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3936.net
学霸百科 没有你查不到的
《兰陔爱日图》记

「官网地址0365.tv」-「永久地址0365.tv」

《兰陔爱日图》者[1],建安郑君有章图其小像[2],取传记孝子爱日之义[3],兼采晋束晳补诗而名之者也。君成进士,当选为县,而太夫人年高,徘徊未肯仕。盖孟子称世俗所谓不孝者五,其为不顾父母之养一也。小序曰[4]:“《南陔》,孝子相戒以养也。”补诗曰:“循彼南陔,言采其兰。眷念庭闱[5],心不遑安。彼居之子,罔或游盘[6]。馨尔夕膳,洁尔晨飡[7]。”

夫晨夕者,日之所有也。人之忨愒晨夕[8],而安弃之者多矣。孝子日奉飡膳,见亲已老,念如此晨夕之不可多得,故皇然闵然[9],内有不遑安之心,外有游盘之戒,此所为顾养而爱日者也。夫往而不可反者[10],年也;接而递迁者,人之情也。人之生,知有父母而已,稍长而婚媾嗣续宾好[11],富贵燕玩[12],利害恩怨,百端之事起于前,而不见父母矣。憧憧往来[13],乐此不疲,而父母之年日以老矣。

古之人知人情之如此也,递迁变化而忘父母之在后也,哀矜呼号[14],思有以反之,故称顾焉[15]。顾而生戒,始之养焉。夫孝子之接于天下,与众人无以异也,而独挚其养亲之情者,惟能屡顾而生戒心而已。日之在西,苍苍凉凉,余光凛然,有不能少待之势;顾之者,亦洒淅凄栗于体[16],怆惶于心,不能自安,虽有百端进计之情,于此得无少驻乎哉?嗟夫!此孝子之心,而郑君名图之指也[17]。

郑君才士也,继其先人从父[18],以文学科第得名天下,世皆艳之,不知其笃于内行乃如此[19]。昔蔡中郎为东京文宗[20],世称崔蔡[21],元鲁山以学授宗人结[22],结文遂洗唐风之陋。史载二人孝友之异,白兔起茔[23],乳湩为出[24]。若郑君之健文卓行,视二君子岂异哉?余记斯图,而益仰慕慨叹于其人云。至图之布置曲折,与夫寓形取象之称,盖画者之常理,无与于生人之大节,故此不著。

[1]兰陔:长着兰草的田埂。陔(gāi):田埂。《诗经小雅》有《南陔》的篇名,但无诗。据《诗序》说,《南陔》是“孝子相戒以养”,后人就把它作为称赞孝子的典故。西晋文学家束晳补作了《南陔》等篇,称《补亡诗》。这里“兰陔”二字即从补亡的《南陔》中得来。爱日:珍惜时光。扬雄《法言·孝至》:“不可得而久者,事亲之谓也,孝子爱日。”后因称子女奉侍父母之日为爱日。

[2]建安:旧县名,治所今福建建瓯。

[3]传记:此指《法言》等书中的记载。

[4]小序:即《诗序》,列在《诗经》各诗之前,解释各篇的主题。

[5]庭闱:父母居住的地方,代指父母。

[6]游盘:在外游嬉盘桓。盘:逗留。

[7]飡(sūn):同“飧”,饭食。

[8]忨愒(wàn kài):同“玩愒”,苟且偷安,荒废岁月。

[9]皇然:恐惧不安貌。皇:通“惶”。

[10]反:同“返”。

[11]婚媾(gòu):婚姻。

[12]燕:通“宴”。

[13]憧憧(chōng):往来不定貌。

[14]哀矜:怜悯。

[15]顾:回头看。引申为眷顾,惦念。

[16]洒淅(xiǎn xī):寒栗貌。

[17]指:意旨。

[18]先人:已故父亲。从父:父亲的兄弟,即伯父、叔父。

[19]内行(xìng):指人在家庭内的言行。

[20]蔡中郎:东汉文学家蔡邕。东京:指洛阳,东汉以洛阳为京都,在西汉都城长安的东面。故称。又以东京代指东汉。文宗:文坛上受宗仰的人物。

[21]崔、蔡:崔駰,字亭伯,东汉文学家,与蔡邕齐名。

[22]元鲁山:无德秀,字鲁山,唐代人。据传其兄之子生下来就死了母亲,没钱雇奶妈,元德秀把自己的乳头给婴儿吸,几天后竟像女人一样流出乳汁,到婴儿能食其他食物后乃止。结:元结,字次山,唐文学家,诗文具现实主义精神。

[23]茔:坟。传说蔡邕性笃孝,母卒,在坟侧搭了草屋守丧,坟中有白兔出来陪伴他。

[24]湩(dòng):乳汁。

这是一篇赞美孝行的文章,主要诠释《南陔》诗中的孝道内容及辞句含义,甚至还援引了坟茔出兔、男子哺乳等荒诞的传说作为论据,思想方面无足取。但论述勾连紧密,尚能自圆其说。

朱仕琇(1715—1780),字斐瞻,号梅崖,福建建宁人,公元1748年(乾隆十三年)进士,曾选用为知县,因足疾改福宁府学教授,主讲鳌峰书院。有《梅崖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