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3936.net
学霸百科 没有你查不到的
凤凰血(电视连续剧) 发布于:

本片是一部故事精彩、环环相扣,融合了亲情、爱情、谋杀、金钱、命运等诸多因素,豪门恩怨式的大型连续剧。

该剧是中国引进的第二部泰剧。剧中男二号pong已是中国“泰流男星第一人”,剧中女主角bee已是中国“泰流女星第一人”。7年后重新翻拍的此剧《玻钻之争》也已被中国引进,在安徽卫视播出。

楠凤和母亲索宜是盖素帕宛家族佣人。然而,只有索宜明白,自己女儿不是楠凤而是这个家族孙女阿帕查。阿帕查的两个哥哥,拉辛和巴拉米一个绅士,一个是花花公子前者把楠凤看作妹妹,后者却想占有楠凤,而与楠凤暗地相爱的却是拉辛的朋友格利他也是阿帕查的未婚夫。于是,这四个人之间展开了一场爱情纠葛;然而随着身世之迷的一点点暴露,爱情上的矛盾又演变成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殊死争夺。最后,真相大白于天下,每个人都在命运安排下,走向了自己的归宿。

富家太太娜丽和穷人妇女索宜各生了一个漂亮女儿。索宜为让自己的女儿过上好日子,便趁帮忙喂奶之机调换了两个女婴。22年后,生长在富贵人家的阿帕查傲慢无礼,正为心爱的男朋友疏远自己而痛苦万分。在贫苦人家长大的楠凤大学毕业后一直 找不到工作,又逢家中遭遇大火,嗜赌成性的父亲在火灾中下落不明。

索宜走投无路,决定去曼谷娜丽太太家做厨娘,也好与22年不曾见面的亲生女儿在一起。然而,寄人篱下的日子实在不好过。索宜千方百计想伺候好亲生 女儿,但总是事与愿违。而朴实美丽的楠凤又使大少爷拉辛一见倾心,索宜为此十分不安。

楠凤在娜丽家帮工,总被阿帕查找茬儿欺负。娜丽夫人决定让楠凤去自己家的水晶花园大酒店工作。楠凤被分配在阿帕查的男朋友格利的手下做接待,格利总想讨她的欢心。娜丽的二公子巴拉米喜欢拈花惹草,晚饭后将楠凤带到夜总会,拉辛得知后很是不满。索宜看到楠凤与拉辛一起唱歌开心的样子感到非常不安,担心这对蒙在鼓里的同胞兄妹碰撞出爱情的火花。

格利的母亲甘佳娜夫人要在水晶花园大酒店举行义演晚会。阿帕查因为和格利 生气,断然拒绝参加演唱。拉辛决定请楠凤在晚会上演唱自己新创作的歌曲。格利非常喜欢楠凤,可他总是居高临下,楠凤不买他的账。

楠凤在晚会上的演唱很成功,阿帕查嫉妒楠凤抢了自己的风头,冲上舞台抢过话筒,说楠凤是她家厨娘的女儿。媒体对她不理智的行为进行了报道,阿帕查气愤之极,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不吃不喝,这可急坏了阿侬奶奶。娜丽夫人请寺庙的老方丈为阿帕查和格利算命,得知他们结合将婚姻美满,想尽快为他们举行订婚仪式。格利将母亲回赠索宜的点心交给楠凤,被阿帕查看到。阿帕查怒火冲天,将不会游泳的楠凤推下游泳池。格利将昏迷不醒的楠凤救起,拉辛、巴拉米都对楠凤表示同情。阿帕查更加嫉妒楠凤,认为没人理解她,没人对她有真情,跑出去喝得酩酊大醉。索宜看到

自己的女儿可怜又可气,开始怀疑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否正确。

阿帕查趁全家人外出之机,逼身体虚弱的楠凤打扫院子,洗熨衣服。楠凤晕倒在洗衣间,阿帕查的衣服被熨坏。索宜不满意楠凤与拉辛和格利在一起时的表现,楠凤决心离开娜丽家去别处谋生。拉辛接楠凤出院时将索宜母女接到了华欣的连锁酒店,准备调母女俩去那边工作,楠凤很高兴,可索宜不同意。

阿帕查听说格利和楠凤去了华欣,马上开车去追。吃饭时,阿帕查要去厨房做酸辣虾汤,企图用滚烫的汤泼楠凤,没想到被一同前去的索宜挡住。索宜因此受伤。楠凤去海边找阿帕查理论,被阿帕查和沙瓦狠揍了一顿。

阿帕查觉得格利根本不在乎自己,感到非常伤心,深夜准备吃安眠药自杀。这时格利被沙瓦叫来,阿帕查央求格利不要离开自己。刚刚遭到楠凤拒绝的格利在阿帕查的甜言蜜语下,留在了她的房间。这一切正好被楠凤看见。

阿帕查要在家里举办生日晚会,邀请楠凤一起参加,说以此表示对楠凤的歉意,并 吩咐索宜负责晚会的饭菜。她暗自收买了打手,准备在生日晚会上将楠凤灌醉把她劫走。昭仪的哥哥设下陷阱,让巴拉米赌球越输越多。巴拉米找母亲借钱遭到拒绝。

阿帕查为了使自己的计划得逞,先把拉辛请去给长辈们弹钢琴,又把格利接到自己的卧室亲热,这使楠凤很不舒服。

楠凤被阿帕查收买的打手劫往深山,中途被格利相救。受惊后的楠凤扑在格利怀里半天不能平静,被拉辛看在眼里。娜丽夫人为楠凤险些受到生命威胁感到不安。楠凤去商场给妈妈买药时,看到格利和阿帕查在挑选订婚戒指。

楠凤为躲开格利的纠缠,决定同意去当拉辛的秘书。格利已经深深地爱上了楠凤,不断向她求爱。楠凤虽然也真心爱着格利,但觉得这事根本不可能,还是断然拒绝了他。两家即将为格利和阿帕查举行订婚仪式,格利却不顾一切地占有了楠凤。阿帕查的哥哥巴拉米赌博输了150万,阿帕查愿意帮他筹款,条件是他必须去强暴楠凤。巴拉米也非常喜欢楠凤,不忍心伤害她。

拉辛被意外查出脑部长了恶性肿瘤,最多只能活3个月的时间。格利知道这消息后,决定放弃自己对楠凤的爱,成全拉辛和楠凤。在大火中失踪的阿乔突然来找索宜。

格利和阿帕查举行订婚仪式那天,开出租车的阿乔突然跑来找索宜要钱 去赌博。他还把阿帕查劫持到自己的住处。就在阿乔要强暴阿帕查时,索宜将阿帕查是阿乔的亲生女儿一事告诉了他。

阿帕查愤恨之下将阿乔打死。阿帕查在订婚仪式上失踪让所有的人都感到不可思议。警方发现了阿乔的尸体,对现场的血迹进行了DNA化验,认为凶手可能是他的亲生女儿。

警方对楠凤进行了DNA化验,发现她不是作案人。阿帕查逼索宜编谎话蒙骗警察,谎称楠凤的父亲早已去世。

为了转移警方的视线,阿帕查偷偷将阿侬奶奶的贵重首饰藏在楠凤的房间,楠凤因此被警方拘留。阿侬奶奶借机要把索宜和楠凤赶出家门。拉辛为了留住楠凤,宣布自己要和楠凤结婚。

楠凤为了报答拉辛对她的关爱和呵护决定嫁给他,但索宜无论如何不同意。

盖欧在索宜房间里发现了刻有“格莱素帕万”字样的金镯子,证实了索宜偷换娜丽孩子的事实。

阿侬奶奶将楠凤的头发送去化验,证明楠凤就是娜丽的女儿。奶奶想修改有关遗产继承权的遗嘱。阿帕查央求奶奶不要剥夺她的继承权,争吵中将奶奶推下楼梯。

格利一直想取消和阿帕查的婚礼,但遭到母亲的强烈反对。因为格利父亲当年破产时留下了几千万元的债务,甘佳娜夫人需要娜丽夫人的帮助。楠凤坚持让格利和阿帕查结婚。阿帕查发现阿侬奶奶心中一点都不糊涂,总想找机会置奶奶于死地。

楠凤终于知道了自己是娜丽夫人的女儿。阿帕查害怕这事传出去自己会失去在这个家中的地位,开车将楠凤撞成严重脑震荡。

格利和阿帕查的婚礼终于如期举行。索宜为楠凤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而感到难过,她不顾一切冲到婚礼现场,将事实真相公布于众。阿帕查将楠凤劫为人质,逃到酒店的最顶层。

格利到房间劝阿帕查,但阿帕查不愿投降,格利只好答应和阿帕查一起走。半路格利和阿帕查争夺手枪的时候被击伤,阿帕查还击伤了上前阻拦她的亲生母亲索宜,她自己也被警方开枪击伤。阿帕查被送进了监狱,楠凤终于得到了本应属于她的一切……

以上资料来源

据了解,参与《凤凰血》演出的演员,既有歌坛新秀、T型台上的模特,又有选美冠军、硕士研究生以及纵横演艺圈20余年的老演员。该剧不仅当年(2001年)在泰国国内取得了很好的收视率,促使男女主角一炮走红,更在马来西亚、越南等地热播。男一号在当红之际选择退出娱乐圈,如今已经是家庭美满,事业有成。

◎影片名称

新凤凰血 Kaew Lom Phet(又名玻钻之争)

◎制片地区:泰国

◎主要演员

Son Yuke Songpaisan 饰演 Cheewin (琦文)

Vill Wannarot Sonthichai 饰演 Namphet (楠佩)

Ton Chayaton Setjinda 饰演 Karn (阿甘)

Aerin Siripon Yuktadatta 饰演 Kaewkao (九珠)

New Chaiyapol Pupart 饰演 Chanok (查诺)

◎影片集数:31集 (泰语版) / 29集 (国语版)

注:本片已于2010年下半年在安徽卫视播出。

《凤凰血》作者,于意云,蛇王系列之一。

卫山上的凰即重生还不到一天就失踪了,天魔王木易不仅发动自己的十万魔众,九天十地的寻找,还亲自走访妖王墨渊,仙王绯月和地魔王苍雪。但是“天灭”大战之后,仙魔妖鬼四界相互心存芥蒂,凰即的失踪更引出很多往事。与此同时,虞国靖王府里关着用来做药引的“锦鸡”——却是个美丽可爱的女孩子。靖王虽然力谏父皇不能用活人做药引,只求一人安康,而失天下仁德。无奈妖狐惑众,皇兄处心积虑,乾坤大变,自身难保,又如何救这个花朵般的女孩子。

于意云,又名於意云,余亦云。出身榕树下网站,擅长鬼魅玲珑的写作手法,作品描写细腻、华丽,又兼具大气磅礴之势,是新一代奇幻武侠代言人。作品有《洛·流皇后》等。

一 桃夭夫人

桃夭夫人引年轻公子进去了,里面传出些古怪的声响,片刻后桃夭夫人出来,却是挽起衣袖,露出一双雪白的胳膊,捧着个大盘子,盘子里是红红的肉,白白的骨,黄黄的油,血红的东西还在滴滴答答,却是一盘生肉

二 墨渊

一只白皙优雅如玉雕般的手撩开珠帘,走出一个华服的男子,年方弱冠,面目俊美得近乎邪气,一头银发用紫色的丝带松松扎起,垂在腰下,紫色的眼睛里更是闪闪烁烁,流光溢彩,仿佛沉在古潭黑水里的骊珠般妖冶诱人,正是妖王墨渊。

三 祖孙俩

仙王绯月,妖王墨渊,鬼王画眉,他们和木易一起打了足足有十万年,打得是日月无光,星辰易位,天都要被打破了,所以那场大战被称为‘天灭’。眼看天地就要被颠覆了

四 翼振

木易问:“看清楚了吗?”半晌,苍雪沉沉地说:“翅膀……是一只翅膀……”“九万里……”绯月说,“一振翅就是九万里……那是谁?”

五 太学的把戏

小男孩从桌帷下钻出来,拍手嘻嘻笑着说:“爷爷又在玩把戏啦。”

六 母子

她的眼角已经有了细细的皱纹,但举止优柔高贵,容貌神色都和靖王相似,一样姣好,一样忧愁。

七 傀儡戏

站在一旁那手持拂尘的女子,一直不言不语,像是在看傀儡戏,听到最后这句话,冷冷一笑,拂尘再次挥出,只听啪的一声脆响,殿上所有人又都不动了,光明的场景凝固着,然后,就像薄薄的琉璃瓦上出现了一道裂痕,黑暗从裂痕后透出来。

八 杀狐

“呵呵呵呵……”白胡子老头大笑起来,眼睛里闪出汹汹的碧光,手一指,铁笼子轰地一声裂成四块倒塌下来。他伸出一双尖利的兽爪向女孩扑去,大笑着说:“虽然现在好像没什么灵力了,但我还是觉得吃了你比较好,凰即大人……”

九 木魔

凰即左右看了看,在灯明中,庭院远处有一棵老松树、一棵老李树,当她看过去时,那两棵粗壮的老树竟像是受不住夜风吹拂一样,向她轻轻弯了弯腰,枝叶伸展着,飒飒响;还有一处阁楼下栽着的九重葛已经长到房顶上去了,一片浓密厚实的绿色里缀满了深紫色的花,只是那些原本昼开夜合的花朵此刻在夜色里也都盛开着。

十 绯月

雕满金合欢花的窗棂大大打开,第一缕阳光便照在梳妆台上,映射着镜里仙王的容颜,似乎比朝阳更明丽,更光艳。

十一 宝月

“我不生气。”小女孩低头揉着裙带,细声细气地说,“我叫宝月,你呢?”

十二 骤变

帝辇内传出朗朗的笑声,走出那穿衮冕的,不是花白胡须无精打采浑身虚胖的皇帝,却是忠王!

十三 镇妖楼

清樱听得惊诧,太后道:“你可知这镇妖楼的来历……二十五年前我诞下一个孩儿,生来有些异样,宫中便传言我生了个妖怪。皇帝不喜,起了这么座镇妖楼,将自己亲生的孩儿镇在这楼里。后来又有了琛儿,唉,琛儿……也不知今生今世还能不能再见他一面。”

十四 毒药

她笑着把皮囊递给清樱,道:“真不曾想连清水也这般可口,就算是有毒……”话音未落,只觉胸腹中一阵绞痛,手一松,那皮囊落在地上,水流出来,青砖地上嘶嘶地泛起绿色的泡沫。

十五 福岛

“呵呵呵……”老渔翁笑起来了,眯缝的眼睛里突然闪出光芒,似乎是因为憧憬而明亮起来,“见到那岛啊,是能增寿的!我们这里的人,都叫它‘福岛’……我这辈子见过一次,知足啦!可是小伙子,你这么一个人,连条船都没有,怎么找啊?”

十六 羲和

天空越来越亮了,第十只鸟儿飞了回来,看上去他很像一只乌鸦,但比乌鸦大得多,而且也是浑身金光灿烂。他的背上驮着一个又大又亮的火球,当他迅速飞近的时候,树干和天空都变成了瑰丽淳厚的金红色,水底的颜色摇曳变化得更块了,然后湮没在那浓稠的金红色里,仿佛是正在沸腾的黄金。

十七 圆月城

城门口没有守卫,往来进出的全是妖魔,由于修行高深,他们都显示出人形,只不过露出一点痕迹,表明他们不是简单的生灵。有的发红如火,有的瞳孔如线,有的额头长角,有的肩生双翼,有的三头,有的四面。

十八 苍雪

“我从来不相信你会害我。”木易抚着前额,微微蹙起眉头道,“即便是当初你反我,我也知道,你是不会害我的,你一直不会害我的,可是……”他的脸色一片苍白,扶着窗棂,软软地像是要倒下了:“为什么你今天终于要对我动手了呢?”

十九 白木主

“我是白木主!”那男子冷冷说,“去和墨渊告状吧,看他敢不敢来给你们报仇!

二十 魔印

苍雪依言,伸出右手,木易与她右掌相击,啪地一声,苍雪只觉得掌心凉凉地一沉,收回手来细看,隐隐一片花瓣样的墨绿色,随着手臂微微侧动,泛出七彩毫光。“魔印!苍雪失声惊呼,“这是魔印!大人……”

二十二 梦

我一直在想,如果这不是梦境而是事实,那就太完美了;但如果这真是一个梦,而梦醒的时候我发现原来天地才刚刚分开,我一定会再次用身体把大地冷却下来,不管多久多苦我都会等着,很高兴地等着,等着再次和你们相遇。我想天地之所以分离就是为了让你们出现。你们都是奇迹。和你们相比,开天辟地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真是太寂寞了啊……


相关文章推荐:
pong | bee | 玻钻之争 | Exact | 泰国 | 巴拉米 |
| 善蒂帕·素万披 | 格利 | 王磊 |
| 楠迪·宗拉维蒙 | 王俪桦 |
| 拉思·瓦查拉普梅 | 张欣 |
| 纳瓦·君拉纳拉 | 拉辛 | 赵岭 |
| 格里·西兰帕立 | 巴拉米 |
| 扎露尼·素萨瓦 | 郑建初 |
| 阿兰亚·纳翁 | 玻钻之争 | Son | Vill | Aerin | Ne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