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3936.net
学霸百科 没有你查不到的
刀锋乱世情

「官网地址0365.tv」-「永久地址0365.tv」

《刀锋乱世情》是谷诗阳执导的一部抗日战争剧,由张磊、白庆琳等主演。

一九三七年底的扬州古城,烟花垂泪堤柳哀号,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踏碎了一个个温馨的水乡梦。那一夜,人称“修脚小神刀”的华扬生一把飞刀掠过,救下了正被日本兵追杀的国民党团座安骏雄。扬州首富桂之章的小女儿桂玉蓉是安骏雄的恋人,却在一次偶患脚疾时爱上了为她解除极度脚痛的小师傅华扬生。于是,已经是安骏雄救命恩人的修脚小神刀同时又成为了安骏雄的情敌,一场乱世情爱便被人性道义善恶叛逆扭曲得面目全非了。

修脚师华扬生飞刀杀死两个日本兵,竹内之助追捕时杀害了他的父亲。华扬生携秋兰出逃途中住房被炸,误以为秋兰已死。在南禾镇,意外与曾经在扬州搭救过他的桂昱蓉相见。

桂昱蓉遵从父命嫁给国军团长安一雄,她却暗中爱上华扬生。安一雄妒忌华扬生和桂昱蓉的关系,尽管得知华扬生就是救过他的小神刀,依然多次设计暗害;驻守南禾镇的竹内之助怀疑化名常顺的华扬生是杀了日本兵的凶手,但华扬生总是死里逃生。

秋兰没死,他寻找到华扬生,却被安一雄强奸,她带着屈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华扬生修脚时用断魂刀法杀死竹内之助为父报了仇,企图炮轰桂家大院的安一雄也死在华扬生的刀下。

解放后,华扬生失踪了三十年,桂昱蓉苦苦等他三十年。竹内樱子重返南禾镇,为父亲赎罪。华扬生终于再次拿起修脚刀,和桂昱蓉一起走进属于他们自己的生活……

国内首部反映“三把刀”题材的民国剧《刀锋乱世情》在扬州拍摄,该剧由知名导演谷诗阳执导,传奇时代影视演员郑晓宁主演,此次郑晓宁将再次颠覆演技饰演日本大佐。令不少观众十分期待。一直以正面形象出现在观众眼前的郑晓宁,在电视剧《永远的铭记》中,曾扮演了一名残忍、暴虐、狡诈的具有高智商的日本细菌专家,观众对这个角色真是恨之入骨。郑晓宁也曾表示自己在拍摄时也恨得直咬牙。他也经历了一个恶心、痛苦的过程。谈及此次再次颠覆演技饰演日本大佐,郑晓宁也表示做足了被观众骂的准备。而对于导演谷诗阳,郑晓宁则表示曾看过他拍摄的《苍天有泪》、《曹雪芹》等电视剧,二人也曾经合作过《沃土》所以此次再次合作,二人又在新的电视剧中擦出更多不一样的精彩火花。

此次郑晓宁饰演的日本大佐竹内之助也不再冷酷无情,因为女儿的关系而令这个角色有血有肉。不仅剧情上十分有看点,演绎起来也更为贴近生活,牵绊人心。

1941年的扬州,依然被日本侵略者铁蹄践踏着。德胜浴池里,修脚老师傅华贵丰正在为日军大佐竹内之助修脚,“中国通”竹内之助称赞他的手艺是高尚的艺术。华扬生被桂府大小姐桂昱蓉请去治脚病,父亲华贵丰叮嘱他做活要精心。 国民党256师4团团长安一雄和司令部情报处长陶子鹏潜入扬州和内线接头,准备取回日军布防图。其实作为团长,他大可不必亲自出马,但他一心想和恋人桂昱蓉会面,大大咧咧的钱大同副司令同意了他的要求。安一雄戴着一只黑皮手套,和陶子鹏在日本慰安妇劳军的柳屋旅馆和内线准备接头,不料内线已经叛变,埋伏周围的皇协军和日本兵冲出来抓捕他们,陶子鹏掩护安一雄逃出包围。 华扬生为桂昱蓉治疗脚病后走出桂府,在一条小巷里恰遇皇协军和日本兵追捕安一雄,安一雄飞快从华扬生面前跑过,后边枪声大作,吓得华扬生急忙躲到一边。当他看到日本兵举枪要射击安一雄时,他未加思考飞出袖中修脚刀,连杀两个日本兵。安一雄转身只见日本兵倒下,却没看到搭救他的人是谁。 扬州城戒严,仓惶逃跑的安一雄乔装拾破烂的躲过日本兵盘查,来到桂府,和三年未曾谋面的桂昱蓉相见了。已经毕业准备回老家南禾镇的桂昱蓉惊喜安一雄的到来,嗔怪青梅竹马的恋人去德国学习军事回国后音信全无,安一雄热烈地表达着对桂昱蓉的爱恋。 竹内之助住处,一炉香青烟袅袅,他正在看《道德经》。身边,她的女儿竹内樱子面前放着几样中草药,一样一样地拿到鼻子跟前闻,一边说出药名。军曹冢田急匆匆跑来报告,说两个士兵被刺身亡。竹内之助看到刻有“华”字的修脚刀,立即命令包围德胜浴池。竹内樱子不解地问爸爸,你不是说来这里是为了帮助中国人建立东亚共荣的吗,为什么中国人还要敌视我们?竹内之助望着女儿天真的脸,想了一会儿说,也许以后我们才能明白,樱子,你不要问这些事情,好好学你的中医吧。 德胜浴池里,竹内之助带一群皇协军和日本兵闯进,将所有搓背修脚的集中在一起,冢田拿出那两把修脚刀要大家辨认,华贵丰一眼就看出是儿子的,不敢声张,现出一脸的惊恐,冢田把大家一个个捆起吊打拷问。翻译刘金山说还有一个叫华扬生的修脚师傅出堂没回,竹内之助想想,要兵士藏起,所有人不许声张,等着华扬生进门就抓。门外渐渐传来脚步声,华贵丰紧张地瞪大了眼睛,就在华扬生快他进门的时候他突然大叫:儿子快跑!门外的华扬生一愣,忽然醒悟,转身就逃。几个日本兵追出,冢田恼怒地朝华贵丰开了枪。 竹内之助看看华贵丰的尸体,狠狠打了冢田一个耳光,告诉他找你这样的武夫唾手可得,然而像华贵丰这样的技师却是百里挑一,就像本土培养出一个优秀的相扑一样不容易,他吩咐厚葬华贵丰。 街道上跑动着一队队日本兵、皇协军,车站、码头、街头暗探、便衣拿着华扬生的照片在盘查。报童扬着手上的报纸大喊:看报看报,看德胜浴池修脚小师傅飞刀杀害皇军。 华扬生戴上墨镜装瞎子,准备找到未婚妻秋兰逃离。可是还被便衣怀疑,拦下要搜查。危急之下,华扬生一下卸掉便衣的一只胳膊关节,趁机逃去,日本兵和便衣紧追不舍。 皇协军和日军搜捕各家各户,桂昱蓉忙将安一雄藏进贮藏室。恰好被追捕的华扬生越墙跳到桂府,慌不择路躲进桂昱蓉的闺房床下。桂昱蓉回屋整理东西,发现了床下有人,以为盗贼,将华扬生捣了出来,这才发现竟然是刚才给自己治疗脚病的修脚师傅。此时桂府被搜查的便衣和皇协军敲开,就要搜查桂昱蓉的房间,华扬生怕连累桂昱蓉要跳窗,桂昱蓉拦住他,让华扬生睡在他的床上假扮情人,机智地躲过了搜查。正当她拿出钱让华扬生逃出扬州城时,安一雄突然出现在他们身边,他非常怀疑华扬生和桂昱蓉的关系,而华扬生也有口难辩。多年为桂家守着桂府的赵妈走进来,说华扬生是她的侄子,请来为桂昱蓉治脚病的,桂昱蓉也借坡下驴说,是啊,给他工钱还客气着呢。安一雄这才放过了华扬生。安一雄本想留下来,有些伤心的桂昱蓉却让他尽快出城,安一雄恋恋不舍地离开。安一雄消失在黑暗里,桂昱蓉望着他的背影,竟有一丝莫名其妙的惆怅。 华扬生回家找到秋兰,自己沾上胡子,让秋兰女扮男装准备逃离扬州城。他们俩带上父亲留下的九把修脚刀,装成叫花子往码头走。路遇哨卡,看秋兰细皮嫩肉,哨兵要解开她的衣服检查,华扬生利落地点击他穴位,趁哨兵倒地大叫匆匆逃去。他们来到码头,看到河里来船,扬生偷偷塞给码头看守的皇协军一些钱,正准备过去上船,突然一声断喝,两个日本兵闪亮的刺刀拦住了华扬生的去路,他们怀疑华扬生手上的工具包里有炸弹。待华扬生打开布包露出修脚刀,日本兵好奇地要华扬生修脚。修好脚,日本兵很满意地挥挥手,华扬生拉起秋兰匆匆向码头跑去,跳上大船。 岗亭电话响起,一日本兵接听大惊,举枪瞄准华扬生……

举枪要射击华扬生和秋兰的日本兵突然像有什么东西击中双腿,相继跌倒,钢盔甩得很远,叮叮当当顺着码头石阶滚下去…… 船行江面,风和日丽,华扬生站在船头,不小心掉落假胡子,船上的便衣发现,立刻率人围捕,华扬生拉着秋兰跳下水去,拼命游到了岸边。二人在树丛里点起火堆,烤着衣物。秋兰赤裸的玉体让华扬生心猿意马,他悄悄躲到一边,让自己安定下来。秋兰抱住他,颤声说,扬生哥,你要了我吧。华扬生慌乱地推开她说,父亲的仇不报不能成婚。秋兰发誓,这辈子除扬生哥我谁也不嫁。华扬生说凭我的修脚刀,我们会有好日子的。秋兰拿出鸳鸯戏水的手帕,我也有手艺,做绣品攒我的嫁妆。 大山深处一个村边,华扬生和秋兰再也走不动,秋兰饿得昏了过去。华扬生掰了一个玉米棒,不料被地主黄胜仁发现,遭到毒打。黄胜仁逼迫秋兰做他的小妾,华扬生怒而与黄胜仁鬼腿子撕打,危急时刻,新四军连长冯东来解救了他。冯东来奉命准备去南禾镇开展工作,他向华扬生道一声后会有期,带一队彪悍战士绝尘而去。 华扬生决定冒险去城里,只有修脚才是活路。荒凉的小路上,华扬生和秋兰背着包袱凄然地行走。 桂昱蓉回到南禾镇,佣工小垛子牵着骡子跑出老远接她,高兴得流下眼泪。昱蓉看到家门口竖着偃月大刀,知道老父亲出门为病家诊治去了。桂昱蓉的老父亲桂之章曾被点为晚清武状元,护卫过孙中山,跟孙中山去过日本,解甲归田后拾起中医底子乐于四处行医。桂昱蓉进得门来,纳闷为何不见大哥二哥,小垛子喊着大小姐回来了,二哥桂昱昉这才懒洋洋打开房门,敷衍着向昱蓉打招呼。桂昱蓉察觉了什么,猛地冲进二哥住室,却看见大白梨云鬓纷乱,衣襟不整坐在大哥床上,昱蓉恼火地骂她自己有丈夫还勾引大哥,大白梨满不在乎地说,昱蓉,我那个丈夫坐地炮你还不知道吗?哪有你大哥这般撩人啊。桂昱蓉把她推了出去,怒斥二哥,桂昱昉狡辩他这不过是采花问柳不大检点罢了,老大桂昱明可是干着掉脑袋的事。桂昱蓉急忙跑到镇公所,见大哥正在新四军的队伍里操练,冯东来指导他打枪。昱明看到妹妹,说他要参加新四军,要她也参加,昱蓉说这事得父亲说了算。 小垛子跑来告诉桂昱蓉老爷回来了,桂昱蓉拉起昱明回家。远远看到桂老爷进门,小垛子就吃力把偃月大刀扛了进去。桂之章见了女儿喜不自禁,自是一番思念之情。全家聚餐时,桂昱蓉说毕业了,想去县城当教师,桂昱昉说日本鬼子马上就要打进南禾镇他要逃难,昱明却要去参加新四军。桂之章的脸色骤然阴沉,怕他们干什么。桂之章指指偃月大刀对昱明和昱昉说,谁舞起这把大刀,谁就自便。老大老二拿都拿不起,老爷子轻巧地拎过偃月大刀舞弄一番,羞得两个儿子低首自惭。桂之章吩咐小垛子拿过几本《金匮要略》、《汤头歌诀》分给儿女,要他们闭门学医。 小垛子扶侍桂之章走进镇里唯一的南禾浴池,洗烫搓背之后躺着喝茶,与镇上有名望的族长高谈阔论。说起日本人即将来犯,族长忧心忡忡。桂之章说他那把偃月大刀这几日夜里铮铮作响,怕是欲饮倭寇鬼血了。一个浴客遗憾南禾没有修脚高手,桂之章兴致来了,说起当初孙中山观音山越秀楼脱险前一天,请扬州来的修脚师修好了脚病,不然次日乔装脱险怕是走不动的。 华扬生在高淳县城小浴池找活,老板看他试活刀如飞龙,惊问你是扬州神刀华贵丰的什么人?华扬生说是他的小徒弟,名叫常顺,老板当下就留住了他。秋兰绣了鞋面、头巾,拿到街头摆摊。一群国军士兵围住她纠缠,恰遇三战区256师4团团长安一雄跨马路过,鞭笞士兵。他见绣品精致,问及姓名,秋兰说叫秀女。 深夜,简陋的住房里,华扬生在磨修脚刀,发现秋兰夜半借着街灯偷偷赶活,很是心疼。秋兰振振有词地说要多卖些钱成家立业。 翌日大早,拎着工具箱的华扬生出门就被抓了壮丁,推上大卡车送往前线。秋兰惊起追赶,扬生大喊,好好活着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