 次: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