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3936.net
学霸百科 没有你查不到的
理查二世(莎士比亚创作戏剧)

「官网地址0365.tv」-「永久地址0365.tv」

《理查二世》是英国剧作家威廉·莎士比亚创作的戏剧,是一部历史剧。该剧首版于1597年。

该剧讲述了一个不称职的国王的故事,以及他第一次面临人的身份时的极大痛苦。《理查二世》也是关于亨利·波林勃洛克的故事,他攫取了王冠因而不再清白。他以为,鉴于理查犯有该隐之罪,所以自己可以净化被理查玷污的王座。但是,为了建立他的统治,他不得不犯理查同样的罪。他并未变成神,却变成一个谋杀者。他这个国王因而再也不可能是理查意义上的国王。

剧中的理查二世一开始便以独断专行、为所欲为的君主形象出现:放逐莫布雷和博林布罗克;对博林布罗克的父亲约翰·刚特十分无礼;对刚特的劝告置若罔闻;强行没收了刚特家匙润她庭的财产;永远剥夺博林布罗克的种种权利;对爱尔兰穷兵黩武……他的种种倒行逆施使他的王权失去平衡。在他出征爱尔兰期间,博林布罗克从流放地返回英国,臭壳集中势力,用武力讨伐理查二世,声称要回他的继承权。压力之下,理查二世被迫交出王位。理查二世被囚禁在庞弗雷特监狱,其王后被流放法国。理查二世在牢中遇害前以正统王位继承人的身份,讲了许多精彩的话,成为一个令人同情的形象。博林布罗克继位后称为亨利四世,但终因理查二世被害和他的篡位而深感内疚,虽然否认了他对理查二世被谋杀的罪责,却又计划到圣地去朝拜,以求得心理平衡。

莎士比亚生当伊丽莎白女王(1558—1603在位)时代。伊丽莎白朝处于英国第一次产业革命(1540—1640)的中期。由于统一的民族国家在亨利八世时已建立,所以伊丽莎白朝王权巩固,经济繁荣。加之她处事审慎,提出“和睦”、“团结”的口号,她得到了国人的认可,成为英国史上的一代明君。但史书对她评价说“伊丽莎白死后名声大振,远远超过了她的实际成就。显然,对她的宣扬,对光荣的崇拜、她耻巴叠轿的长寿、与莎士比亚时代的巧合以及幸运地击败无敌舰队使我们产生采芝嚷龙的错觉,以致我们在放声赞叹的时候忘掉了这样简单的现实,即她不动声色使英剃祖谜国陷人了一种无法控制的状态之中。”这段评论给读者提供了两条信息:一是莎士比亚与伊丽莎白朝基本上是合拍的;二是伊丽莎白统治下的英国,社会矛盾形相毕露,社会局势已经无法控制。女王权力受到了以玛丽(女王姑母面上的表侄女)为首的天主教核心势力的有力挑战,以致女王在1587年极不情愿地将她处死。在经济生活领域,随着资本原始积累加速,居民的贫富差距日益拉大了,伦敦街头流民成群,郊区每天都有人被处绞刑。这些都为社会骚乱、政局动荡预先埋下了火种。莎士比亚回眸理查二世的历史,发现现实和历史颇有相似之处,于是创作了历史剧《理查二世》,以讽喻当朝,警示世人。

莎士比亚敬笑危的《理查二世》主要取材于拉斐尔·霍林舍德的《英格兰纪事》。莎翁在选材上充分注意到博林布鲁克篡取理查二世的王腊罪捉位这一事实,并且在《亨利五世》、《亨利六世》上、中、下以及《理查三世》等一系列的历史剧中充分发挥和利用,成功地描写了约克和兰开斯特两家皇室的争斗与和解。

莎士比亚的《理查二世》大约写于1595年,首印于1597年,但伊丽莎自在位期间的两次重印却删去了理查王被迫交出王位的情节。1601年爱塞克斯伯爵起兵反对伊丽莎白一世时,他的同谋们专门上演了这个长期不演的历史剧,希望以此唤起公众的支持。

理查

英国国王。理查如同古希腊戏剧中饱受苦难的主人公。他有一个可悲的弱点:傲慢自大,把凡夫俗子奉为神明(即使垮台时,还把自己比作遭到了门徒背叛的基督)。这种对命运的无知导致他在该剧前半部吞并了本该由波林勃洛克继承的遗产,从而不可避免地开始了不幸。每次理查都试图中止衰落,但结果情况变得更糟。所有这一切既引起观众同情(他的遭遇)又激起他们的担忧(意识到其中隐喻的普遍道德行为)。

波林勃洛克

起初,剧本集中表现理查,波林勃洛克似乎只是一个形象模糊的朝臣。他脾气暴躁,奉行过时的骑士准则(不是依靠法庭而是通过决斗来解决争端),把国王的命令当作金科玉律。正如其他所有侍臣一样,他受到蒙蔽。但随着内战升级,理查更加炫耀浮夸、深不可测,他开始有步骤地、卓有成效地树立自己的王室威信。在这场争权夺势的“扑克牌游戏”中,波林勃洛克成了一个不可思议、难以战胜的人物。

约翰·刚特

刚特坚定地维护传统,力主高官显爵应该珍视自己的荣誉、责任和义务。他奄奄一息时诉说的话语(“这一个君王们的御座,这一个统于一尊的岛屿,这一片庄严的大地……”)就是典型的例子。该段念白被作为英格兰以及国民的爱国颂歌反复引用。但实际上,它是一首挽歌,充满了愤怒和指责,因为国家的荣誉被一位遗弃王家传统的君主买进卖出。

约克公爵

约克公爵是位年迈政治家。对于荣誉和责任,他持有兄长刚特同样的观点,并绝对服从国王的“神权”统治。当理查辜负了人们的期望时,他毫不犹豫地予以怒斥。他生性耿直,与理查身边的宠臣迥然不同——后者只是一群皮笑肉不笑的纨绔子弟(包括他自己的儿子奥墨尔公爵)。

《理查二世》的情节从波林勃洛克被放逐开始,到他登上王位、理查王被杀为止,以波林勃洛克发动政变为情节主线。莎士比亚不是历史学家,历史事件只是他创作的原料。他的旨趣不在讲说历史故事,而在表达他的人文主义的政治观。他从人文主义的思想高度,总结理查王丢国丧身的历史教训。他恶行累累,多行不义,造成了“物议沸腾,人心瓦解”的局面,他的悲剧是咎由自取。因此,剧本的基本思想是,作者基于民族国家的根本利益,斥责理查这个残暴君王,抨击其种种倒行逆施,呼吁理性治国。这一思想对莎翁时代的王上有震聋发耽的意义。

(1)理查王固执任性,感情用事。他的两个叔父特、约克,对其行为方式的评价可谓一语道破。一个说他“少年浮薄”、“轻躁狂暴”;一个说他“一意孤行”。他处事任性乖张,随心所欲,不象一国之君。在第一幕里,有个波林勃洛克向他控告毛勃雷的场面,双方争执对驳,全无退让之意,各以“决斗”威吓对方。理查不加察核,竟然准予决斗;待决斗即刻开始,理查王则不分是非,判给双方各流放国外十年的处分;略过片刻,他又将波林勃洛克的流放期由十年减为六年。对此出尔反尔,莎士比亚给以幽默的嘲讽。

(2)理查王远君子近小人。小人善于向权贵馅媚邀宠;君王若被小人包围,势必远离正道,干出祸国殃民的事。剧中有三个理查王的“近侍”。他们虽不是王亲贵戚,却深得理查王的宠幸,就在于他们能投理查王之所好。他们引诱理查王昼夜嬉游,流连忘返,关系至为“密切”。他们帮国王刺探民情,注意到波林勃洛克怎样向平民殷勤献媚,博取他们的欢心。他们给国王、王后递送情报,波林勃洛克在雷文斯泊集结兵力的消息以及诺森伯兰伯爵、华斯伯爵投奔波林勃洛克的消息都是由格林报告给王后的。他们那种如蚁附擅的丑行,招致上下国人的唾弃。当他们得知波林勃洛克举兵起事的消息,自知末日已近,一个个如丧考妣,惊恐万状。一个说“我们对王上的关系这样密切,格外容易引起那些对王上不满的人的仇视。”一个说:“怀恨的民众除了象恶狗一般把我们撕成碎块以外,是不会给我们什么好处的。”他们最终为波林勃洛克所杀。这是社情民意的胜利,是莎士比亚民主思想的光辉写照。

(3)理查王暴虐无道。从英国历史看,大凡理性的国王,往往与有权势的全部或大部分贵族和谐相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政局稳定、国内和平和政府的高效率。理查王则不是这样。他是个专横暴虐的国王。他给自己的墓碑上写着“他打倒那些侵犯王权的人”。他无情地挥舞君王个人权利的大棒,用放逐、处死、谋杀等残酷手段打击他心目中的敌人。他早把波林勃洛克看作王位凯觑者,因为他对党徒说过:“好象我治下的英国已经操在他的手里,他是我的臣民所仰望的未来君王一样。”为了根绝后患,理查王借“庭争”之机,判给波林勃洛克流放六年之处分,可实际上是“永远”的,永远不准他回到英国来。可见理查王是铁了心的。不仅如此,在刚特(波林勃洛克之父)死后,理查王没收了他的全部土地和财产。据史书记载,刚特每年有一万二千英镑的收益,是中世纪后期英格兰的首富。理查王此举,既违情理又违法律,招来大贵族的恐慌和嫉恨。剧本还穿插交代了谋杀葛罗斯特(理查王的叔父)的元凶也是理查王。

(4)在理查王统治下,财政拮据,国库空虚。纵观中外历史,有道明君在财政上总是推行轻摇薄赋,藏富于民的政策,一昏君、暴君则苛征暴敛,诛求无已。剧中人说理查王已经破产了,象一个破落的平民;原因是滥用挥霍钱财。为了弥补财政亏空,他就别出心裁设计出新的税目,诸如“空头券”、“德政税”,且税率奇高。为了筹措出征爱尔兰的费用,他干脆把王家租税包给威尔特郡伯爵,还将“空白诏赦”预留给他的俊臣,吩咐他知道谁有钱,就可命令谁交出巨额的金钱。如此横征暴敛、巧取豪夺,百姓如何安生。怪不得波林勃洛克发兵起事以后,不仅持中立态度的约克父子义无返顾地投其靡下,连威尔士的小民也群起响应。理查王陷入了四面楚歌的绝境。

上述种种,足以证明理查二世是令祖令父的不宵子孙,是个十足的暴君。莎士比亚形象地展示出理查王覆亡的历史必然性,艺术地暗示出民众的巨大能量。这些就是剧本传输给读者的宝贵的精神财富。

该剧政治气氛浓郁,绝大多数角色都是贵族、骑士,没有莎士比亚擅长描绘的“普通人”场景,或许这就是该剧令人感到遥不可及的又一原因。然而,莎士比亚也在至关重要的两个场景给普通人以醒目地位。在第三幕,园丁运用与自己身份相称的比喻来议论国家局势(幕间表演,言辞铿锵有力,如夏雨一样清新)。在第五幕,艾克斯顿带着士兵闯入监狱谋杀理查,此前狱卒给理查送来了食物。因为狱卒拒尝食物,理查动手打他(这种情况以前未曾发生),然后艾克斯顿与士兵带着斧头闯了进来。根据古希腊悲剧的传统,国王之死不宜台上正面表现,而通过差使嘴中说出。莎士比亚用了寥寥数行台词,通过狱卒的变节(艾克斯顿不许狱卒尝食物,而狱卒服从的也是这位自命不凡者,并非自己真正的主子),以及国王处于孤立无援的境地,将这一内容呈现在观众面前。此情此景,联系到不久前的理查自比被遗弃的基督,无疑具有强烈的感染力。更重要的是,这体现了剧中莎士比亚的自始至终的戏剧创作特色——不是描述,而是展示。

该剧风格雄浑壮丽,恢宏阔大。莎士比亚决不是垒筑庭园花坛的工匠,而是古典园林的设计师。他以如椽之笔,描绘出一幅中世纪后期英格兰的全景图。画面雄浑壮丽,恢宏阔大,能使读者生发出无穷的联想。在伦敦,有王宫、有贵族府邸,有监狱,有围场。一个场景接着一个场景,令人目不暇接。在外地,有葛罗期特郡的原野,有威尔士的古堡,有勃列斯托尔。那座高耸的威尔士古堡,濒临大海,空气清新,在它脚下,尽是甘美的蔬果、磷询的怪石,但见臃肿不灵的虾蟆和蜷伏的毒蛇在其间拿动。这是一幅原始古朴的、雄浑壮丽的图画。通过这些画面,人们不仅感受到雄浑壮丽、恢宏阔大之美,也对权贵们因互相争斗而袭读大自然的行为升起愤慨和遗憾之情。

悲喜结合的内心独白。内心独白是指主人公自己直抒胸臆。莎士比亚是世界文学史上最善于运用内心独白的艺术家。人们阅读任何一部莎剧,总会被那些震憾人心的独白深深吸引,细细品尝其中的醇香美味,最后竟然流连忘返,默默思索起来。在他早年的《理查二世》中,独白已经用得灵活自如,如同妙手成春,天衣无缝一般。

20世纪,莎士比亚的《理查二世》得到恢复,也更加注重剧中的寓意。在扮演理查的演员当中,著名的有约翰·吉尔古德、亚历克·吉尼斯、伊恩·理查森和理查德·帕斯科(后者于连续演出时轮番扮演理查和波林勃洛克)。

1995年,皇家国家剧院上演了此剧,由菲奥纳·肖扮演理查,剧中国王与波林勃洛克(戴维·思雷尔福尔扮演)的争斗掺入了爱情纠葛的成分。

2012年,《理查二世》被改编成电视剧,作为伦敦奥运会的献礼剧《空王冠》的第一集。

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beare,1564-1616)是英国文艺复兴时期戏剧家和诗人。莎士比亚于1564年4月23日出生在英国中部斯特拉福德城一个富裕的市民家庭,幼年在家乡的文法学校念过书,学习拉丁文、文学和修辞学。后来家道中落,曾帮助父亲经商,1578年左右只身到伦敦谋生,据说从事过马夫或仆役一类当时被看作“最下等的职业”。后来当了演员和编剧,随着剧团到各地巡回演出,与社会各阶层的生活有比较广泛的接触。他在剧团里扮演过像《哈姆莱特》中的鬼魂之类的配角,也担任过导演,但主要是编写剧本,开始时不过是给旧剧本加工,逐渐由加工而改写或自己创作。他后来成了剧团的股东,1613年左右从伦敦回到家乡,1616年4月23日逝世。