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3936.net
学霸百科 没有你查不到的
绝地逢生(2008年央视文艺中心出品电视剧)

「官网地址0365.tv」-「永久地址0365.tv」

《绝地逢生》是由胡琤执导,欧阳黔森编剧,杜源、童蕾、石小满、何苗等主演的农村题材剧。2009年3月5日于央视一套首播 。

该剧讲述了贵州乌蒙山区农民与石漠化做斗争,因地制宜,在改革开放30年里走出一条科学发展道路的故事 。

盘江村支书蒙幺爸年届四十,却迎来了他当支书以来最严峻的一年。先是王结巴老婆生孩子时力竭而死,后是劳动模范黄大有举家迁走,再是罗麻子因贫困生病而死。这个远近闻名的贫困村,一下子发生了这么多大事,使得蒙幺爸明白了,土地,粮食,生产积极性是这个村致命的结症所在。于是他大胆地决定包产到户,包干到户。

秋收后,收到的粮食确实多于往年,可依然得靠国家救济度日。他思考再三,明白了是由于人口众多,土地少是该村贫困的结症,于是又带领村民开垦荒地。使原来人均耕地不足0.4亩,变成了人均1.2亩。他以为终于可以解决温饱问题了。不想秋收后还是要靠国家救济才能度日,他左思右想不得其解。石漠化专家来考证该地区,断定了这是一个石漠化特别严重的地方,不适合人类生存。这个结论,一下子几乎击倒了他。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在一个叫石漠化的“绝地”求生存。

国家各级政府对这一地区加大了扶贫力度,先后历经了“救济式扶贫”“输血式扶贫”“造血式扶贫。”这些举措在一些地方取得了明显的效果,然后在盘江村却是收效甚微。于是,陆续搬迁盘江村成了盘江人不可避免的命运。看着祖祖辈辈生活在一起的村民,一家一家地被搬走,蒙幺爸的心一次次被伤痛。在这伤痛中,激起了他与天与地斗的豪情,然而,在这样的“绝地”仅仅有“愚公移山和艰苦奋斗的精神是远远不够的。”他在一次次失败中,并未气妥。这时,省领导在考察这一地区后,提出解决这一地区结症的三大要点,既“扶贫开发、生态建设、人口控制。”使他又看到了希望。在这一精神指引下,他带领他的三个光棍儿子及村民,又展开了一场与“绝地”可歌可泣的较量。然而他的“较量”并不是“坡改梯”增加土地,也不是仅仅“退耕还林”所能解决的战斗。这个“绝地”由于长期“越穷越垦,越垦越荒”造成了严重的水土流失。一般意义上的“退耕还林”在这儿几乎收效甚微。盘江村依然贫困,依然要靠国家救济才能度日。在这场与“绝地”的较量中,他们从失败中明白了,不仅仅要有愚公移山艰苦奋斗的精神,还要有符合科学发展观的态度。在不断的实践中。他们因地制宜终于找到了一种有效遏制该地水土流失的花椒树,这种树既能在薄土石缝中生长抓住了土,又能结出很有经济价值的果实。用蒙幺爸的话来讲,就是:“下抓住了金子(黄土)、上抓住银子。山青了、水绿了、生态好了,村里的日子好过了,人口也得到了有效的控制。盘江村成了小康村,有了公路、电视、手机、汽车、新房。他们不仅仅告别了“绝地”、远离了贫困,而且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村。

蒙幺爸带领村民们创造了一个人间奇迹。把一个不适合人类生存的不毛之地变成了伊甸园,他们 “绝地逢生”的这一过程,谱写了一部中国农民的心灵史诗,塑造了这个伟大时代的农民形象。从而印证了“科学发展观”对人类作出的伟大贡献 。

(以上资料来源 )

(以上资料来源 )

(以上资料来源 )

高峰在拍摄时身着30年的当地装扮,出入酒店吃饭,十分抢眼诡异,被保安以衣冠不整不得进入为由拒绝入内不说,站在胡峥导演身边,也没被认出来 。

在拍摄高峰饰演的蒙大棍与九妹遭遇换婚要离开的戏时,两人背对镜头正入戏,而导演携工作人员于此时恶搞,偷偷离开了 。

为了戏中形象更贴近布依族的“韦号丽”,童蕾提前到达贵州拍摄地,在当地向布依族女孩讨教歌声,学习当地妇女喂鸡、干农活 。

因为贵州湿气大。童蕾不仅身上起湿疹,还被咬得到处都是小痘痘。拍摄时每天要坐4个小时的车往返于片场和住所,经常会遇到泥石流 。

何苗饰演的角色年龄跨度达到30年,剧组为此准备了多达几十套的服装服饰,为了凸显禄玉竹当了县长以后的干练感觉,甚至还动用了3套假发,直的卷的全副武装,但是最后都被导演pass了 。

创作背景

该剧取材于贵州省的乌蒙山区石漠化最严重的地区,故事原型是时任贵州省委书记胡锦涛抓的一个山区致富典型 。编剧欧阳黔森对剧本进行了多次艰苦的修改,每天至少写1.5万字。最终,他用40天的时间拿出了近60万字的初稿 。

拍摄取景

剧组取景于贵州黔西南州的万峰林、贞丰等地,2008年7月15日于贵阳开机 ,经过近2个月的辛苦拍摄,在黔西南州贞丰县杀青 。

该剧从最朴素和最前沿的两个有机结合的高度,揭示了当代中国农业的现代化、产业化,必须要走人和自然共赢的和谐发展。剧中一个最古老落后的山村最后走上了生态农业、生态文明的发展之路,包括旅游产业,都是最现代的产业,还有对环保的反思,非常真实,且具有艺术审美的震撼力 。 (《文艺报》评)

《绝地逢生》具有一定的文化价值和审美意识,是一部具有时效性、创新性、开放性的电视剧。该剧既反映了贵州地域人们历史生活和现实生活,也用镜头记录贵州美丽的喀斯特自然风貌,表现贵州人特有的奋发向上、自强不息的思想情感、精神风貌、精神气韵和性格特征,展现出贵州地域特有的文化传统与现代文化特征、民风民俗、生活习惯和生产方式等要素,在镜语表现风格上具有鲜明的贵州地域文化景观、影像及声音叙事特征,生动、全面的展示了贵州。剧集面对大众化的审美需求,向全国亿万人民群众展示贵州,也为贵州文化产业发展寻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贵州都市报》评)

该剧反映了贵州乌蒙山区群众如何使昔石漠化程度很深被联合国称为“不适宜人类居住”的石山村变为今日山清水秀的生态村,如何使昔日贫穷落后的“光棍村”变为今日幸福和谐的小康村。通过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生动地展现了贵州干部群众“开发扶贫、生态建设、人口控制”的理论认知和实践探索;通过真实鲜活的事实,展现了乌蒙山区扶贫开发“小试验,大方向”的重大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 。(《贵州都市报》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